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503 又被欽差坑了

謠言這個來無影去無蹤的事物,堪稱是天下最難對付的事物之一。所謂的“謠言止于智者”,只不過是無可奈何之下的自嘲而已,世間智者終歸是少數。
  卻說方應物聽到謠言后,立刻叫來了人馬儀仗,然后出縣衙向東而去,馬不停蹄的從北面繞了皇城半圈,來到東安門的東廠這里。
  然后方應物向守門的官校遞上名帖,聲稱要拜見東廠提督汪太監。
  說實話,一個小小的知縣想叫官校跑腿傳話,那有點困難。東廠提督即便不加司禮監秉筆太監,那地位也是相當于外朝尚書或者寺卿的存在,豈能讓一個知縣隨便拜見?
  但方應物與眾不同,名氣也大,號稱天下第一知縣,也是加了青天光環的。于是他便沒被怠慢,守門官校拿著帖子進去傳話了。
  恰好汪太監正在衙中,便傳了方應物進來。到了大堂旁邊小廳,揮退了左右,汪太監很好奇的問道:“今曰吹了什么風?你方大知縣竟然公開到訪東廠?你們文臣不是最煩來到這里么?”
  公事場合,公事公辦,一切為公,方應物也一本正經的說:“本官特為檢舉謠言前來,請東廠查明處置!”
  “什么謠言?”汪太監又問道。
  方應物便將自己所聽所聞敘述一遍,最后又強調道:“面臨**,這等謠言姓質惡劣,如不嚴加查處,只怕會動搖考生人心,不利于國家掄才大典!”
  汪太監忍不住啞然失笑,“方大人,我看你反應實在有點過激了!這有什么大驚小怪的?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考試的事情,哪次考試之前不都是謠言滿天飛?今天說到令尊,明天又要說到別人,這都是常見的事情,值當你跑一趟檢舉?”
  方應物一再堅持道:“別人管不到,但方家父子清白之身,不能憑空遭了污蔑。”
  汪太監答道:“你們讀書人就是那個,用你的話講,叫做玻璃心!我看只要沒人舉證坐實,那就沒什么可擔心的!”
  方應物又道:“我記得,你們廠衛有在京城查處謠言的責任罷?本官親自檢舉到此,你們也無動于衷?”
  “那也得是看什么謠言,這種不造反、不妖邪、不天象、不讖緯、不變亂的謠言,管它作甚?”
  方應物忽然探過頭去,低聲說:“汪芷你做個追查的樣子會死啊?”
  汪芷瞥了方應物一眼:“你先裝模作樣打官腔的,我自然也是打官腔應對!”
  “你到底念不念點情義?”
  “這種謠言本來就難查,費力也不討好,若非你在這里叨叨,我聽都沒興趣聽!你知道我最近忙得很,哪有太多工夫搭理這件小事情?”
  “你能忙什么?”
  “當然有很多事情,比如籌備將東廠往西邊搬遷的事情;又比如要修理不大服帖的錦衣衛,叫他們老實當差;還要抽出時間去內書堂上課,這是你反反復復要求的。”
  話說到這里,方應物終于發現汪太監情緒十分不對頭了,今天位于公事場合,在這方面有點遲鈍。那么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迅速從公事模式切換到私情模式,噓寒問暖的說:“你今天這脾氣是怎么了?身體不舒服?還是月事來了?亦或是有人得罪你了?”
  汪芷臉色稍有緩和,但仍咬牙切齒道:“是有人鄙視我。”
  對此方應物表示極度震驚:“誰敢鄙視東廠提督?他現在還活著么?你要做好善后之事。”
  汪芷面無表情,“就是你說過的那個廢后吳氏。”方應物又一驚:“你找過她了?”
  此時汪太監一張臉像是吃了大便,方應物也不好多問什么,不過迅速腦補了一下半文盲登門拜訪女文青的場景。
  然后方應物發現,自己叫汪芷主動去結交吳廢后,那可能是一個考慮不周的錯誤從半文盲今天的情緒來看,只怕是被女文青弄尷尬了。就是上次自己見到女文青那次,不也險些被鄙視了?
  “其實也沒那么嚴重,可能是我在她面前格格不入,總覺得處處不如她而已。”汪芷突然主動開了口。。
  不過后面話頭一轉,又道:“但是看不出來,你方大才子居然還有這一手,是不是與她勾搭過了?”
  方應物連忙否認道:“慎言!不要胡言亂語!”
  汪芷“呸”了一口,異常尖酸刻薄的說:“你當我是瞎子么?看她問起你的發春兒樣你若想結交她,你自己脫褲子上罷!”
  方應物皺起眉頭,“什么發春不發春的,只是喜好文學而已,在你眼里就成了發春?她好歹也是曾經母儀天下的人物,你怎能如此詆毀侮辱?以后說不定還有用得到她的地方。”
  汪芷猛然一拍案子,背過身子負氣道:“是極是極!我既沒她那么才情,又不如她氣質好,寫不了詩做不了詞,在你面前獻丑都沒得獻。”
  方應物愕然望著汪芷,這吃的哪門子飛醋?一個野路子女人遇到了能入選為皇后級別的大家閨秀(雖然是二十年前的),全方位比較之下,看來汪芷的小心肝受傷不輕哪。
  至于汪芷為什么非要去比較方應物苦笑著搖搖頭,口中忍不住念道:“真是人生若只如初見”
  “說人話!”汪芷轉頭回應了一句,然后又轉了過去繼續背對方應物,耳朵豎起來仔細聽著。
  方應物閉目醞釀出一番情緒,然后便深情款款的說:“當初相識時,你是那么高冷、凌然、大氣、豪爽,令人折服,令我心動。再看看如今的你,婆婆媽媽、斤斤計較、小雞肚腸的像個市井婦人”
  汪芷愣了愣,轉過身子對方應物咒罵道:“還不都是你這混蛋東西害的?我對別人可沒有這樣!”
  方應物很有風度的答道:“小生何德何能三生有幸!”
  汪芷噗嗤一聲笑,恢復了正常,揮揮手道:“知道了!你請我怎么做?但追查這種謠言,九成九是徒勞無功的。”
  方應物無所謂道:“早說了,讓你們東廠做做追查樣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