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515 火候差不多了

又過了一刻鐘,從府里面傳話出來,讓方姑爺進府。然后有仆役領著方應物向里面走,不過并沒有去方應物熟悉的書房,而是來到了側花園水邊廊榭上面。
  方應物遠遠便看到劉棉花仰面躺在竹椅上,旁邊四個家奴手持大芭蕉扇,一下又一下有節奏的扇風。方應物下意識覺得,此刻老泰山不像是一國宰輔,倒像是地主老財......
  劉老夫人看到方應物走過來,埋怨道:“這老頭子當真是老糊涂了,但國家大事老身也不懂,你們翁婿先說話。”然后便起身離開。
  急忙趕路過來,又在劉府大門叫了幾聲,有了這段緩沖,方應物心里的氣已經抵消大半。他有一個優點就是善于適應環境,連穿越都能適應了還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方應物還沒蠢到當面問老泰山“你為什么避而不見”,只詢問道:“事情已經定下,不能更改了?”
  劉棉花依舊躺著,嘴里哼哼道:“朝廷法令豈是兒戲?改是沒得改了。”
  方應物嘆口氣,揉了揉額頭,這老泰山怎么和親爹一樣,開始不靠譜起來?
  去江南督糧這件差事,首先是難度大,更別說還掛著清理田地;其次不容易出成績,做好了是應該的,欠債討債天經地義,做不好導致國庫繼續緊張就要挨罵,若京城幾萬官吏發不出薪水,不罵自己罵誰?
  “那么......這過程究竟是怎么回事?還望老泰山如實相告。”方應物又問道。
  劉棉花便支支吾吾的開始說起來:“老夫昨天去了內閣,叫舍人找出你的請假奏疏,在文淵閣大堂里說。商前輩七十大壽,朝廷正該遣使慰問。正好讓你去即可。那劉珝便道,方應物太年輕。
  老夫駁斥他說。舟車驅馳千里之外,一路辛苦的很,不派年輕的難道要派年老的?而且方應物久有歷練,經驗豐富,年輕卻不稚嫩,如何當不起欽差?
  更何況方應物出身清華、儀表堂堂,做使節異常合適,足以撐得起朝廷門面。最重要的是,方應物正賦閑在家。有這么一個現成人選,又何必另行擇人,浪費朝廷人力和公帑?
  經過老夫這般有理有節的駁斥,那劉珝啞口無言,便不說話了,此事就這般定下。”
  聽到這里,方應物隱隱約約猜到了下面戲碼,估計是老泰山被挖坑了,可謂是終日打雁卻被雁啄了眼......
  劉棉花喝了兩口茶。繼續道:“再之后議事時,那劉珝忽然又說,戶部殷尚書為派欽差督糧之事復奏,他推舉方應物出任欽差。
  老夫當然以為不可。東南錢糧關系軍國大事,朝廷度支悉仰于東南,怎可讓方應物這般年輕的官員去?
  但那劉珝卻道。久有歷練,經驗豐富。年輕卻不稚嫩,如何當不起欽差?而且殷尚書建言。要用年輕體壯,風節有力,熟悉東南之人,方應物年輕體壯反而是優點。
  更何況方應物出身清華、儀表堂堂,做欽差足以撐得起朝廷門面。更重要的是,方應物正賦閑在家,有這么一個現成人選,本來就要南下的,正好把督糧差事一并兼了,又何必另行擇人,浪費朝廷人力和公帑?”
  方應物以手加額,簡直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啊,果然壞菜在這里了!又聽劉棉花說:
  “老夫一力堅持,這等重要差事,務必派遣熟稔錢糧、德高望重的大臣,否則如何鎮得住地方?
  但劉珝確又道,方應物為知縣三年,地方錢糧事務自然嫻熟,況且又是浙江人氏,距離蘇松不算遠,對東南水土自然熟悉。
  而且方應物號稱京師小青天,官聲風節人所共知,去督糧有何不可?年輕一些不是壞處,有沖勁更適合為督糧欽差。
  老夫正要擼起袖子與劉珝辯論三百回合時,另一個閣臣彭華卻補充道,素聞方應物與蘇州眾人不甚親密,去江南督糧極妙......”
  方應物聞言吐血三升,這補刀補得神了,讓人無話可說。
  眾所周知,去督糧必然要與當地起矛盾。江南特別是核心地區蘇州府文化發達,近年來科舉逐漸興盛,官僚縉紳大戶很多。如果與蘇州幫關系不錯,那到了江南督糧時被人情牽絆,還真有可能下不了手。
  所以朝廷雖然不公開言明,但在潛規則里,派去督糧的欽差肯定要派與蘇州幫關系不好的大臣,如此才能收到效果。就好比另外一件事,朝廷典章上雖不公然記載,但戶部尚書肯定不能用蘇州人來當。
  人稱小青天的方應物,就是一個公認與蘇州幫關系很一般的人。因為老師商相公的關系,方應物與蘇州幫二號領袖王鏊極其不和諧,所以連帶著和蘇州幫關系也很冷淡了。
  本來方應物也是善于抄詩作詞揚名的,但在京師多年,卻與以文學見長的蘇州幫幾乎沒有什么往來,這足以說明一切了。
  如今的蘇州幫頭號領袖是狀元吳寬,此人性格很好、文采風流,又長袖善舞,處處謙虛謹慎,人緣相當不錯,沒有什么對頭。
  所以在朝廷有名有號的人里,想找一個與蘇州幫關系不佳的人,那真是不容易,除了方應物之外,急切間頗難找到恰當人選。
  最后劉棉花總結道:“眾人說的有理有節,老夫啞口無言......不過也要怪你,本來諸公想不到你身上去,你多此一舉上奏疏要南下,所以才引起了內閣注意,記起有你這么一號人選。”
  方應物無語,這一切看起來,怎么像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從自己六年前拜在商相公門下,一直到鬧著上疏回鄉......注定了這次差事落到自己頭上?
  或者說從某種意義上說,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這就是佛家所說的種因得果?
  看到劉棉花躺在竹椅上長吁短嘆,很是內疚的樣子,方應物忍不住寬慰道:“接了這個差事就接了,活人還能讓尿憋死,老泰山何至于耿耿于懷?這點責任小婿當得起,老泰山不必介意!”
  劉棉花喃喃自語,“近十年來,老夫在內閣何曾吃過啞巴虧?但這次卻被算計了一把,簡直臉面無光,可惱之極!想來想去,也是老夫榮登次輔,一時忘形而麻痹大意的緣故!”
  他到底是為了給自己辦砸事而羞愧,還是因為他丟了臉而羞愧?方應物一時失語,不過表示理解,一個以精明自詡的人在算計上被別人擺了一道,羞惱情緒估計是常人的十倍以上。
  隨后方應物苦笑幾聲才道:“你老人家還是繼續在這里羞惱罷,小婿失陪了。”(未完待續。。)
  ps: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