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508 政治家與政客

最終,洪松除了從方應物這里搞些翰苑文章揣摩復習之外,并沒有得到其他幫助。畢竟科場舞弊實在是高風險、高技術含量的活計,除非天時地利人和運氣四大要素全都具備,那才能玩得轉。
  二月初八開始考試,考過三場之后,二月底會試放榜,結果洪松居然高中了。此后便是喝酒慶祝時間,新科同年喝過之后,方應物和項成賢又以老前輩身份拉著洪松與浙江同鄉喝過幾場。
  三月十五是殿試,洪松越戰越勇,金榜出來后高居四十多名。這個名次也相當不錯了,在兩三百人中位居前列,留京問題不大。
  方應物和項成賢對此頗感欣慰,洪松已經年至而立,如果這科還不中,那就算以后能中也沒什么意思了,除非能中三鼎甲。
  眼看著時間已經到了四月,方應物此時已經顧不上為別人操心,因為他自己的大事來了。
  到這個節點上,方應物出任宛平縣知縣的三年任期已滿,他該去都察院接受考察,然后轉到吏部銓敘,等待下一步安排。
  在正常情況下,以方大人的業績和官聲,估計是要升遷的,大概不會留任。方應物開始將公務逐漸移交給縣丞(原來那個錢縣丞早就離任了),自己則準備赴都察院接受考察。
  縣衙里充滿著淡淡的離愁,眾胥吏還是很擁戴方應物的。京師各大衙門實在數不勝數,而縣衙卻是最底層的一家。方大人坐鎮縣衙時,縣衙公人很少受上面諸多“婆婆”們的氣,偶爾還能揚眉吐氣逆襲一番,這叫眾胥吏舒心的很。
  聽到方應物快要離任的事情,何娘子也跑了過來,軟磨硬泡求歡一番后,便詢問道:“下面大老爺要去哪里任職?”
  方應物提起褲子答道:“這是吏部決定的事情,我怎會知道?只是本官若離任。你的酒店還開不開?換了別人,未必肯照拂你。”
  何娘子不在乎的說:“大老爺莫非舍不得奴家啦?無妨無妨,大老爺你去哪里做官,奴家就去哪里開酒店,只要人還在就好辦。”
  “別自作多情!”然后方應物很懷疑的問道:“現在你所用地方是縣衙公產,沒收你多少租子,別的地方衙門未必有這邊便利。而衙門周邊必然地價很貴,你有本錢重新開?”
  何娘子捂著嘴咯咯笑了笑,“這事就不勞駕大老爺你操心了,汪公子發過話,本錢全包在她身上。”
  方應物很是無語。同時他也很懷疑,如果打著東廠據點的旗號開酒店。那究竟還需不需要本錢?
  衙門這邊事情交待清楚后,雖然方應物還沒有正式離任,但已經不管事了,便跑回家去住了。
  此后就是去都察院接受考察,學名叫做考滿。選了個黃道吉日,方應物去了都察院后,先去副都御史、本省同鄉前輩屠滽那里坐了坐。喝了兩口茶;然后又去掌院都御史李裕那里坐了坐,還是喝了兩口茶。
  此后才去司務廳掛了號,等待考察。規矩就是規矩,他方應物只是個知縣而已,情面再大也不可能讓都御史、副都御史出面進行考察的。
  不知等了多久,便有小吏引著方應物向里面走。都察院里有上百名官員,是京師里官員最密集的地方之一,衙門里院落很多。
  路過一處院子時。瞧見一個朱衣緋袍的官員立在門廊下,卻是滿頭大汗敢怒不敢言,門里公堂上隱隱約約傳來訓斥聲。
  方應物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那小吏知道方應物在都察院關系深,指點著解釋道:“此乃河南布政使,也是任期到了。”
  方應物搖搖頭,這也是大明官場的規矩。對于地方官員而言。考滿主要包括兩項,一是上朝會覲見陛下,二是到都察院接受考察。第一項勉強還算是榮耀體面,但第二項往往就是屈辱了。
  京官比地方官重。都察院科道官又更是特重,在任上八面威風的地方官到了都察院受察,那真是什么威風都沒了。
  別說知縣、知府,就說眼前這位堂堂的方面大員、從二品布政使到了都察院接受考察,也只有站在門廊底下聽四品僉都御使訓斥的份兒......
  如果恰好遇到了對頭,比如假設自己遇到洗鳥御史倪進賢,那可真就嗚呼哀哉了。
  正胡思亂想間,方應物被帶到了一處衙署堂前。他站在月臺上向里面瞧去,只見公堂當中擺著公案,后面坐著一位冠袍齊整、胸前繡著獬豸補子的御史。
  方應物微微一愣,卻又聽到這御史獰笑幾聲,得意洋洋的說:“方應物!你可算落到我手里了,可曾想過有今日否!”
  方應物白眼直翻,仰天長嘆道:“今天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項成賢你盡管放馬過來罷,怕了你就不姓方!”
  項御史伸出三根手指頭比劃著,同時迅速低聲道:“教坊分司胡同三次,銀子全由你包了,另外不許告訴我家娘子。”
  “三次也太多了,最近手頭緊!”
  “兩次,不能再少!”
  “成交!”
  “今晚?”
  “也行!”
  于是乎方應物的任滿考察就這樣結束了,評語是什么檔次,想都不用想了。其實都察院這邊都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在于,方應物的考察結果被轉到吏部后,將會怎么安排?
  對于吏部方應物就沒有任何把握了,如今吏部當家人是執掌吏部十來年的尹旻,尹旻又是前次輔劉珝的同鄉黨羽,算起來與自己根本這邊不對路。
  方應物的考察結果是最優秀沒錯,但人事工作者有的是辦法讓最優秀變成啞巴吃黃連般的最優秀。
  所以方應物向都御史李裕懇求道:“考察結束后,還請大中丞拖延幾日,不要急急的轉到吏部去,否則前程操于人手莫可奈何。”
  李裕對方應物的事情比較熟悉,聞弦歌而知雅意道:“要等到劉閣老回京起復,任用次輔大學士之后?”
  “正是如此。”方應物點頭道。還是稍微等等,等劉棉花到京后,有了次輔大學士老泰山撐腰時候,再去吏部銓敘罷!(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