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495 差事難為

話說這次地震發生之后,天子立刻下詔要群臣諫言。本來天象、天變這種敏感事情,是欽天監的專業領域,一般情況下只允許欽天監密奏議論,其他大臣不敢擅自議論天機。
  但這回成化天子嚇壞了,除了欽天監之外,便廣開言路讓群臣進言,也好“兼聽則明”。
  群臣上疏進諫,大部分內容無非是請求赦免林俊死罪,驅逐閹賊梁芳、妖僧繼曉等佞幸小人——這是主戰場;還有上疏請天子慰留方應物,以嘉勉忠直,涵養天下士氣。
  閑話不提,卻說方應物上輩子搞明史研究時,確實記住了成化末年的三次天變時間,這倒不是因為他智商超群,事無巨細都能記在腦子里。
  而是因為成化末年天變時間實在太特殊,連續兩年都發生在正月新年佳節時候,將成化天子嚇個半死。只要仔細看過這段資料的,嘀笑皆非之余,大概都會有很深印象。
  其實方應物謹慎懷疑,成化末年是不是因為有這幾次天變,才能維持住一股人心和正氣,暫時震懾住了天子和妖邪?
  不然那些奸邪小人、僧道方士、佞幸太監只會更加肆無忌憚,人心士氣只會更加敗壞。若真如此,到了弘治朝時即便想激濁揚清又談何容易?
  在地震之后的紛紛擾擾中,方應物也回到了宛平縣衙,承辦朝廷交待分派下來的各項事務。
  他的心思很平靜,沒有太多想法。天大地大,是元月這個敏感的時間,又是京師這個敏感的地方,發生地震這樣敏感的變異,下面順其自然就足夠了。
  方應物并不擔心自己被看成妖孽,在他前面,還有關在詔獄里的林俊林大人。
  在真實歷史上,這次天變最大的受益者是這位林大人。本來因為死諫。林大人已經天子判了死刑,腦袋差點落地。
  結果因為發生天變才撿回一條命,改判為貶謫外地,博得了好大名望,后來林大人這份老本一直吃到了嘉靖朝,當上了尚書。
  而在本時空,他方應物只不過是未卜先知。跟在林大人后面撈一口湯喝而已,不過也很知足了!
  但方應物卻忘了一件事......誠然林俊林大人是高光人士,本次天變的最大風向標,他只是大樹底下好乘涼和悶聲發大財,可是在目前,林大人仍然被關押在詔獄。
  也就是說。朝廷里任何人都接觸不到林大人,而另一個小風向標方應物卻是可以觸手可及的。
  于是乎,宛平縣縣衙再一次熱鬧起來,懷著各種心思的人紛至沓來,幾乎踏破了縣衙大門。
  瞬間變得炙手可熱的方應物連呼吃不消,離開了縣衙回到家里。可是同樣訪客盈門煩不勝煩,搞得父親方清之臉色很差。
  無可奈何。方應物只好又從自家后門逃出去,悄悄回到縣衙這邊,不過并沒有進去,而是藏身與縣衙對面的何娘子酒店。
  如此東躲西藏之后,方大知縣才得到了幾分清靜。當然只是幾分清靜,并不是絕對的清靜,還是有人能騷擾到他,比如東廠提督太監汪芷。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中究竟有什么天機?”汪芷用審視的目光反復打量著方應物。口中毫不客氣的逼問道。與此同時,她的手里還在不停把玩著一根馬鞭,最近汪太監迷上了騎馬運動,公開出入時都不乘轎子了。
  方應物心里總覺得那根馬鞭仿佛是有意無意的朝著自己比劃的,往側邊躲了躲,“你能先把馬鞭放下么?轉來轉去的我看著眼暈!”
  汪芷放下馬鞭,“說啊!到底其中有什么秘密?”
  方應物正義凜然的答道:“我當然是一心為國為民、舍身忘死彈劾權奸!至于天變地震。非我等凡夫俗子可揣測也!”
  “呸!”汪芷用這種方式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其實在朝廷大多數人眼里,林俊和方應物所作所為或許有邀名之嫌,但卻是實打實的不惜自身與奸邪小人搏斗,引發天機無論是上天感應還是偶然巧合。還都在正常可理解的范圍內。
  總而言之,沒人覺得林俊和方應物能提前預測天變發生。
  但與方應物最親近人的感受卻不相同,包括方清之、項成賢、汪芷等人在內,他們之前無不覺得方應物舉止怪異反常,后面地震發生更讓他們驚奇。回想起來,方應物仿佛就像是知道地震會發生,所以早有預謀!
  其中原因方應物當然打死也不說,無論是誰來問,只一口咬定說:“這次確實是一次偶然!”
  糾纏了一個時辰,也問不出個所以然,汪芷只得怏怏離去。如今她可是新上任的東廠提督,最近又發生了天變,各種事務多到飛起,可沒有太多時間與方應物耗著。
  臨走之前,汪芷拋給方應物一個還算有用的信息,“你還是小心點!不要以為發生了天變,所有事情都會向著你!我聽說有人打算上疏彈劾你!”
  方應物奇道:“到了這時候,還有人敢彈劾我?誰敢這么找死!”
  汪芷沒說是誰,只告訴方應物道:“別人要彈劾的是,正因為你肆意詆毀當朝宰輔,國家柱石動搖,天子遲遲不能糾正,這才導致上天示警!
  所以請天子速速責罰你,并安撫宰輔大臣,以正視聽!我看說的有點道理,天子說不定真會動心,你還是小心點罷!”
  這樣解釋也行?方應物愕然不已,真是一張嘴兩張口,什么人都有,這個說法簡直太荒唐了!
  但是荒唐歸荒唐,卻讓方應物細思極恐。如果說當初方應物跳出來大罵劉珝,是幫著天子分散了一部分壓力,所以天子對他出格行為稍微優容了一下。
  那么這次,群臣借著地震紛紛上疏,請天子處置梁芳、繼曉兩個天子寵臣,可以想象天子肯定十分為難。
  若這時候,有人另外提出一種解釋,拿自己來當天變由頭,分擔了梁芳、繼曉的責任,天子會作何想?
  常言道,天威難測,最是無情帝王家!荒唐又算什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同學拉看球——昨天被拉走大吃大喝聚眾看球。。。今天盡量多寫補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