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506 反客為主(下)


  這次上疏說“為了避嫌請罷去方清之同考官”的,不是別人,乃是著名的“洗鳥御史”倪進賢。
  三年前,倪御史做了六年御史,資歷已經攢夠,到了越級超遷的時候,他的靠山萬首輔也答應此事。
  當時倪御史攻擊下詔獄的方應物,本來是痛打落水狗、萬無一失的爽快事情,但是卻不料在金殿奏對時他被方應物辯駁的潰不成軍,還被扣上了勾結東廠的大帽子,在群臣面前丟盡了臉。
  方應物咸魚翻身,那倪御史只能升官無望了,只好又當三年御史。六年的御史,那是資深御史,可以直接越級升為五品官。但九年的御史......那就是老板凳兼冷板凳了。
  但方家日子卻是紅紅火火,轉眼之間方清之已經竄到了從五品詞臣,方應物也成了京城小青天,升職加薪指日可待。這怎能不叫倪御史眼紅?今次出于私憤,他終于按捺不住了。
  不過倪御史還不算傻,并沒有聲嘶力竭的指責方家父子,而打出了公正客觀坦率的旗號。
  只說謠言紛起,為了安撫士心,請朝廷注意一下避嫌,畢竟父子兩人一內一外是客觀存在的問題,方清之同志也應該體諒實情,主動辭去主考官為好。
  這種說法,還是挺有市場的,越是高級的官員越是習慣了妥協。向數不清理還亂的謠言妥協一下,以換得局面穩定,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大概方家父子會很不爽,可是為了大局犧牲一下也是在理的。
  閑話不提,卻說汪太監本來還想再拖兩天的,讓更多的人跳出來,但是再拖下去只怕要謠言變成真相了。真鬧到方家父子不得不順從大局被避嫌的地步,那方應物肯定要和她翻臉,方應物還是很看重父親這個同考官資歷的。
  所以汪太監只好迅速發起雷霆行動。當即出動數百東廠官校圍住了大興縣衙。在雞飛狗跳之中一口氣抓了四五十人,并浩浩蕩蕩的押回東廠,只留下了愕然無語的小貓官員三兩只。
  這個消息傳出去后,朝廷又像是炸窩了。其實大興縣縣衙在京城里只能算干苦力的底層衙門,汪太監抓的也都是胥吏、幕僚,并沒有擅自抓捕官員。
  可是五六年前汪直的所作所為,或者叫胡作非為實在讓人印象深刻。當年整個朝廷都經歷了大掃蕩。西廠汪太監勢頭一時無兩,人人都以為第二個王振要出現了。
  不過之后汪直低調了幾年,尤其近兩年更是遠在邊鎮不問京中事,陳年舊事便漸漸地消磨了。
  但這次汪直一口氣從衙門里抓捕數十人的行為,又喚醒了朝臣的記憶。任是誰都要驚呼一聲,難道汪直重新擔任廠公之后。又要故態萌發了?
  縣衙雖小,那也是官署衙門,這次是縣衙,那么下次又將是哪里?這次不為大興縣說話,那么下次又有誰為自己說話?難保汪太監不是想通過這次行動來故意試探朝臣!
  很有同仇敵愾、居安思危精神的大臣便上疏議論此事,彈劾汪直濫捕。不過汪直也上了一封密奏,而且比大臣奏疏更早的送到了天子面前。這就是太監的優勢了。
  外朝大臣上奏要經過重重程序轉達,還不一定能讓天子親眼細覽。但汪芷這種太監可以直接進宮找天子當面奏對,也可以直接將密奏送到天子手里。
  這方面優勢比大臣大得太多,很多時候不是大臣輸給太監不是因為不如太監聰明,而是輸在了太監可以“先入為主”四個字上面。
  在密奏中,東廠提督汪直用很嚴密的人證鏈條證明,某起科場謠言的源頭出大興縣尤知縣的幕僚,是有人通過謠言故意誣陷方家父子!
  天子也小小的驚訝了一下。一是驚訝汪芷居然能如此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查清謠言;二是驚訝,這居然是大興縣知縣干的......
  又是文官之間狗咬狗啊,這樣就沒他這個皇帝什么事了......成化天子朱批“知道了”,然后把密奏發到內閣和吏部,便撒手不管了。
  當東廠提督汪直的密奏被公開后,朝廷從炸窩狀態變成了嘩然狀態......兩個“沒想到”的心思和天子差不多,真沒想到竟然是大興縣尤知縣!
  另外產生的疑惑就是。這尤知縣無緣無故造方家父子的謠言作甚?被有心人挖掘一番典故,年前尤知縣聯合宮里太監陷害方應物的事情被曝光了。然后又被有心人挖出來,尤知縣是大學士劉珝的門人......
  造謠這種時常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幾乎是被所有大臣深惡痛絕的。但一般很少被抓住始作俑者。尤知縣被抓了現行,丟官免職是肯定要有了。
  當然事情不會這么簡單就結束,真相大白之后,方家的各種親朋故舊紛紛跳出來仗義執言,鼓噪免去方清之同考官的倪御史立刻被群起攻之,無數老底都被揭了出來。
  倪御史作為大名鼎鼎的洗鳥御史,洗的就是萬安的鳥,所以眾所周知是萬首輔的門人。這次他跳出來對付方家父子,不免又要被人浮想聯翩。
  朝中清流無不嘆道,當下真是世道多艱、持正不易哪,方清之才稍稍開始出人頭地,方應物也才露尖尖角,就遭到首輔勢力和前次輔勢力的聯手打壓。
  滔滔輿情中,作為被“首輔和前次輔聯手打壓”、險些悲情的正人君子,方家的節操指數陡然再一次莫名其妙拔高了兩個百分點......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看著自己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將輿論情緒玩弄于手掌之中,汪芷忍不住興高采烈。她從來沒有過這種體驗,就是上次當權的時候也沒有過這種經歷!
  所以她忍不住跑到方應物面前,感嘆一聲:“這種感覺太爽快了,簡直停不下來啊!”
  方應物只覺得這句話挺耳熟的,好像是近日來第二次聽到身邊人這樣說了......前有項成賢,后有汪芷,看來都是近朱者赤了。
  “先別顧得自己爽了,該將我放出去了!”方應物督促道。既然已經真相大白,自己就沒必要“自我隔絕”在東廠自證清白了。
  汪芷蹙眉,嘀咕道:“可是我總覺得忘了什么?”
  方應物嘿嘿笑了幾聲,“那就忘了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