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498 滑頭知府

殿中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太子太保、謹身殿大學士、次輔劉珝身上,但劉次輔是絕對不想當這個焦點的。
  班位次序在劉次輔身邊的,則是他的老對頭首輔萬安。此刻萬首輔雖然因為站位角度原因,不能正視劉次輔,但只用眼角瞥視,也已經足夠爽快了。
  回想往昔,萬首輔微微感嘆,從成化十一年起,到現在不知不覺已經近十年了。一個與自己爭斗近十年的老仇家眼看就要走上窮途末路,還有什么比這個更爽快?
  對自己威脅最大的次輔劉珝一旦去職,那自己將再無敵手,真是高手寂寞啊,萬首輔心里唏噓道。
  萬首輔偷偷掃視了一眼殿內,智商上的優越感油然而生。只怕所有人都以為,第一個出來發言的都給事中王墨是劉珝的吹鼓手,是劉次輔派出來為他自己進行辯護的。
  但大多數人永遠也不會知道,那王墨其實是他萬首輔安排。即便沒有別人出來質疑,也會有另外安排的人選出面唱雙簧。
  什么方應物有天機相助,受益無窮逃過一劫,簡直可笑之極,都是給他萬安提鞋的!最后的最大益處還不是由他萬安受著了?
  劉次輔久久不動,陷入了極大難堪之中,顯然他無法為自己辯解,又不想辭官。可是除了辭官之外,真是有走投無路之感。
  成化天子看在眼中,暗暗嘆口氣。
  雖然這些年來,劉珝好斗、狹隘等性格缺點暴露的越來越多。越來越不討天子喜歡,生了厭煩之心。尤其是與萬安對比的情況下。
  但劉珝畢竟是當年的東宮帝師。如今見老師落到這個難堪地步,天子還是生了幾分同情。
  如此天子便開了金口道:“東劉先生若有話說。不妨再上奏疏詳述,不必急在一時。”
  這就是讓劉珝老師回家以后,再寫個辭官奏疏了。比起在金殿上當著群臣的面,被逼著免冠頓首辭官而去,寫奏疏辭官還是要體面的多。
  如此劉次輔的事情算是有了結果,也暫時揭過,不用再繼續議論了。前頭介紹過,地震對應的焦點在兩件事身上,方應物彈劾劉珝只是小風向標。林俊冒死請斬閹賊梁芳、妖僧繼曉兩個佞幸才是大風向標。或者可以說,前面大概只是熱身運動,下面才是重頭戲。
  果不其然,與方才的互相矛盾與糾結不同,話題一旦轉移到閹賊梁芳和妖僧繼曉身上,大臣就像打了雞血似的群情憤激!
  一時間群臣紛紛進奏,言稱地震是感應君側奸邪環繞,請求陛下順應天意,斬梁芳、繼曉向上天謝罪!
  說實在的。梁芳、繼曉這兩個人確實很招大臣恨。一個是貪得無厭,大肆假借天子之手侵吞國庫;另一個是太過于招搖囂張,區區一個半吊子僧人的出入儀仗竟然比宰輔尚書還隆重!
  天子頭疼的捂了捂臉,果真不出所料。眼下這種狀況一點兒都不意外。他確實敬畏上天告警,但要他殺掉梁芳、繼曉兩個寵信之人,那也實在做不到。
  還好另有準備。不然天子也就不會費心召集這次廷議了。他暗中對萬安使了個眼色,叫萬安按照原定計劃出面轉圜。
  作為天子的貼心人。萬安當然不會拒絕天子的旨意,見狀便出列奏道:“臣奏請陛下赦免林俊!”
  天子很配合的答道:“可!”
  其余大臣聽在耳朵里。以為萬安要為了赦免林俊與天子討價還價,在其他地方讓步。但林俊被釋放本就是應有之義,不能為了應付天變而舍本逐末,輕易放過罪魁禍首!
  萬安繼續奏道:“奏請陛下免林俊一死,罷梁芳、驅逐繼曉!”
  比起處斬,罷免與驅逐算是天子勉強可以接受的了,便繼續答應道:“可!”
  萬安立刻伏地拜到:“萬歲!”
  對此群臣只能吐槽一句:“不愧是著名的萬歲閣老”。但天子與首輔瞬間達成了一致結果,別人就很難再推翻了,否則就是同時挑戰天子和首輔的權威。
  眾人暗自嘆口氣,事情確實只能如此了。大勢已定,想借天變徹底除掉奸賊已經不太可能,也不可能為此去伏闕鬧事,能換得梁芳繼曉被罷免驅逐也算可以接受了。
  本次廷議就要到此為止,殿中諸公放松下來,百無聊賴的等待著天子率先退出文華殿。
  正當此時,忽然有人閃亮登場了,一位豐神俊逸的三十七八歲詞臣從班位中出列,朗聲道:“臣有本奏!”
  眾人齊齊目視之,原來是頗有名氣的左諭德兼翰林院侍讀方清之,也是大名鼎鼎的方應物的父親,不知道他還要說什么。
  方清之不疾不徐,從容淡定的侃侃而談:“依照公論,梁芳、繼曉、劉公皆為天象感應示警之人,但今日朝廷對梁芳、繼曉從輕發落,卻對劉公從重處置,勒令其辭官致仕。未免是內外輕重有別,處事不公!”
  這是什么意思?其他人都有點糊涂,聽方清之這口氣,好像是要替劉珝開脫?
  眾人倒不會懷疑方清之有意討好劉珝,這可是方應物他爹,怎么可能去討好就要下臺的劉珝?只是感到非常奇怪而已。
  誰不知道,方家與劉珝向來有宿怨,尤其是方應物與劉珝之間仇結得很深,一個狀元被奪走,比殺父奪妻之仇也就輕上一點了。不然方應物也不會在年前上疏大肆謾罵劉珝,當然正確的說法叫彈劾。
  方清之繼續奏道:“朝廷行事大到決獄,小到封賞,首要就是公正!今日何為公正?
  臣以為,可同時從重,斬梁芳、繼曉,罷去劉公,此為一;或者同時從輕,罷梁芳、逐繼曉并只責罰劉公,此為二!
  如果陛下不肯斬梁芳、繼曉謝罪上天,那也不該從重處置劉公,否則有違公正之義!”
  成化天子只要能保住梁芳、繼曉等人性命,對舊日劉老師的去留當然沒有什么太大執念,便垂詢道:“卿以為又該如何?”
  方清之回奏道:“可遷劉公為文華殿或武英殿大學士,仍留其在內閣效力,或可將功贖罪。”
  這倒無所謂,成化天子點頭道:“可!”
  天子一言既出,站在金殿中的方清之影像陡然高大了幾分,看在諸公眼里光輝奪目......
  群臣深深被方清之折服了,這心胸,這氣度,非常人也,不愧是宰相肚量方清之,不愧是天留春色在方家!
  之前沒有人能收獲什么贊譽,唯有這位最后登場的人,才像是今天的主角啊。(未完待續。。)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