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517 朝中有人好做官(下)

方應物擔任給事中的消息傳出來后,不懂行的百姓嘀咕幾句方青天怎么官越做越小了,但官場中人大都羨慕得很。六科除去本身的權勢和地位,還是僅次于翰林的一條快車道,從知縣轉為給事中等于就是由濁轉清了。
  以方應物的人望和名氣,在六科攢一攢清流資歷,便可以直接跳過同層次遷轉,跨進中層官員這個檔次。到時候起碼正五品六部各司郎中起步,運氣好又肯下地方的話弄到四品按察副使或者上府知府也不難。
  但方應物今年有二十二歲......數日內方家忽然賓客如云,父子兩人各種同年同鄉紛紛登門道喜。父子兩人名望俱高,一個是詞林另一個在六科,相對于官職而言又是年紀輕輕,其中所蘊含的潛力簡直驚人,這時候不來燒熱灶更待何時?
  方應物應付了幾天客人,宮中敕命便發出來了,他又拿著敕命從兵部領到了欽差關防,傳說中的上方寶劍和王命旗牌是沒有的。
  隨后行人司官員主動登門稟報,欽差屬員挑選組建完畢,只等著方欽差一聲令下便可動身。
  算算時間,已經不能不走了。方欽差畢竟兼著兩項任務,先要衣錦還鄉回老家,代表朝廷慰問前首輔,如果趕不上壽辰就失職了。然后要在十月前趕到江南地區督糧,因為秋糧征收是從十月開始。
  在方應物與小妾和兩個兒子依依惜別時,門子來傳話并送了一張紙條。方應物看了看,上面都是暗語。便了然于心——是東廠提督汪芷要見他自己。
  此后方應物跟著傳話的人出了門,來到家里南邊一處酒鋪。進了一間雅閣。看到汪芷在此等候。
  “這次去南方,差事不好辦。”汪芷嘆口氣。十分憂慮道。
  方應物當然知道自己的難處,去江南督糧這樣的差事如果好辦,就不用派遣欽差了!
  土地和賦稅問題在任何時候,都是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成化年間的大明朝還沒有到積重難返的地步,土地矛盾不算太突出,國庫總體還是夠用,但各種問題已經紛紛出現苗頭了。
  國庫用度仰仗東南,但江南地方縉紳實在太多,方應物這項督糧差事。看似簡單其實別有曲折。
  一是涉及到開始出現的投獻土地、隱匿民戶問題,雖然還沒有到糜爛不可收拾的地步,但也已經干擾到稅糧征收了。想要督糧,就不免要與這種現象作斗爭,能接受投獻的自然都是地方大戶。
  二是牽扯到公田、私田賦稅不均平的問題,而且這個問題讓民眾怨憤久矣!
  本來前任蘇松巡撫王恕準備著手改革公私田賦稅,可才進行了一半便調任浙江巡撫,現在更是高居南京尚書,方應物也不知道目前是個什么情況。賦稅調整究竟完成了幾分。
  所以歸根結底,方應物目前也沒多少把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此刻他只開口安撫道:“也不用太擔心,無非是殺雞駭猴而已。到時候仔細打聽劣跡最多的大戶人家。隨便拿別的借口治他的罪,也許可以同時煽動民眾抄他的家。修理兩三家后,別人就老實了。”
  汪芷故意嗤聲道:“你不要理解錯了。我才不是擔心你完不成督糧差事,也不會擔心那些大戶的命運。我說的是另外一件事。剛剛得到消息,大概是派欽差去江南督糧這事引發了天子的靈感。然后......
  方應物皺眉問道:“別賣關子,然后什么?”汪芷自然答道:“然后天子就要另外派遣宮中太監攜帶五千鹽引,去江南進行采辦。”
  什么,要派遣采辦太監?方應物訝異了一下,正常人都知道,這名為采辦實際上就是為天子斂財,打著就是天子的幌子橫征暴斂。
  在前面這二十年里,天子從來沒有派遣過采辦太監下江南,卻沒想到現在出了這么一遭,大概也是庫中緊張的緣故吧!
  方應物忍不住問道:“不知陛下要派何人下江南采辦?與你又有什么關系?”汪芷如實答道:“是很得寵的太監王敬,與我沒有太多深交。”
  原來是他!方應物對這個名字有印象,王敬或許不出名,但他下江南的事跡卻上了三言兩拍,伴隨著通俗小說普及開來,方應物還真就知道點情況。
  在歷史上,王敬和他的干兒子王臣在江南大肆搜刮官府倉庫和民財,還有強搶民女等惡劣行徑,惹得江南官員憤怒、民怨沸騰。最后天子為維護東南穩定,被迫殺了王臣,并傳首江南才平定事態。
  看似王敬這采辦太監與方應物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兩回事,但汪芷提醒方應物顯然是另有目的。
  如果采辦太監王敬在江南鬧得太過火,但卻因為王敬是欽差身份,地方官對欽差沒有執法權,除了上疏彈劾便只能的瞪眼。
  地方官無法對欽差進行執法,能制止欽差的只有另一名欽差......所以可想而知,一旦王敬鬧得過火,肯定會有大把大把的地方官和民眾到方應物這里控告王敬。
  對方應物而言,這絕對是一件揮之不去的麻煩事,說白了王敬是天子向江南伸出來的爪牙。自己要拿王敬刷聲望,那和斬天子的手沒區別。
  “沒有你說的如此夸張了。”方應物沉思片刻,“天子派王敬未必是壞事,可以讓我上演一場驅虎吞狼之計。沒有比較就沒有區別,想必遭遇到那王敬,江南縉紳才會知道我的好!”
  這也可以?汪芷愕然無語,半晌過后才道:“還是你們讀書人更彎彎繞繞一些,不過王敬就算失去名聲,那又能如何?”
  “哪里哪里,只是不得不習慣于各種環境而已!一旦出現迫不得已的情況,只怕到時候還要向你求援!”方應物答道。
  其后又岔開了話題道:“先不用為我擔憂了,這次離京南下,想回來最早也要等到年底。在這期間你可不要忘了學業,等我再次回京時候,會仔細考察你!”(未完待續。。)
  ps:要怪飛機晚點!不然早更了,還能保住最后一絲節操底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