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502 故地重游(下)


  又過一日,方應物忽然被人傳話,道是老友洪松已經抵達京城,住進他的族叔、現擔任刑部郎中的洪廷臣家里了。
  方應物立刻放下手中事務,前往洪府拜訪。在洪府大門口,方應物遇到了項成賢,便一起進了大門,卻見洪松急急忙忙迎出了儀門。
  此后三人在堂上相見,不及敘舊,彼此先感嘆了一番,為人生變幻無常而唏噓。
  洪松感慨道:“昔年我們三人同進同出,算是莫逆之交。如今兩位賢弟一個身負青天之名,一個是科道風憲,都是大有成就之人。唯有愚兄癡長數歲,卻蹉跎歲月一事無成,實在無顏相見。”
  方應物勸慰道:“你只是時運未到而已,不用著急。前后只差三年,今科高中后便可一展胸懷!”
  洪松哈哈一笑,“不用勸我,和你們一比真是人比人氣死人。你們都飛黃騰達,只有我獨自留在鄉里,如果想不開,早在鄉間郁郁而終了!
  再說這會試,天下英才匯集,哪有敢說一定能中的?不過進京后能看到你們都春風得意,這便足矣。”
  洪松此次從淳安縣過來,還捎帶了不少書信,都是淳安故舊親友的,其中有商相公寫給方應物的一封。
  方應物忍不住當場開拆閱覽了,商老師在信里主要還是勉勵自己,叫自己做一個讓家鄉父老引以為榮的人。
  洪松想起什么,對方應物道:“今年是商相公七十大壽之年,你不可輕忽了。”
  方應物嘆道:“王命在身,不得自由,山高水長,遙遙無期。恨不能快馬加鞭,返鄉為老師祝壽。”
  洪松便出主意道:“我家仆人有返鄉者,方賢弟或可撰寫祝壽詩文,或有祝壽之物。托我家仆人帶回淳安。亦或捎帶口信,叫鄉中你們親族籌備壽禮替你送上。”
  方應物點頭稱是,心里暗暗打起腹稿。隨后三人在洪府飲酒暢談,時而高聲爭論,時而開懷大笑,最后各自大醉而睡,一直到了天亮。
  項成賢與方應物都是有公務在身的人。而會試臨近,洪松也必須要靜心溫書,所以不能再沒完沒了的閑談了。
  如此方應物和項成賢先離開了洪府,走到大門外時,項成賢再次問道:“真沒有什么法子幫到洪兄么?”
  方應物嘆道:“確實難辦,先給他搜羅一些值得揣摩的文章罷。叫他多多熟悉翰苑考官文風,這樣可以增添幾分把握。”
  回到家時,方應物卻發現有家人收拾行李,詢問后說是大老爺吩咐的,方應物便又去找父親詢問。
  方清之猶豫片刻,答道:“為父有可能充任本次會試同考官,即將入駐貢院。與外界隔絕到考試結束。”
  考官人選已經出來了?什么有可能,就是確定罷?不過父親方清之能當同考官,沒讓方應物感到奇怪。
  一個才修完《文華大訓》、又在金殿上表現過高尚品德的人,堪稱是德才兼備,當個同考官沒什么奇怪的,甚至算得上最佳人選。
  不過方應物忍不住問道:“主考官為誰?”
  方清之再次猶豫片刻,“據傳言主考官大概是劉洛陽,副主考官是謝余姚。”
  劉洛陽就是少詹事兼翰林學士劉健。謝余姚自然就是謝遷了。方應物對劉健當主考官沒什么感觸,但這謝遷是成化十一年狀元,短短九年時間就能以副主考官身份重臨科場,這實在是令人眼紅。
  想到這謝遷的升遷速度,方應物下意識吐槽道:“這年頭,吾輩累死累活的實事官員沉淪下僚,詞林老爺們十指不沾實事。偏生升遷飛速。
  還有什么東宮侍班啊、經筵侍講啊、編書修史啊、科場考官啊這類高大上差事混資歷、撈人脈,里里外外名利雙收......”
  才吐槽一半,方應物便發現,父親的臉色已然黑了下來。陰沉的像是烏云密布,仿佛隨時會雷霆大作。
  方應物這才意識到,自己簡直吐槽非人。面前這位不僅僅是自己父親,還是詹事府左春坊左諭德、翰林院侍讀、侍班東宮、《文華大訓》編纂官、今科會試同考官。
  雖然老人家沒有九年當會試副主考,但也六年當上了會試同考官......自己吐槽謝遷的詞套在他老人家身上,一樣也不差。
  “父親大人息怒!要相信我的孝心,我以方青天的名義發誓,真的沒有說你!”方應物很誠懇的解釋道。
  本來方應物還想與父親談談洪松的事情,但考慮再三卻沒說出口。首先父親只是同考官,與兩個主考關系都一般,沒那么大能力通關節。
  其次,自家父親這么白璧無瑕、以節操名聞朝堂的人,為了遠大前程還是不要給他老人家身上抹污點了......再說父親也不是這塊料,別弄巧成拙就麻煩了。
  過完正月十五節日,朝廷恢復了正常運轉,當前最大的事情自然就是三年一次、天下矚目的會試了。
  這時候,主考官與同考官紛紛進駐貢院,然后貢院正式封閉,眾考官斷絕了一切內外聯系,靜靜等待二月初八這天。
  不要以為會試和方應物沒有關系,作為京城附郭縣,宛平縣有很大的負擔,當然大興縣也一樣。
  這兩個縣要為會試征發上千名差役、準備不計其數的筆墨紙硯以及各項雜物,連接來送往的轎子都要籌集數十頂,另外每日都要向貢院送新鮮菜蔬食物。
  同考官之一方清之就是坐著宛平縣提供的轎子進了貢院,然后在里面吃著宛平縣進貢的食物,使著宛平縣供奉的用具。
  然后......在考試之前,忽然有謠言流傳起來了。說這考官方清之在貢院內,兒子宛平知縣方應物在貢院外,又有心腹宛平縣差役溝通里外,只怕在這次考試中,方家要上下其手了!
  每到決定無數人生命運的考試前,都是各種流言泛濫成災的時候,誰當考官也免不了,此時冒出方家的謠言也不算太稀奇。
  但聽到這個謠言后,方應物不禁勃然大怒!為了維護父親大人的清白節操,他自己都沒舍得玷污父親的人品,但卻遭到外人謠言中傷,實在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PS:哎,年紀大了真是熬不住,昨晚寫到11點小卡了一下,結果在躺椅上睡著,只能老規矩凌晨4點醒來繼續碼字補上,算作昨天的。今天時間比較寬松,可以另外兩更,我先去睡個回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