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505 反客為主(上)

汪芷被方應物說的啞口無言,小嘴張了又合上,合上又張開,最終只能感慨,與方應物講道理就是個錯誤!
  她將厚厚的幾大本冊子砸在方應物身上,“給!這是你要的所謂線索,派出去三百名番子,前前后后不知問詢了幾千人,就查來這么一堆雞毛蒜皮的東西。”
  冊子里的內容,就是東廠番子去京城東南區追查謠言時,與被詢問對象對話的簡單記錄。零零散散的,怕不得又幾千條。
  “這可不是雞毛蒜皮......”方應物看的認真,一頁一頁的翻過去,不漏過任何一條,一直從午后看到了傍晚天黑。
  汪芷候著也是百無聊賴,早就出去做別的事情去了。等她再回到這里,見方應物還差一點才能看完,忍不住問道:“謠言是很難查出根源的,這么多年來沒見誰能很成功的辦成過,最多只能似是而非的抓一些替罪羊。你從這些冊子里面,又能看到些什么?”
  方應物皺眉若有所思,口中隨意回答道:“這種科場謠言,只盛行于赴試舉子之中,加起來也不過幾千人,又多集中在貢院附近的京城東南。所以這其實是一個很有限的樣本范圍,未必查不出謠言源頭。”
  汪芷聽不懂方應物想表達什么意思,但還知道吐槽道:“那一樣是毫無頭緒的,莫非你又要掐指一算?”
  “那是因為你們不懂方法!”方應物終于看完了幾大本冊子,站起來活動了幾下酸麻的腿腳,不知不覺竟然研究了一下午。
  汪芷作為東廠特務頭子,聽到有這種方法,頓時很感興趣的追問道:“你有什么方法?”
  方應物洋洋灑灑的說:“第一是大數據之法!從足夠多的線索中進行歸納,尋找其中規律!幾千條看似雜亂無章的線索里,哪怕只有十幾條集中指向某處,那就是很值得注意的現象了!
  第二就是六度之論,世上任何兩個人之間。間隔都不超過六個人,從聽到謠言的人開始,一直到散布謠言的源頭,之間也不會超過六層。”
  汪芷如聽天書,整個人徹底懵了。方應物的話里,每個詞似乎都懂,但組合起來完全不知所云。最后弱弱的問道:“更具體的。就說這次怎么辦?”
  “我翻過了,發現舉子之所以知道謠言,除了從其他考生口中得知的情況,大多是從店里掌柜伙計這里聽說的,這就是值得關注的動向。
  然后你們東廠番子繼續對各店掌柜伙計詢問謠言來源,答案很是五花八門。來源各種各樣,加起來有上千條。在上千條大都不同的背景下,卻有二三十條問答所說的來源是接近或者相似的,這就是最值得我們關注的特殊之處!
  這些接近或者相似的問答里,有的說是從縣衙衙役那里聽到的,有的說是來自縣衙小吏,有的說是縣衙胥吏親屬口中聽到。總而言之都圍繞著縣衙。”
  “縣衙?大興縣的?”汪芷插嘴問道。此時她不知怎的,想起了進宮掃雪時,陷害了方應物一次的大興縣尤知縣,若論起動機,尤知縣的動機實在是滿滿的。
  “考生都聚集在東城,這個縣衙當然指的是大興縣,難道還能使我們宛平縣?”方應物漸漸成竹在胸,“所我據此斷定。謠言出自大興縣縣衙!至于動機,你應該猜得到!
  而且我還有更加肯定的旁證!這次謠言是拿我們宛平縣承應貢院差事、與家父里通外合做文章。而大興縣也承擔著與宛平縣一樣的差事,所以大興縣衙那一位更容易借此聯想出謠言,別人只怕一時還想不到這上面去。”
  汪芷不得不為此折服,嘆口氣道:“要是照你這種查法,天下還有什么事查不出來?”
  方應物搖頭道:“這次也是特例,我前面說過。這是在一個有限的樣本里,才能只用了三百人便可大海撈針的排查出結果。如果樣本擴大到整個京城,沒有幾萬人力是達不到這種效果的,若是放眼天下。只怕就需要幾百萬人。”
  汪芷仍然處在一種震撼的感覺當中,一個讀書不多的人遇到天花亂墜、長篇大論的忽悠理論,一般都會這樣。此后她頭腦發蒙的下意識問道:“下面該怎么辦?”
  方應物哈哈大笑幾聲,“你是廠衛頭子,你倒問起我怎么辦?說出去簡直讓人笑話!濫捕人犯,嚴刑拷問,屈打成招,這不都是你們廠衛的拿手好戲么?
  很簡單,你去大興縣縣衙,將衙役、書吏,還有知縣的幕僚之類,抓上幾十個進東廠。有情況問出情況,沒情況也要問出情況!”
  汪芷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臉,她怎么會問出如此丟人現眼的問題?便恢復信心十足的派頭,“好了!下面該如何做,我自有主意!”
  這次是方應物不明所以了,“你能有什么主意?”
  汪芷答道:“先按兵不動引而不發,等朝廷里鬧得歡實、連連指責我時,再以雷霆之勢去大興縣衙拿人捉人!然后查出謠言真相,以此在朝廷里找回場子!”
  “這是跟誰學的?”方應物嘀咕道。汪芷得意一笑,“近朱者赤!你說,是不是再另外找幾個人,先在朝廷里幫著煽風點火?”
  方應物笑罵道:“我看你是近墨者黑!這是查處造謠,越早澄清越好!哪有故意拖延的道理!拖延的越久越不好!”
  饒是如此,深受某人惡趣味影響的汪太監還是故意拖了兩日,但也仍然神不知鬼不覺的悄悄從大興縣衙捉了兩個人。拷問之后更有把握了,還沒有驚動別人。
  在這兩日,居然有人上疏,言稱方清之在貢院內做考官,而方應物在外承應貢院差事,父子兩人各居內外,確實容易招人懷疑,朝廷應當主動避嫌,換一個同考官。
  方應物從汪芷這里知道消息后,苦笑幾聲道:“真是稍有風吹草動,便什么妖魔鬼怪都出來了,這些人怎么就不長點記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