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504 誰是主犯

(XX網站www.booksrc.net)(XX網站www.booksrc.net)(XX網站www.booksrc.net)汪芷對方應物的話還是不夠明白,疑惑的說:“裝樣子?裝什么樣?”
  方應物吩咐道:“首先,你把我關起來;第525章問題。
  汪芷抬起頭來,嘆息道:“仗義每多屠狗輩,壞心多是讀書人,信了!不過還有一件事,廢后吳氏那里該怎么辦?我今后還去不去?”
  方應物努力做出邪魅一笑的表情:“你嘴上說不要,身體還是挺誠實的啊。你也懂了結交吳廢后對你將來有好處?”
  汪芷總覺得這句話怪怪的,仿佛哪里不對,但又說不出個一二三,很是莫名其妙。
  方應物沒給汪芷太多聯想機會,連忙又道:“這樣好了,我寫幾首詩詞,你隔一段時間就送一首過去,先混個臉熟再說。實在不行或者被人發現蹤跡,就說請教學問,反正你最近也正在讀書。”
  計議完畢,汪芷恢復了權閹本色,對門外小太監喝道:“來人!將方大人押下去暫時看管,但不可慢待了!”
  然后汪芷再升堂安排事情時,卻見手底下眾人的表情仿佛對自己充滿敬仰,顯然是因為汪廠公不得圣旨就敢扣押方應物的緣故。XX網站w-w-w.-x-Xx.c-o-m。
  廠衛雖然某種程度上也算是橫行無忌,但這方應物是廠衛系統里榜上有名的刺頭人物。一方面是清流勢力的后起之秀,背后支脈縱橫聲音極大;另一方面裹挾了民意,隨隨便便就能聚集成百上千百姓鬧事;
  另外其本人又刁鉆多智難以應付。再加上西廠被罷、尚銘垮臺各種先例在前,故而廠衛系統里對方應物這六品知縣多有忌諱。等閑是不愿意招惹的。
  試想當初的頂峰時期西廠和東廠提督尚銘都拿方應物無可奈何,反而招了災,其他人誰能比西廠和尚銘更強?
  “這倒是意外收獲......”汪太監面上不動聲色若無其事,但心里暗自嘀咕:“以后是不是沒事就把他叫來打打板子,反刷點聲望?”
  閑話不提。卻說在會試一天天臨近時,在各種傳言的紛紛擾擾中,卻爆出一樁驚人消息:
  宛平縣知縣方應物不堪謠言騷擾,親赴東廠,請廠公汪直追查謠言。廠公汪直不許,曰:“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何必庸人自擾。況且誰知謠言是真是假?”
  方應物再三請求,廠公仍不許。方應物憤而又自請下東廠獄。斷絕內外消息至會試后,以自證清白。
  廠公為之動容,嘆曰:“素知汝父子向來清白剛直矣,今君避嫌,焉有不許之理。XX網站www.booksrc.net。”遂將方應物暫留于東廠,斷絕里外交通,同時大發官校外出偵探科場謠言。
  按照方應物的意見,汪太監為這次行動起了一個很惡趣味的名字。叫做“成化二十年打擊科場謠言專項行動”。
  不過大家對此還算理解,汪太監剛到東廠,有急于表現、立功心切的心情也正常。打擊泛濫的科場謠言總不是壞事。
  為此,汪太監抽調了三百名番子,每三人一個小組,劃分為一百個小組,散布在京城東南區進行追查。
  因為科場謠言主要是在考生里流傳,而考生大都聚集在京城東南區。這里距離崇文門和貢院都很近,又因為商業發達客店多,是考生最便利居住的地方。五六千名考生里,至少有八成客居在這里。
  比如方應物的好友洪松就沒住在叔父家里,而是在貢院附近另行租了一處院落住。
  這天他正與幾名本省的舉子在茶鋪里閑談,順便交流一下消息和心得。忽然門口一陣騷動,洪松側頭望去,卻見進來三個勁裝漢子。
  又見當頭一人亮出腰牌,對大堂內眾舉子拱拱手道:“諸君無須驚擾,吾等乃東廠官校,特為追查流言而來,問幾句話就走。”
  隨后眾官校隨機在大堂里抽取了幾桌詢問,便有一人到了洪松這桌,很和藹的問道:“不知諸君可曾聽到過,方清之父子的流言?”
  洪松答道:“確有耳聞,不過必然是謠言!”對方又問:“那么又是從哪里聽到的?”
  洪松又答道:“在店家小廝和客人的議論中偶然聽到。”那官校又繼續問:“是哪家店?小廝姓名為何?什么長相?”
  洪松仔細回憶了一下,盡可能如實相告,那官校離開之前,點頭道:“多謝配合,不信謠不傳謠。”
  洪松轉頭看了看四周,同樣的場景也發生在別人那里。卻聽到另一名官校站在鄰座桌旁,向桌上舉子問道:“不知諸君可曾聽到過,主考官泄露考題的傳言?據說首場三篇考題出自......”
  那被詢問的舉子當場震驚了,“什么?還有這種傳言?”
  還有一名官校站在角落座位那里,仔細詢問道:“不知諸君可曾聽到過,副主考官與某同考官為同省人,互相勾連串通里外,打算在科場中聯手抬舉試卷的傳言?”
  這被詢問的舉子也當場震驚了,“什么?還有這種傳言?”
  幾個呼吸之間就聽到兩條新謠言的洪松愕然,這樣的問法,到底是查謠還是傳謠?
  三百名番子,像是過篩子一般,將貢院附近的酒樓、茶鋪、客店一一掃過,所有詢問出的內容都簡單登記、統一歸納。兩天時間里,至少仔細詢問到上千名考生。
  貢院內外是完全隔絕的,外面消息不能傳進去,里面一切消息也不能傳出來。所以對外面的謠言,貢院里諸位考官尚不知曉自然無所謂,但外面的朝臣們對此極其無語了。
  多少年不見,這汪太監果然辦事風格還是那么夸張!他急于表現、立功心切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不能這么胡來罷!
  東廠這種查法,到底是查禁謠言還是幫著散布謠言?本來之前的謠言數量可能是一,東廠查了兩天就變成十......在這么查下去,就成了洪洞縣里無好人了!
  于是滿朝大臣看不慣了,紛紛上疏,奏請天子約束一下汪太監的行動!查禁謠言是好事,但也要講究技巧,不能搞擴大化!
  汪芷感到壓力山大,指著被“扣押”的方應物叫道:“方大人!若是這次被你坑了,將來休想從我這里得到一分助力!”
  方應物懶洋洋答道:“你怕什么?這豈不正好向天子展示了你的行動力?天子心中只關心你敢不敢做事,才不在意你是對是錯......”
  ps:
  人間最悲慘之事,就是需要補更新時,卻遇到大卡文,又是五點爬起來搞。今天如果還能再更兩章,就是階段性補完了,老天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