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51 被加稅了

百善孝為先,方應物激烈表態搬出了“孝”字大帽子,誰還敢承擔勸他不孝的名頭?以商相公之尊,也不好張口了。讀書人最講究這些,就是心里不講究的,嘴上也必須講究。本想做和事老的汪縣尊無奈的搖了搖頭,體會到一次什么叫清官難斷家務事。這涉及到家族內部隱秘事情,又是外祖父和外孫較勁,他這外人沒法子再繼續說什么了。以他的父母官身份,再問下去就成審案子了,顯然是不合適的。
  汪縣尊原本以為方應物只是個窮人孩子早當家的典范,所以表現比同齡人“懂事”,沒想到他內心里還是有幾分“不妥協”的原則性。
  發泄完自己意識中的憤怒,方應物長長嘆口氣,再一次對商相公行禮道:“是在下失態了,如今已經無顏留于此處,便就此告辭,還請閣老勿罪。”
  商閣老沒有答話,轉頭去看胡老先生。但此時胡老先生已經是出離憤怒了!
  他先前派出兒子去方家,今天主動提親,都算是伸出了橄欖枝試探。但被方應物拒絕了不是沒有后手。所以他主動提出方解元是女婿,然后借著話頭自圓其說一番,盡可能將負面影響消除掉。以他的輩分,在這里說話還是有人聽的。
  誰知方應物的反應極其激烈,一番慷慨激昂的陳詞,立刻將眾人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他認為,方應物絕對是故意的,絕對是有意為之!
  雖然方應物很聰明的沒有詳細點出當年的事情,避免了子談父的漏洞。但激烈的態度也等于是推波助瀾!人都有八卦之心,被引起了興趣后,難道不會去打聽么?
  畢竟當年是胡家沒看得起方清之。現實世界很現實,若方清之就此沉淪,沒人會說胡家什么,甚至連方家與胡家之間的事都不會有人關注。
  但方清之中了解元后,情況便不一樣,那么當年的事情傳開了后,胡家就要成被嘲笑以及鄙視的對象了,而且會很多人不樂亦乎的傳閑話。特別是方應物與商閣老好像關系不錯,今天又在眾目睽睽之下露了一小臉。
  胡家是詩書傳家的體面人,體面人最要的就是臉面,被方應物這么一捅,勢利眼的帽子眼瞅著就要落下了。
  窮小子被鄙視后,飛黃騰達把臉打回來的故事,民眾很是喜聞樂見口口相傳的,弄不好還要被編成戲曲段子——浙西一帶戲曲行業還是挺發達的。
  胡老先生始終不明白,方家父子都是傻了么?這時候忘記過去,面向未來,與胡家重修舊好有什么壞處?他們胡家又不是沒有任何價值,好歹還有個老資格高官在朝中,從此互利互助皆大歡喜難道不好么?
  不過以他的自私自利心態卻忘了,方清之父子與胡家從未有過舊好,只有舊怨,要重修只能修怨。
  卻說胡老先生眼看方應物要甩手走人,留下一地雞毛給他,忍不住喝斥道:“方應物!你心里只有對父親的孝,但卻忘了對母親之孝么!這樣不識好人心,難道我胡家用得著攀附你們方家?老夫看你在此大言不慚,只不過是沽名釣譽罷!”
  方應物險些氣樂了,這老先生老糊涂了罷?
  據洪公子所說,好像當年胡家已經將母親趕出家門,不認這個女兒了,甚至母親死之前都不肯去看一眼。胡家這種行徑在前,還有臉抬出母親來壓他?
  正所謂是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有人送臉上門,方應物自然笑納,權且替遠赴京城的父親出一口氣。
  要知道,是父親拼命發奮,中了萬眾矚目的浙江省解元才是從根本上改變了方家和他方應物的處境,他自己童生成績相比之下只能算個屁。父親因為繼續趕考所以沒有衣錦還鄉,那么他這做兒子的,自然不能在老家掉了父親和方家的臉面!
  想到這里,方應物便又對胡老先生拱了拱手道:“今日本是商相公榮歸故里的日子,縣中群賢云集于此,正是暢言極樂之會!但胡老先生卻在此為一己私心大煞風景,在下不以為然也。
  老先生你用自家之瑣事,擾清平之盛會,先利用商相公生性寬厚在前,喋喋不休在后。在下斗膽以下犯上說一句,做人可謂自私到極點!
  十五年前如此,十五年后依然如此,一葉落而知秋,若貴府上下仍然執迷不悟,你們慈溪胡家從此敗落也是意料之中!”
  這言辭真犀利如刀也,眾人聽過,細想發現也很有道理,漸漸對胡老先生心生不滿。你胡老頭活到六十好幾了,還不如這十五六歲少年人懂事。
  這方小哥兒一開始裝糊涂,后來三番兩次要請辭走人,估計就是不想因為惹起家族糾紛壞了今日盛會的興致。也就胡老頭非要當眾耍小聰明糾纏不休,真是老糊涂了!
  今天明明是商閣老衣錦還鄉的大喜日子,這里誰不當成高興事、說些高興話。只有你老人家自持前輩,在此為了自家一點小事和面子,又是提親又是認親的搞出種種名堂。
  而且居然還請蒙在鼓里的商閣老做媒,這不是叫商閣老夾在中間自討沒趣么?把這里當什么地方了?把商閣老當什么人了?
  反觀之下,這方家小兒有理有節,有孝心有志氣有功名有樣貌——不過胡老頭倒是提醒大家了,此乃佳婿也,還有,方應物父親好像也是佳婿......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眼看著胡家自己把女婿扔了,自認夠資格的眾人一時間都有點想入非非。方家父子二人,得其一便可長臉也!
  其實以商輅的心胸,不至于在意胡老先生這些小聰明。但地位和名望到了一定地步,會有別人會替他在意的。
  方應物說完話,突然發現眾人眼神都很怪異,心里很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既然不明白,那便轉身就走,他知道自己所能做的也就這么多了。
  就算不認親,可血緣關系是改不了的,母親姓胡就是姓胡,外祖父就是外祖父。他一個兒孫輩,能把外祖父怎么樣?
  所以想有實際性的報復舉動那是不可能的,最多也就像今天這樣掃一掃胡家面子,替當年受盡委屈的父親出一口氣。
  ———————————
  工作之余碼字不容易,只為點擊推薦票啊!!票票天天有,還請天天投!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