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518 宿命(上)

成化二十年五月底,為了國事,方應物告別家人,又一次推遲了婚事,不得不啟程南下。如果放在二十一世紀,方欽差可以作一場感人的先進事跡報告會了。
  帶在身邊的依舊是王英和方應石一文一武,這次差遣他們兩個都不覺得辛苦,很是躍躍欲試。
  一是可以回淳安縣老家去,而且還是以欽差隨從身份回去。他們兩個跟著方應物混了這許多年,也算是山村里的成功人士了,有衣錦還鄉的機會就按捺不住騷包心情,只恨不得插翅飛回去顯擺一番。
  二是欽差威風凜凜,當欽差的隨從自然也水漲船高,比在到處是高官顯貴的京城爽氣多了。該頭疼的事情反正有秋哥兒這聰明人頭疼去,子都曾經說過,勞心者治人么。
  此外按照規矩,欽差出行是不準攜帶家眷女人的,方應物只好熄滅了從汪芷那里把孫小娘子偷偷挖過來的心思。
  行人司那邊根據這次差遣的具體情況,派來了六名屬員。約定好時間,匯合了屬員之后,方欽差一行便從崇文門出城,向通州張家灣碼頭而已,那邊自然有驛站準備好船只。
  自穿越以來,方應物南北之間已經走了兩個來回,但這次南下是最舒心的一次。作為欽差享有馳驛待遇,一路上都有驛站負責出行、住宿、飲食事務,各處驛站當然不敢怠慢欽差,安排的妥妥帖帖。
  一些地方官有喜好交游的,或者是與方家扯得上關系的,也都出面款待。方應物少不得應酬幾下,主客皆大歡喜一番。
  一個月后到了長江。從瓜州渡江后,便進入了江南地界。也就是方應物這次差遣所負責的地界。
  然后地方官的熱情陡然上漲了十倍百倍,沿途每一個縣都極為盛情。但方大欽差一改在江北時的做派,在江南只住在驛站,各種邀請一次也不答應,地方官員一個也不見。
  如此幾天后,就抵達了蘇州府,晚上住在城外滸墅關。這里地處運河要沖,是天下八大稅關之一,關內設有驛站。但方應物到了后。滸墅關大使黃安國親自出面安排住宿。
  供奉上飲饌時,黃大使向方應物詢問道:“下官斗膽一問,方拾遺明日要進蘇州城么?”
  方應物毫不猶豫的答道:“不進城,本官繼續坐船南下,直奔淳安縣,不在沿途耽誤時間。”
  黃大使猶豫片刻,吞吞吐吐的說:“正該如此,方拾遺明天路過楓橋時,最好不要張揚和停留。快速通過便是。”
  方應物眉頭一皺,反問道:“關尹這話本官不大明白,莫非此地有什么不妥?”黃大使答道:“下官得知,有一批讀書人欲坐船聚集在楓橋。欲堵住欽差鼓噪。”
  方應物勃然大怒,拍案道:“此輩安敢如此!”
  黃大使嘆口氣,“下官滸墅關多年。深知蘇州讀書人向來以狂狷出名,又人多勢眾。聚眾鬧事是家常便飯習以為常,有什么不敢的?地方官都得好心撫慰之。方拾遺還是小心為妙。”
  方應物心知肚明,黃關尹所言不虛。開國時還好,到了明代中后期,江南讀書人的士風確實如此,天上地下沒有不敢罵的,有時候官員被圍攻的灰頭土臉了也只能自認倒霉。
  他看了黃大使幾眼,“多謝黃關尹提醒,此恩德本官記下了,只是這讀書人為什么意欲圍堵本官吵鬧?”
  黃大使又如實答道:“大人肩負督糧差遣,在他們眼里自然就是搜刮盤剝地方。蘇州賦稅重,讀書人向來對朝廷牢騷很多,大人奉命前來督糧自然就是火上澆油一般。”
  方應物冷哼一聲道:“目無王法,罔顧大局,如此讀書何以治國平天下!”
  這么高境界的道理,和黃安國這小小的九品稅關大使沒什么關系。他盡到了提醒義務,又收獲了欽差感激,就算完成任務了。
  目送黃大使離開,方應物若有所思,這伙讀書人的行徑從深層次反映出,蘇州“人民”很鮮明的不歡迎自己。
  一是如同黃關尹所言,沒人喜歡來收自己錢的人;二是當初便宜外祖父在蘇州搞賦稅改革,自己是狗頭軍師和吹鼓手,蘇州大戶們印象不大好;
  三是自己算是小有名氣的青天了,外祖父又是王恕。如此“正直”的官員辦公事當然會鐵面無私,這會讓江南大戶們很“擔憂”。
  四是自己和蘇州士人關系不佳,王鏊這種老黃歷且不提,就說自己當初年少輕狂,羞辱打壓過蘇州士人年輕一輩的杰出代表......王銓、祝允明、楊循吉、都穆全都被自己踩得生活不能自理。
  當然若不是如此,自己還不會被派到江南當欽差......知道差遣難辦,沒想到還沒正式進駐蘇州城,只是路過一次就遇到難題了。
  想到最后,方應物嘆道,一個人和一群人吵架而且還在客場,那簡直是極其不明智的行為,因而明天若真遇到堵路的,只好見機行事了。
  一夜無話,及到次日,滸墅關為方欽差安排了座船,不到半日就抵達了著名的楓橋。
  這里是一個交通樞紐,從這里折向西就是去蘇州城的方向,向南便是沿著運河繼續南下。卻見此地水面上舟船密集,裝載貨物往來如麻,不愧是天下最繁華的地方!
  欽差座船緩緩前行時,忽然有六七艘大小不一的船只離了岸邊,漸漸圍在欽差座船前方和左右。
  王英從船艙里出來喝道:“爾等何人,膽敢阻攔欽差座駕!”
  有一位寬袍大袖的讀書人立在對面船頭上,抱拳為禮,但言語間不甚客氣:“我等皆蘇州士人也,斗膽向欽差大人問幾句話!”
  王英面有怒色,開口斥責道:“哪里來的讀書人,如此不懂規矩,你也敢說向欽差問話?還不速速讓開!”
  六七艘船上各有兩三人,聞言一起喧嘩道:“江南士心在此,欽差大人躲在艙中,不敢出面一見么!”
  王英疾言厲色的說:“再說一次!欽差非同一般官員,乃是代天子和朝廷到地方巡行,體位尊貴禮數崇高!爾等不過區區市井之間的讀書人,有何資格在此鼓噪?”
  王英不說這話還好,可一說這話,明顯更激得這批負氣而來的讀書人臉紅脖子粗。
  他這話雖然并沒有錯,但在此時說出口實在顯得盛氣凌人,完全不將面前這些讀書人放在眼里。更何況敢在這里阻攔官員的,那多半都是心高氣傲之輩。(未完待續。。)
  ps:遇到坑爹的停電,等到現在也沒來電,只好抱著筆記本出來找地方上傳。從今天起雜事暫結,專心碼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