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500 入駐蘇州

成化二十年的正月,新年雖然沒過好,但實在讓所有朝臣印象深刻,這樣的事情只怕百十年也難得出一次。只有方應物知道,明年還得上演一次。
  御馬監太監梁芳被罷免,僧繼曉被驅逐出宮廷,京城一些天子敕建的寺廟項目也被停工了。近年來奸邪勢焰上漲的勁頭,這次總算遏制住了一回。
  不過還是只有方應物知道,這只是成化天子敬畏地震才收斂了一下,等風頭過去,還得故態復萌,然后反反復復的一直到他駕崩為止。
  當然國家大事肉食者謀之,方應物“人微言輕”的管不了那么多,現在他正忙著與項成賢大肆喝酒慶祝,而且是項大御史掏錢。
  慶祝的主題就是歡度元宵佳節兼祝賀項大御史一戰成名,地點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何娘子酒店。
  老實說,在前天廷議上公認的最大受益者是方清之和劉棉花,一個得名一個得利。但其實項大御史也是受益者,只不過他得到的好處在廟堂大佬里微不足道,沒人在意。
  可是大佬們不在意不代表著沒有好處,項成賢是御史,御史是靠嘴吃飯的職業,名氣越大,自然說話越響亮,話語權也就越大。
  前天在金殿上,項大御史當頭一炮打得老給事中王墨潰不成軍,又氣壓全場,讓滿殿朝臣居然沒有一個出來替劉珝辯解的。
  事后他的名氣一下子就飛漲起來了,有人議論道,項御史再干三兩年,說不定真能熬個掌道御史當當。
  吃水不忘挖井人,項成賢的臺詞都是方應物指點的,別人懷疑項御史被方應物鬼上身也不算錯......所以今天項大御史主動請客吃飯,與方應物好好慶祝一下。
  喝了幾輛酒,項成賢醉醺醺的振臂叫道:“那種感覺好過癮,根本停不下來啊!為官三年。至今才知道御史的爽點在哪里!”
  方應物心里默默替項大御史總結了一下,御史的爽點無非就是以小搏大,能以七品官身狂噴朝中大佬,而且還是合情合法的狂噴,當然前提是能承受得住后果。
  項成賢忽然提起其他事:“對了,你收到信沒有?洪兄快到通州了,大概這一兩日就進京。”
  方應物點點頭。“看到信了,這一兩日就專門候著洪兄了。”
  兩人所說的洪兄,當然指的是鄉中老友洪松了。當初在淳安、杭州時,洪松、項成賢、方應物幾乎就是黃金搭檔三人組,只不過比起飛揚跳脫的項成賢和足智多謀的方應物,洪公子年歲最長。較為持正老成。
  但老實人沒福氣,成化十六年鄉試中,方應物、項成賢兩個不太老實的中了舉,洪公子卻黯然落榜,三人組便分道揚鑣。
  不過洪公子畢竟是淳安望族出身,讀書功底扎實,在去年也就是成化十九年的浙江鄉試中。還是高中了舉人。
  轉過年來就是今年二月京師春闈,洪松當然要進京趕考,為了中進士而繼續發奮。
  一想今年又到了科舉大比之年,方應物與項成賢兩個過來人都有些唏噓感慨。三年時間一晃而過,如今又有新一波考生充滿希望的到來,他們兩個也能以前輩身份指指點點了。
  說到洪松,項成賢與方應物商議道:“你我都算是春風得意,而洪兄年歲最長。但卻蹉跎了三年。
  今年他已經年過而立,春闈科場仍是結果難料,若再繼續耽誤......你門路比我大的多,有沒有法子幫了洪兄這次?”
  方應物沉吟片刻,皺著眉頭唉聲嘆氣道:“我也想過此事。難,甚難!”
  憑借與洪松多年的交情關系,那根本不用洪松開口。方應物當然是能幫就主動要幫的。
  可是剛才方應物在腦海中,又把自己的關系網都梳理了一遍。科舉關節這種事情,是最要命的事情,出了事就是徹徹底底玩完。因而必須要找最靠得住、最信得過的關系。否則還不如不找。
  方應物這邊能滿足條件的,無非還是自己的三座大山。第一座大山劉棉花,四月份時才能到京,趕不上二月份的會試,肯定幫不上忙;
  第二座大山汪芷也不行,科場是讀書人心目中的保留圣地,是寧可爛在鍋里也不會讓太監插手的,除非太監能跋扈到了劉瑾、魏忠賢那種地步。汪芷相比劉魏兩位顯然還未夠班,因而也幫不上忙。
  第三座大山就是自己父親,雖然他老人家身為從五品春坊兼翰林,級別雖然不算低,但資歷還不夠深,當不上主考官。
  不能做主考,那就沒多大意義了。最多也只能像上次那樣近水樓臺先得月,從翰林院里抄點復習文章出來。
  項成賢也知道其中難處,長嘆一聲。看看窗外天色已經是午后,便起身告辭:“洪兄的事情等洪兄來了再說。今天是元宵佳節,不要耽誤團圓了,你我各自回家罷!”
  方應物邀請道:“明晚一起去教坊分司胡同,如何?”項成賢苦笑擺手拒絕道:“莫要說笑,你懂得。”
  方應物大笑,目送項成賢離開。
  話說自從項成賢當上御史,前途穩定下來后,項夫人便攜帶著大把銀子從老家來到京城。從此之后,項成賢手頭又寬松了,在方家附近購買了宅院,但縱橫花街柳巷的項大公子卻絕跡于江湖。
  其實在方應物看來這樣也好,當御史這種特殊風憲官與別的官職不同,對自己嚴格要求不是壞事。
  方應物叫跑堂的小廝去喊何娘子,他要交待幾句話。不過卻被告知說,何娘子出門去了,不知作甚。
  如此方應物便回到縣衙,安排了一番今夜巡邏值班的事情,然后也施施然回家過節去也。
  還是老習慣,方應物帶著方應石微服出行,一直走到了方家所在的胡同口。方應物低頭想著心事,但方應石眼尖,指著前邊問道:“看那是誰!”
  方應物抬頭望去,卻看見汪芷正站在對面瞅著自己,旁邊一左一右,分別是孫小娘子與何娘子。
  方應物微微愣神,在家門口附近突然撞見兩個情婦和一個準情婦,特別還是團圓佳節時刻,這種感覺真是怪怪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直到中午才忙乎完,下午開始碼字,三更壓力好大!估計晚上吃飯上廁所都要掐著秒表看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