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510 苦肉計

劉吉守制結束回京,算是成化二十年上半年政壇的最大的事情了。天子派了太監到劉府進行慰問,然后劉棉花上疏謝恩。
  其后天子要下詔任用劉棉花為太子太保、謹身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虛銜尚書),而劉棉花要上疏遜辭,然后天子要再次下詔任用......這都是規定動作,程序總得一步一步走,著急也沒用。
  期間方應物也結束了任滿考察,所有考語都從都察院轉移到了吏部,于是這個號稱天下第一知縣的小青天正式列入了吏部銓選程序。
  方應物這樣一個正六品京縣知縣雖然是治下民眾的父母官,但放在朝廷里級別不算高。四品以下的地方官,從理論上不需要經過天子欽定,吏部就可以直接決升遷去留,知縣這種檔次的甚至由文選司就可以擬定了。
  但是當方應物的貼黃(履歷表)放在文選司案頭時,諸位部郎頭疼不已,不由得齊齊哀嘆一聲,拖了半個月,該來的還是來了!
  對文選司諸君來說,方應物這樣的奇葩官員簡直沒法子安排,或者說怎么安排都是錯。
  首先,貶謫肯定是不能的,這方應物考語為最上等,如果是偏遠外地,那還可以道聽途說一把。但方應物這個知縣不是外地知縣,就在京師當的,當得怎么樣有目共睹,從百官到百姓都看在眼里,又哪里能蒙混欺瞞過去?
  考語是最上等,業績又是人人知道,若還不升反貶,那絕對是昧著良心辦事了。朝廷里這么多雙眼睛看著,平白無故貶謫方應物簡直就是特大丑聞,鬧得兇了,文選司郎中就要先辭職謝罪。
  其次,若平調也說不過去。方應物當初也算是翰林出身,因為忠直被貶為知縣。為此得到普遍性的輿論同情。都認為方應物不能就此沉淪,應該早早升遷回來,如此方才是維護正道。
  如果這次只平調不給上升機會,那在輿論中,只怕要被議論成吏部文選司同流合污、不肯幫助清流回歸。
  第三,如果文選司給方應物擬定升遷,那也很不恰當。只怕要惹得自家老大不高興。
  吏部尹尚書已經在吏部作了十年堂官,在吏部是說一不二的大佬。而尹尚書是大學士劉珝的死忠鄉黨,至于劉珝與方應物的關系,朝廷中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就在幾個月前,方應物借著天變直接廢了劉珝的次輔職務!雖然又有方清之出面轉圜,讓劉珝保住了大學士官職。但劉珝心里不恨方應物是不可能的。
  在這種人情因素下,若文選司給方應物安排美好前程,那不是在上司和上司的上司面前自尋死路?
  當然,如果僅僅是在昧著良心迎合上司打壓方應物和不昧良心之間選擇,那還能算單純了。無非就是二選一,閉著眼睛咬牙選擇其中一種而已。
  但方應物實在是太復雜了,如果昧著良心打壓他能獲得好處。那狠狠心不要這張臉也就去干了。可是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即便昧著良心,也未必能討好。
  方應物的未來岳父是誰?是即將上位的次輔大學士劉吉劉棉花!比萬安劉珝都年輕的劉棉花,弄不好遲早當首輔的劉棉花!這背景又豈是好惹的?
  方應物的父親是誰?是翰林中聲望漸起的方清之,才三十七八歲便已經是從五品的詞臣,而翰林學士也才正五品而已,官場中人都明白這意味著什么!
  三十七八歲的從五品詞臣,名聲又相當好。又是東宮侍班,這些光環加起來,意味著方清之就算無功無過熬年頭,熬二十年也能熬出個大學士!
  方應物的名氣和戰斗力怎么樣?此人剛中進士時就三下詔獄,上任知縣后搞垮了尚銘、廢了都御史戴縉,臨近卸任時又彈劾掉劉珝的次輔。雖然始終風風雨雨,但還硬是能挺下來。這自身的威懾力已經很強大了。
  他們這些文選司官員的戰斗力,難道還能比天子和次輔劉珝更厲害?這回要是讓方應物受了委屈,還指不定怎么天翻地覆。
  思來考去,想來想去。文選司諸君終于認識到,方應物問題是一個無解難題,是一個死局。也可以說,他們文選司雖然號稱天下第一五品部門,但仍沒有資格參與里面的博弈,解決辦法只能讓上面決定。
  在這四月底五月初的暮春時節,詩家的惜春之情油然而生。方應物這無官無職的待選之身,賦閑在家無事時,看著院中落花順手寫了幾首悲春傷情之詩,并打發王英送到劉府去。
  至于是給誰的,當然不言而喻,男女有別不便見面,就只能通過這種方式溝通一下婚前感情了。
  半日后,王英又拿著詩稿回來了,方應物詫異的問道:“沒送出去?劉家小娘子不在府中?”
  王英苦笑著說:“三小姐正在府中,送進去后,她叫婢女傳話說,她不喜歡這幾首詩,叫老爺你重作!”
  方應物搖搖頭,“可惜了,不過也不能白費心思寫這幾首!你再把詩稿送到何娘子那里去,叫何娘子轉交給汪公子!”
  王英疑惑道:“聽說那汪公子認字還沒我多,哪里懂什么詩詞?秋哥兒你這不是對牛彈琴么?”
  方應物揮揮手:“汪公子知道該怎么辦,有人會欣賞的,你趕緊去罷!”
  王英再次離開后,方應物伸了個懶腰叫上方應石,也出了家門。這么長時間了,吏部那邊也沒個消息,該去催一催!
  從棋盤街這里繞過皇城,到了吏部大堂,在熙熙攘攘卻又謹小慎微的人群里,方應石開出一條路,方應物擠到前面去,拍著桌子對當值書吏問道:“本官在吏部銓敘這么久了,究竟有沒有消息?貴部文選司必須給個說法!”
  那書吏本來要勃然大怒,不過看清是方應物后便耐心答道:“此乃上官們的事情,在下哪里知曉?方大人莫要強人所難了。”
  方應物皺眉問道:“文選司鄒郎中在否?請通傳一下,本官要拜訪請教。”那書吏迅速答道:“鄒大人告病回家了。”
  方應物又問道:“鄒大人不在?那么員外郎顧大人在否?”書吏還是迅速答道:“真巧,顧大人也告病回家了。”
  方應物咬牙道:“那么程主事也告病了?”書吏苦著臉答道:“程主事進宮送貼黃存檔去了,今天八成不回衙署。”(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