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509 高處不勝寒

三年前,方應物被任命為知縣和劉棉花丁憂離京兩件事發生的時間間隔很短,說是前后腳也不為過。
  但三年后的現在,方應物已經接受任滿考察半個月了,理論上已經守制期滿的劉棉花還沒有回京......
  這叫方應物心里直犯嘀咕,不知道老泰山又搞什么鬼?劉棉花這樣的官迷,應該在守制期滿后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京城才是,當初他連不想走的念頭都出現過。
  劉棉花不回京,方應物就只能先耗著時間,一連過了半個月無事一身輕的日子。趁著大好春光,與兩個小妾和兒子連續逛了幾個景點。
  就當快耗不下去時,劉棉花終于姍姍來遲。這日方應物從西山回到家,便得了通報,大約明天時間劉棉花將抵達京師。
  從東南方向過來的人大都走運河并從崇文門進京,但劉棉花是保定府人,就在京師南邊三百里,走陸路不須通過運河,進城從宣武門更方便。
  所以次日一大早,方應物便和大舅哥來到宣武門外候著。但是像劉棉花這樣的內閣大學士永遠不缺迎接之人,特別是回朝后極有可能次輔的大學士,所以此時宣武門外不只有方應物一個,其他各色人等起碼還有二三十個一起等。
  等到快午時,一支綿長的車隊出現在眾人眼前。有個管家當頭先來到眾人面前,抱拳為禮道:“我家老爺多謝諸君遠迎,如此盛情便不在此領受了,且先記下姓名一一致書答謝。”
  眾人一起謙遜一番,什么禮節不禮節的,內閣大學士的身份自然是說怎樣就怎樣的。
  方應物也沒說什么,只是心里吐槽老泰山居然玩起了深沉低調,難道不該在此高調會見眾人,宣布自己王者歸來么?
  在管家的示意下,方應物自然沒有作鳥獸散。慢慢的跟在劉家車隊后面,又不知不覺的混了進去。
  別人或許看不出端倪,但方應物總覺得奇奇怪怪的,不知道老泰山要玩什么花樣。正琢磨時,冷不丁腦袋又被砸了一下,然后便見一個桃核滴溜溜的在地上滾動。
  方應物憤怒的抬起頭,卻見一張清新流麗、巧笑嫣然的美人臉兒從前面馬車窗口一閃而沒。
  但方應物知道。她一定還在縫隙里面偷看,舉起兩根手指頭對著馬車晃了晃,然后隱隱約約聽到馬車里傳來一陣子歡快的調笑之聲。方應物不由的感慨,都過了這么多年,劉家小娘子還是這么頑皮。
  進了城后,車隊直奔劉府。早有人提前打掃干凈,劉家主人們到了就可以入住。女眷下了車直接去內院安居,方應物則被請到書房去。
  沒過多久,劉棉花施施然的進來了,方應物連忙上前行禮,然后打量了幾眼,與從前沒什么變化。不過若仔細看。老泰山那清瘦的臉龐似乎顯得圓潤了點,這不由得很讓方應物很是懷疑,他到底有沒有嚴格按照禮制守孝?
  想是這么想,但口中還是問候說:“多時不見,老泰山清減了!”
  劉吉擺擺手,隨口問了幾句方應物近況,翁婿兩人便寒暄起來。如此過了一刻鐘,方應物先忍不住了。開口道:“小婿任期將滿,已在都察院考滿,即將到吏部銓敘。一時間大有前途莫測之感,老泰山可指點迷津否?”
  方應物這話跟外人說算是很直白,但對熟到什么話都敢議論的劉棉花說,算是較為隱晦了。
  劉吉撫須道:“朝廷自有賞功罰過、獎賢懲惡的法度,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你有什么迷津?”
  方應物愕然,你老人家裝什么糊涂?便又道:“小婿與老泰山,皆非吏部天官并非同道中人,其間或可有意想不到變故。”
  “只要你坐得直、行得正。在任時上報社稷、下撫黎庶,退省時問心無愧,何愁沒有前程?要相信朝廷的公正!”
  今天這老泰山怎么不說正經話?方應物又道:“人世間未免總有不公之事,選官亦是。”
  劉棉花正色道:“那就是你還做得不夠好,多多自省!如果為官盡善盡美、無可挑剔、能為百官楷模,又有誰能阻擋的了你的前程?”
  方應物瞠目結舌,這話如果從自己父親嘴里說出來,那一點也不奇怪,但面前這個張口公正閉口自省的人是老泰山劉棉花,不是自家父親方清之!
  方應物腦子里迅速回顧了一遍史書,突然有所醒悟。史書上記載,劉棉花當政后期,確實出現過搖身一變假裝痛改前非的奇怪現象。
  從這次情況來看,老泰山遠離廟堂三年,別人對他的印象大概會變得略微生疏,難道老泰山想利用這個時機,重塑自己的形象?
  但是以自己對劉棉花的了解,以及史書記載,他方應物可以斷言,這老泰山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別人一樣看得透。
  江山易改,稟性難移,老泰山本性就是那樣,裝又能裝到什么地步?以老泰山對人性和世事的洞徹,怎么會犯這種糊涂?不過方應物本著“劉棉花不會犯錯”的思路去想,頓時又豁然開朗了......
  這是一個比爛的時代,內閣里面都是爛人,自己這老泰山只要成為看起來不那么爛的一個,便足以贏得一部分非極端清流的支持。
  即便將來出現大變局,內閣也不可能一口氣全部換人,總要有過渡時間和過渡的人,那還是離不了劉棉花。比起毫無節操廉恥的萬安和黨同伐異過于激烈的劉珝,劉棉花確實顯得不那么爛一點。
  劉吉突然微微一笑,擺擺手道:“你且安心,以你如今的名聲士氣,吏部尹旻沒那么容易能下決心公然打壓你,肯定不至于做得太難看的,老夫不明白你擔心什么。”
  方應物反問道:“如果偏偏就難看了,那又如何是好?”
  劉吉也反問道:“你才二十二歲,忍上幾年又如何?你等不起么?就像你當初不拿狀元又如何?依老夫看,你并不是擔心遭遇太差,而是貪心太盛,總想著得到最好的待遇罷?
  你是不是想借著這次任滿升遷機會轉回翰林,亦或是科道?三年不見,你修身養性沒有半點進步,真是江山易改稟性難移!世間哪有那么多得隴望蜀的好事!”
  靠,又被看破了!方應物擦擦汗,老泰山不管表面上裝不裝傻,肚子里的精明還在就好,不然怎么在內閣玩的過別人?
  劉棉花最后提點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即便老夫不言不語,誰又能不知道你是老夫女婿?
  你若是處在劣勢,老夫不得不幫腔發話,但你近來正處于優勢,老夫何必多嘴發話?有些時候,出言發話反而落了下乘。
  所以你明白否?現在是他們吏部對你感到棘手,而不該是你自己在這里糾結為難!”
  方應物只能道:“老泰山所言極是,小婿知道了。”
  然后他就此告辭,今天畢竟是來“迎接”的,迎接完畢就算了結,不宜在劉府久留。畢竟劉家還得收拾安置,自己這個還沒正式成親的外人不方便在場。
  不過當方應物離開后,劉吉突然疑惑的自言自語:“剛才好像忘了什么事要說?老了老了,真是不能不服老。”
  方應物離開劉府,走到街上也突然產生疑惑,“方才與老泰山談話時,似乎忘了談什么重要事情,怎的又想不起來了?奇哉怪也。”
  其實對于一老一小兩個官僚而言,談論重要的官場事情時,由于身心過于投入,一時間忘了婚姻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