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513 采辦太監駕到

由于大佬們心照不宣的糾結,或者是因為官僚系統的低效率慣性,方應物的新任命遲遲未到,于是方應物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么,表達一下自己的心情。
  當然這種作為不是上疏大罵或者控訴,那樣未免有點氣急敗壞替自己要官的嫌疑,不符合一位士林后起之秀的公眾形象。
  總而言之,這種表達要含蓄。所以方應物想來想去,便上疏請假三個月,理由也很光明正大,自己要回老家替業師、前首輔商相公祝壽。
  他通過這種方式,隱晦的向朝廷表達一點不滿之情——若朝廷還不給個說法,就干脆放三個月大假得了!
  同時也隱含著要官的潛臺詞,德高望重的前首輔古稀大壽,朝廷總該派員慰問罷?那么他方應物就一位很合適的人選,但總要有個身份,而且是官職能過得去的身份。
  故而上疏之后,方應物感覺自己簡直太機智了,竟然想得出如此精妙的題材,能夠完美周到的表達自己的心情。
  此后方應物又陷入了無所事事的狀態中,這日閑來無聊,出門溜達著去了侍講學士李東陽家。
  西城一帶達官顯貴密布,方應物之所以溜達到李東陽家而不是別人家,也是有緣故的。
  首先李東陽是方應物會試時的房師,有師生關系擺在這里,溜達上門不顯突兀。而且比起座師徐溥來說,方應物與房師李東陽的關系反而更近一些。
  師生關系雖然為時人所重,但官場中的師生關系從根本上確是為政治服務的。徐溥、謝遷這一脈與父親方清之不大對路,方應物自然也就對座師徐溥疏遠了。
  其次。李東陽是京師本地人,又喜好交游。終日大開中門,時不時的高朋滿座共聚一堂,然后吟詩作賦高談闊論——這是李東陽后來成為文壇領袖的資本。有這個背景,故而方應物隨隨便便溜達上門,并不算失禮。
  原來李東陽在翰林院混的比較一般,十幾年時間只博出一個李十八的雅號。但這幾年不知怎么的,李東陽忽然苦盡甘來,先后侍班東宮、充任會試同考官,最近又做了內書堂教習。前程頓時明朗了不少,有幾分通往內閣的苗頭。
  于是乎,李家的大堂陡然有點熱門起來,原來大都是落魄文人來做客胡混,現在也有很多官員和名流換上休閑便服,趨之若鶩的前來參加雅集。
  方應物這幾年當著京縣知縣,事務繁多,沒什么時間來湊熱鬧。但現在閑下來了,自然要多走動走動。
  進了李宅大門。方應物熟門熟路的來到會客堂,此時堂中有十幾人圍坐喝茶閑談,李東陽位居正中主人座上。
  方應物站在門口對李老師行了個禮,然后便施施然從墻角抽了把椅子。搬到李東陽側后方,隨即直接坐下。這動作引得堂中人人矚目,忍不住議論了幾句。
  “此子旁若無人。是為誰也?”“就是小方大人。”“哪個小方?”“天留春色在方家的小方。”“果真卓爾不群不同凡俗也。”
  議論聲落到方應物耳朵里,難免要有幾分微微自得之情。連這點小虛榮都沒有那還當什么名人,不過臉面上并沒有顯露出來。
  其實李東陽對方應物的感覺很奇特。有點哭笑不得,方應物實在是不拘常理。
  按這世道的規矩,座師才是最重要的,是真正的師生關系,房師比座師要差一籌。可是這方應物對座師徐學士的態度頗為冷淡,只是應付差事而已。
  但要說方應物不夠尊師重道,也不太像,他對自己這個房師卻熱絡的很。有時候李東陽甚至會產生一種錯覺,方應物是有意接近自己,就好像戲文里富家女倒貼窮書生那種感覺。
  不過要說方應物主動巴結他李東陽,那簡直是開玩笑,他李東陽無權無勢有什么值得巴結的?方應物的父親、岳父、外祖父、業師哪個不是響當當的人物,犯得上巴結他李東陽這冷板凳么?
  莫名其妙的李東陽想了好幾年,終究也沒想明白方應物抽什么風。不過李老師是一個豁達的人,看這方應物沒什么惡意,便也坦然受之了,這總不會是壞事。
  見方應物坐定了,李東陽詢問道:“聽說你近日上疏,要請假回鄉為商前輩祝壽?”
  方應物答道:“是有此事。”李東陽點點頭:“若朝廷準了假,或可一起同行。”
  “同行?”方應物沒明白。李東陽解釋說:“聽說朝廷有意命我去淳安縣,探視慰問商前輩。”
  方應物聞言無語,自己與其說是請假,不如說是請求為使節,更進一步說是找借口索要官職,讓朝廷大佬們給一個痛快。
  如果確定讓李東陽做這個使節,那還有他什么事?官員這身子都是屬于社稷的,有誰聽說過朝廷無緣無故給官員準假三個月?
  李東陽猶豫了一下,然后又對方應物道:“你是不是很想回鄉探望商前輩?若是如此,我辭掉此事就是。”
  方應物連忙說:“這怎么使得?學生怎可叫老師相讓?”
  李東陽不以為意,笑道:“你這話言重了,這算什么相讓?這是君子chéngrén之美,再說南下探望之事,你確實比我合適。”
  方應物很感激的致謝:“那恭敬不如從命,在此謝過老師了。”
  李東陽本質上還是個君子,被方應物“巴結”了這么久,總要賣回去幾分人情才會覺得心安。
  便又囑咐方應物道:“我今日在宮中還聽說,令岳已經起復為次輔,今天已經開始入閣視事,倒要恭喜他了。你要想做使節衣錦還鄉,還是趕緊去找令岳說項為好。”
  劉棉花的起復程序走完了?方應物心有所思,嘴上仍道:“今日看望老師,其他是不急。”
  不過從李東陽這里出來后,晚上還是要去劉府一趟,把探望商相公這個差事要到手才好。
  其中道理很簡單,一個被朝廷派去探望前首輔的人,官職必須要清流啊,不是翰林也得是科道禮部什么的。有誰聽說朝廷會派什么知縣、通判當使節?。)
  ps:晚上力爭再來一發,先求幾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