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514 簡直就是搶劫

從李東陽這里出來,雖然已經到了夜晚,但方應物抱著事不宜遲的念頭轉身就去了劉府。
  劉棉花坐在書房中接見了女婿,此刻當真是滿面春風,從頭到腳都散發著揮之不去的喜氣。
  自方應物認識自己這位老泰山以來,對老泰山的最大印象就是喜怒不形于色,極難看得出老泰山的心情好壞,無論遇到什么事情,絕對是鎮靜非常的心理素質。
  不過今晚老泰山這般喜洋洋的樣子,方應物好像是第一次見到,但他表示很理解。
  今天正式就任次輔,在文淵閣里坐上了第二把交椅,對老泰山而言不啻于是人生的又一個小巔峰。
  特別是首輔年紀老十歲的情況下,當次輔也就意味著是天然的首輔接班人了,距離人臣最頂端只有半步之遙,怎能不值得欣喜?
  聽了方應物毛遂自薦,想要充當朝廷特使,前去探望慰問商輅,劉棉花便頜首道:“朝廷遣使撫慰老臣,此乃應有之義。你這個切入點很好,老夫在內閣時會注意的。
  你本身名聲不錯,又是商前輩的關門弟子,確實也是個合適人選。如果老夫在內閣力挺,想來問題不大,沒人會在這種非要害性的問題上較真,而且比較條件也沒什么人比你更合適。
  若定下讓你做使節,那就必須要落實你的官職了,到時候朝廷總該給個說法,吏部那邊自然也就拖不下去了,一切問題迎刃而解。”
  方應物恭恭敬敬的說:“那一切就有勞老泰山了。”
  本來他對這事不太有把握,只有想法但能不能成還是兩說。但聽到劉棉花說問題不大,便徹底放心了。
  以劉棉花的精細和謹慎,若無把握不會說準話,說沒問題那肯定就沒問題。從幾年交往歷史來看,劉棉花在這方面的靠譜程度還是值得信賴的,極少有承諾后做不到的現象。
  換句話說,今晚回家后方應物可以去收拾行李了......其實方應物還真就這么干了。
  大明朝對官員的工作時間實在苛刻。除去過年外,官方假日幾乎接近于零,從二十一世紀穿越而來的方應物對這點實在無力吐槽。
  他在京城當了三年知縣,一直忙忙碌碌沒有什么休假,這次主動愿意當使節,也是抱著把這當假期的心態來看的。
  反正只是代表朝廷看望老同志,順便衣錦還鄉而已,所以這份工作沒有任何壓力。
  又過了幾日,方應物請吏部一個姓于的員外郎喝酒吃飯。此人與商相公有些淵源,所以算是自己人。雖然這位于大人不管文選司。但畢竟人在吏部。方應物就托他看顧著點。
  兩人見了面。互相抱拳行過禮,于部郎便道:“聽說朝廷即將委派你為欽差,不日即將南下?”
  方應物很含糊的答道:“哦?于大人從哪里聽說的?可能會有此事罷?”
  于部郎肅然起敬道:“方大人勤于國事,拳拳之心誠然為吾輩楷模!”
  好聽話當然人人愛聽。雖然于大人這話有點過。方應物聞言便謙遜道:“哪里哪里?于大人實在言重了,小弟我當不起!”
  于部郎神情不改,依舊正色道:“方大人不必過謙,此去東南任務繁巨,方大人不畏艱險、勇于任事,不愧是商相公高足,在下深感佩服!”
  方應物皺起眉頭,任務繁巨?這是哪門子話?回應道:“在下只是回鄉看望老師,并代朝廷宣示天恩而已。談何繁巨?”
  于部郎呵呵一笑,“方大人口風真緊,在這里就沒必要守密了罷?你這欽差大臣看望了商相公,那不就要駐節吳中,專司督收錢糧、清理田土么?”
  我靠!方應物愣住。這是什么傳言......派欽差去東南督糧,這的確是他在背后出的主意,讓洪松上疏露露臉而已,怎么傳來傳去就傳成讓他方應物當這個欽差了?
  于部郎哈哈一笑,伸出手指點了點方應物:“方大人你還裝?內閣里都把消息透露出來了,怎么會是傳言?只怕這兩日,宮中詔書就要送到吏部了!方大人你放心,在下會幫你看著,絕不耽誤了你啟程南下。”
  內閣傳出的消息?方應物大吃一驚,這于部郎絕不像是說笑的樣子,難道他所言都是真的?
  督糧清田這種活計,非大魄力之人不可,當初還與洪松嘲弄說不知道哪個倒霉蛋攤上這事,怎么最后要落到自己頭上了?
  有沒有搞錯!自己南下是為了探望商老師,順便給自己放假旅游!怎么還被派了督糧清田的任務?
  心思不屬的與于部郎吃完這頓飯,方應物出了酒家,拔腳就往劉府而去。他心里有無數聲怒吼,劉棉花這次到底是怎么辦事的,枉自己那么相信他!
  退一萬步講,今年最重要的大事是成親。若駐節蘇州府督糧,那自己至少要到年底才能回京,還能不能結婚了?劉棉花這個老丈人腦子怎么想的?
  一口氣沖到劉府大門,方應物對著門官叫道:“老泰山在家里么?我要求見!”
  門官伸出腦袋,看清了是方姑爺,小心翼翼的答道:“老爺有吩咐,今日有恙在身,不見外客。”
  這么多年來,劉棉花可從來沒有用生病為借口不見他!方應物對著門官質問道:“外客?我是外人么?長輩有恙,晚輩不該侍疾么!”
  門官苦著臉,叫屈道:“姑爺不要問小的,反正老爺確實如此吩咐的,姑爺責罵小的也沒用!”
  方應物一把將門官從條凳上推下來,不客氣的霸住了位置,“那我就在這里等著,直到老泰山讓我這晚輩侍疾為止。”
  門官無奈進府傳話了,沒多久從里面出來,又道:“我家主母有言,姑爺你稍安勿躁,老爺其實是羞于見你,我家主母正在勸他。”
  羞于見自己?方應物對此無比愕然......外號棉花的老泰山也知道不好意思?以劉棉花的臉皮,居然能羞于見人,這還是劉棉花么?
  方應物下意識抬眼看了看日頭,這太陽沒從西邊出來啊。
  ps:
  昨天忘了賤內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