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499 人生七十古來稀

說實在的,拿劉珝頂缸以至于罷官,在許多大臣看來確實有點過重的嫌疑,未免生了幾許兔死狐悲之感。
  但在天變背景下,這差不多已經是最簡單最和諧的辦法了。而且先前又被項大御史嚇唬過,誰要給劉珝幫腔,那貌似就是自尋死路。
  在這種情況下,也只有當事人方應物或者方應物他爹能幫著劉次輔說話了。也只有這兩位出面,才不會被別人看成“褒美執政大臣德行”。
  但沒人對此抱有指望,方家與劉珝不說仇深似海,那也絕對是隔閡極深,怎么可能會拉劉珝一把?
  滿殿君臣萬萬沒想到,臨近散場時竟然發生這樣的轉折!方清之還真就出來展示了高尚節操,不計前嫌仗義直言了!若不是他說話,那劉珝被罷官必然是板上釘釘的。
  面對這種天上掉餡餅般的驚喜,前次輔劉珝闔目不語,半點神態也沒有外露,別人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向來心高氣傲的劉珝此刻心中只有兩個大大的字,那就是恥辱!非常的恥辱!
  先有方應物挖陷阱,后有項成賢填土,再有張鵬致命一擊,最后是方清之充好人!說透了,就是方應物和他的小朋友把白臉唱完,最后請方清之出面唱紅臉刷名望!
  他堂堂一個次輔,僅次于首輔的朝臣第二人,竟然被團團玩弄于手掌之上,連反擊都使不出來,靠著別人施舍才僥幸存身!
  但是形勢比人強,劉珝知道,現在就是天大的恥辱擺在面前,自己也要吃進去!
  若說劉珝的心情是欲仙欲死,那萬安就像是吃了蒼蠅一樣惡心!本來今日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小細節又變但大方向按照自己預想的發展,結果將是最完美的。誰知道眼看到了最后關頭,劉珝竟然還能留在內閣!
  那劉珝即便失去了爭奪首輔能力。但要能留在內閣里,惡心自己綽綽有余,更何況他與外朝六部之首吏部天官同氣連枝。只要有心,劉珝遲早能查出王墨的背景,那跟自己的仇真是不可能化解了。
  最令萬首輔堵心的是,感到自己無限接近于成功了,幾乎距離獨霸內閣近在咫尺了。卻仿佛有人跳了出來摘桃子!一場辛苦,自己幾乎什么也沒有得到,最大的受益者是劉吉劉棉花,其次受益者是被視為“宰相氣量”的方清之!
  萬首輔是陰謀論者,他不相信今天都是巧合,世間哪有如此精細的巧合?把事情前前后后連起來回想了一下。萬首輔發現,幾乎每一步都貌似與方應物具備千絲萬縷的關系。
  項成賢身上有方應物的影子;張鵬身上也有方應物的影子,方清之更不消說,那就是方應物的父親。
  難道遙控金殿內,操縱一切的人就是方應物?萬首輔忍不住皺起眉頭,他倒是寧愿認為,這一切其實是劉棉花遙控的結果。
  閑話不提。卻說今天御前廷議結束,群臣就這樣各懷心事的散去。今天的信息量很有點多,眾人不免三五成群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首先討論的就是官職問題,這也是朝臣官員最關注最敏感的方面。
  謹身殿大學士是內閣閣臣官名,文華殿大學士或者武英殿大學士也是內閣閣臣官名,看似無區別,其實在當前還是有的。發展了這么多年,如今內閣官名比較系統化和規范化了。不像內閣初期那樣混亂,也不會再亂用。
  如今殿閣大學士名號的固定排名是華蓋、謹身、文華、武英、文淵閣、東閣,誰在最前面誰就是首輔(不一定是華蓋殿大學士),誰是第二位誰就是次輔。
  如今萬安是華蓋殿大學士,劉珝以謹身殿大學士名號自然就是次輔。如果劉珝從謹身殿大學士遷為文華殿或者武英殿大學士,那就象征著次輔位置空出來了,這種變動也不是小事了。
  這種時候又出現了一個新問題。誰來當這個次輔?誰能有資格當這個次輔?除了萬安、劉珝之外,內閣還有一個閣臣就是兩年前入閣的彭華。
  但彭華彭閣老還是早早死心罷,像他這種入閣沒兩三年,現在還只是“入閣預機務”。大學士名號都沒加上的,想都不要想什么次輔位置。
  此時此刻,凡是想到次輔問題的人,腦中全部不由自主的出現了一個人——江湖人稱劉棉花的劉吉。
  這劉棉花馬上就熬到守制結束、回京復職了,豈不正當其時?再說劉棉花是與劉珝同時入閣的人,資歷資格都無可挑剔。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認,除了劉棉花之外,真沒人有資格當次輔。
  想到此處,劉棉花這運氣實在讓不少人眼紅。別人守制結束起復后,大都要為官職的問題糟心。常言道一步慢、步步慢,這樣一下子慢了三年的,肯定會遇到各種不適應,被攤派上的官職往往還不如丁憂之前。
  所以丁憂是官場中人的一道門檻,被這絆倒的比比皆是。但這劉棉花人還沒到京師,次輔位置已經給他騰出來了,職務不進反退,而且是半個競爭者都沒有。
  從另一個角度看,首輔萬安與劉珝斗了將近十年,這些年甚至愈演愈烈,仇隙不可能化解,肯定還要繼續斗下去。劉棉花這個次輔可想而知,必然左右逢源、優哉游哉,很容易就當著。
  種種一切,劉棉花的際遇怎能不叫人羨慕嫉妒恨!雖然眾人過去多有對劉棉花不滿的,但今天仔細與萬安和劉珝一對比,發現劉棉花為人還挺不錯。
  他最多也就是繩營狗茍、尸位素餐、無所作為而已,至少吃相不那么難看,也不動輒掀起政治斗爭讓人坐如針氈,有點春風化雨的味道。
  正所謂距離產生美,對比產生美......劉棉花這一輩子,大概也沒遇到過這種“眾望所歸”的待遇。
  幾年前,劉棉花招婿屬于投資潛力股,是下嫁女兒,是抬舉方應物;但到今日,劉棉花回了京師乍遭驚喜后,只怕哭著喊著也要送女上門,招方應物當女婿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今天亂七八糟一堆雜事集中到一起了,碼字實在困難,勉強擠時間寫出一章過渡一下,我真盡力了。。。晚上還有其他事情,所以又只能明天三更補,以此感謝大家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