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494 憤怒的次輔

承天門外御道西側,通政司。在這各衙門準備封印過年的時候,通政司作為朝廷文牘往來的中樞衙門,也漸漸的閑了下來,這時候奏疏已經不多了。不過由于通政司衙門的特點,肯定是要堅持到最后的。
  通政使張老大人悠哉悠哉的坐在公房里喝著熱茶,琢磨著今天看什么書打發時間。
  他剛從書架上隨意拿下一本,還沒來得及看封皮,便聽到門外傳來慌慌張張的腳步聲。然后有書吏叫道:“大老爺!宛平縣知縣方應物親自來送奏疏!”
  方應物可是最近的重點關注對象,張老大人便吩咐道:“將方知縣帶進來,本官親自見上一見。”
  不多時,方應物被帶到通政使大堂上,親手將奏疏遞交上去。張老大人展開奏疏迅速瀏覽了幾下,這內容很簡單,就是上疏辭官。
  忍不住嘆口氣,張通政使勸道:“方知縣靜靜等待朝廷處置即可,何至于辭官?即便被發配外地州縣,那也不失為一種磨礪,你還是少年人,多點磨難不見得是壞事。
  如果辭官歸去,那功名就沒了,之前所作所為豈不前功盡棄?須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你還是將辭官奏疏拿回去罷!”
  張老大人倒是好心,他還有潛臺詞沒說出口:那劉次輔鬧辭官,你方應物也跟著鬧辭官,但你分量差遠了。劉次輔肯定是真戲假做,你方應物估計要弄假成真,和劉次輔這樣頂牛沒有意義。
  方應物神色悲憤。慷慨而道:“吾羞與國蠹同列于朝廷!雖勢單力孤,但何惜自身!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雖千萬人吾往矣!”
  張老大人再次嘆道:“君能言人所不能言,吾輩羞愧!但粉骨碎身物有何益哉。尚請深思!”
  方應物答道:“下官已然三思,無所變也!”此后不收回奏疏,直接轉身離開。
  張通政使目送方應物走出大堂門外,又聽到他高歌道:“不恨生平誤,惟期報國恩。四海如可靖,此身何須論!”
  消息傳出,聞者無不唏噓感慨。方應物因為彈劾次輔遭到持續圍攻,一直抵抗到今天,在官府封印前的最后一天終于被迫上疏辭官。這無異于是雞蛋碰石頭的下場,可也有幾分悲壯色彩。
  之后隨著新年假日到來,各大衙門紛紛封印,朝廷基本停止運轉,除了相關禮儀事務,一切政務都被凍結。總而言之,過完年再說,那起碼是正月十五以后了。
  但幾乎可以肯定,一旦過完年。方應物的官職也就當到頭了。次輔和宛平縣知縣兩個辭官奏疏擺在面前,朝廷肯定要挽留次輔。
  方應物上辭官奏疏的事情并沒有讓縣衙里知道,免得多生事端,連奏疏也是親自送到通政使司的。
  他從通政司回來后就封了知縣大印。宣布縣衙放假。回到家里拜見父親,卻聽父親方清之道:“你說出風頭就是出這個風頭?不過也好,沒有丟我方家的臉面。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么”
  方應物心里無語。父親大人你不會安慰人就別安慰了,聽著好別扭。什么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兒子我承受得住這種打擊。
  又過了幾日,就到了成化二十年正月初一。按慣例,在這天要舉行元旦大朝,文武官員齊齊進宮朝覲拜賀,包括方應物這樣被處罰過“免朝參”的。
  方應物跟著父親進了皇城,來到奉天門這里,等待著朝會開始。方清之作為翰林官,先上了奉天殿侍候圣駕,方應物就只能繼續在外面等著。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大概就是方應物最后一次朝會了,看在熟人眼里未免有幾分同情。
  掌院都御史李裕走到方應物身前,搖搖頭嘆口氣,拍了拍方應物肩膀;兵部尚書張鵬走到方應物身前,搖搖頭嘆口氣,拍了拍方應物肩膀;
  都察院副都御史屠滽走到方應物身前,搖搖頭嘆口氣,拍了拍方應物肩膀;刑部郎中洪廷臣走到方應物身前,搖搖頭嘆口氣,拍了拍方應物肩膀;
  都察院御史項成賢走到方應物身前,搖搖頭嘆口氣,拍了拍啪!方應物打掉了項成賢的手,鄙夷道:“你裝什么大輩!”
  項成賢低聲道:“你一直拒絕別人幫忙,被修理的灰頭土臉,究竟打著什么主意?是不是今日有什么埋伏和絕地大反擊?”
  方應物坦然道:“你猜的大錯特錯,今天我就是上朝拜賀來了,別的什么也沒有。”
  “我不信”項成賢發自內心的說。在他心里,如果這么消停,那就不是方應物了。
  但這次項大公子真猜錯了,今天方應物什么也沒做,一直到朝會結束也是平平靜靜的。對此項大公子感到十分迷茫,難道方應物真厭倦了做官,打算回家休養去?
  正月初一過去,就是正月初二,這天沒有官方活動,朝廷諸公紛紛忙著拜年,京師再次進入了名片滿天飛的時間。
  方應物站在自家前庭,負手而立悠然遠眺,神態說不清道不明項成賢站在旁邊,死纏爛打的問道:“方賢弟,你究竟想什么?你不說明白,為兄我就不走了。”
  方應物嫌他刮噪,伸出食指,優雅的對著項成賢“噓”了一聲。
  裝逼要被雷劈!項成賢正要再次張口,忽然間不知從哪里傳來“轟隆隆”的悶響,仿佛是雷聲但又不是雷聲。
  項成賢嚇了一跳,難道真打雷了?隨后他感覺腳下大地突然抖動了幾下,身子不由自主的晃了幾晃。
  不止項大公子如此,但凡京城里的人都感覺到了。有經驗的人迅速判斷出,這是地震了,而且是京師地方地震了!
  反應過來后,項大公子滿臉都是震驚與駭然!他望著淡定自若的方應物,就像是看到了半仙光環籠罩在他身上!這方應物難道是身負天命之人嗎!
  在這年頭,地震與天變都是重大異象,根據天人感應理論,這被看做上天對天子和朝廷的警告,更別說是發生在京師地區的地震,發生在正月佳節時候的地震!
  這下朝廷官員誰也沒心思拜年了,稍有政治敏感性的人都明白其中意義,現在哪還是過年的時候?幾乎所有大臣不約而同的齊久門,等待進一步消息。
  成化天子本就迷信神佛,此時也倉皇失措,被上天示警給嚇住了。立刻下旨停止了一切宮中慶賀新年的活動,等待著外面的奏報。
  隨后各方急報紛紛傳遞到京師,整體情況也被統計出來了。當日京師至宣府諸路俱地震,天壽山、密云、居庸關、古北口一帶最嚴重,城垣墩臺驛堡倒裂不可勝計,陵寢也被驚擾,百姓有被壓死者。
  朝廷撥發太倉錢糧、京營軍士救災是題中應有之義,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但所有人都知道,最重要的事情是,這次地震該怎么解釋?上天為了什么而示警?誰要為這次示警負責?
  想要研究這個問題,那就要把時間倒回去,看看最近朝廷發生了什么事情無非是刑部員外郎林俊冒死彈劾梁芳、繼曉,下獄待斬;宛平縣知縣方應物彈劾劉珝誤國,即將被罷官而已。(未完待續……)
  ps:成功在睡著之前寫完了!不過還是有點晚,送大家400字當補償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