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493 你不上誰上

內書堂教習是專屬于翰林的差事,而且是超級受歡迎的差事。這項差事說白了就是去宮中內書堂教書,干的活和私塾先生差不多,但差別在于學生是極其特殊的一群人。
  大概從宣德朝起,宮中開始選擇聰明伶俐小太監送入內書堂,學成肄業之后立刻提拔重用。所以一個太監進內書堂讀書,出來后能又進入司禮監文書房,就相當于入翰林,戲稱為內翰,更進一步成為司禮監太監,那就是內相了。
  如果說一個讀書人中了進士,那最終入閣概率是百分之一;而入了翰林后,最終入閣概率提升到十分之一;那么如果成為內書堂教習,只要他自己不犯傻、不短壽死掉,入閣概率至少五成以上!
  道理很簡單,內書堂里讀書的太監將來都是宮中最有權勢的太監,與這些太監建立了師生關系,那在廟堂上還不是如魚得水?若你的一群學生都進了司禮監負責批紅,那你不當閣老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就拿當朝大學士來說,首輔萬安、次輔劉珝都當過內書堂教習。只有劉棉花是修書出身,他位置屈居萬安、劉珝之下,很難說與這個沒有關系。
  正因為內書堂教習這個差事非常敏感,一般情況下是屬于資深翰林的,所以方應物才擔心汪芷胡來,生怕汪芷給自己帶來不可預測的大麻煩!自己畢竟資歷還淺,就連自己父親方清之只怕資歷也不夠!
  而且方應物還聽到過傳言,翰林院老板凳李東陽有意要爭取內書堂教習的差事......這可是自己的進士科房師。素來相處關系還不錯,犯不上為此得罪將來可能當首輔的李東陽。
  故而方應物連忙打情罵俏、上下其手。打消汪芷的念頭。一通亂戰、云收雨散后,汪芷漸漸醒了酒。腦子恢復了清明。
  她一只小手指頭在方應物胸口畫著圈圈,同時責問:“你罵次輔劉珝也就罷了,為何還要連御馬監太監梁芳一起捎帶上?這才是真正惹了麻煩,我對你說過不要去惹皇爺身邊的近幸之人,否則防不勝防。”
  方應物此時懶洋洋的,隨口答道:“這不還有你在么,有堂堂的東廠提督撐腰,我怕什么梁芳!你若不主事東廠,我還懼他幾分。可你都做上東廠提督了,那我怕他何來!
  再說那梁芳與你也不算和睦罷,他當初為了做御馬監掌印太監,曾聯合尚銘、萬通等人驅逐你。”
  啪!汪芷不滿的拍了方應物一巴掌,“你若惹上梁芳,我只給你善后也很麻煩!”
  啪!方應物反過手來,也拍了汪芷一巴掌,“也好叫你曉得,我給你善后更麻煩!前兩年幫你躲過禍事。結果你又按下葫蘆浮起瓢,天知道幾年后該怎么辦......”
  汪芷一賭氣,背過身子不說話。方應物挨挨擦擦的湊過去,在汪芷耳邊吹了一口氣。“不用過于擔心,我自有分寸。”
  汪芷雖然沒有答話,但方應物知道她肯定正在聽著。便繼續說:“你猜猜,我把劉珝牽扯了進來。天子心中是不是樂見其成?會不會對我有點小欣賞?”
  汪芷蹙起眉頭,方應物這話仿佛有點道理......本來閹賊梁芳、妖僧繼曉是眾矢之的。天子承受很大壓力。
  但方應物跳出來連帶劉珝一起大罵,成了一時的焦點,倒是幫天子分擔走不少壓力。方應物逃進廟里耍賴,天子為何輕易放他一馬,大概就有這個因素在內。
  不過汪芷還是覺得很憂心,轉過身來正色道:“那你如何應付次輔劉珝?你這行徑總像是站在懸崖邊跳舞,稍有不慎就掉下去粉骨碎身。”
  方應物神秘一笑,“豈不聞吉人自有天相。”汪芷吐槽道:“你又掐指一算了?這回少了幾年壽命?”
  方應物開解道:“你先別擔憂我了,我自保不成問題。倒是你聽我一句勸,在宮里時可悄悄去西苑,結交一下廢后吳氏,以為日后保身之道。”
  汪芷有點茫然,“廢后吳氏?好像聽宮中老人提到過幾句。”
  方應物嘆口氣,汪芷畢竟是年輕,對宮中老掌故了解不多,想那吳氏被廢都是遙遠的二十年前之事了。他耐著性子,簡單解釋了幾句。
  汪芷驚奇道:“這種宮闈秘事,你卻了解如此詳盡,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方應物避而不答,只說:“別跑題,你照我說去做。”
  汪芷憐憫的摸了摸方應物的臉,“還是少掐指一算?這么算下去,你還能活到三十么?”
  說完話,汪芷與方應物前后腳離開了何娘子酒店,各回各家。
  之后幾天,朝堂上的風暴仍舊在持續著,只不過風頭有點不同。次輔劉珝以退為進,上了辭官奏疏后,真回家閉門謝客了。
  而與此同時,一波輿論攻勢開始配合著劉次輔的動作出現了,至少有十幾封奏疏彈劾方應物妄議朝政、誹謗大臣、該當問罪!
  還有指責方應物人品敗壞、沽名釣譽,居心叵測的攪混水泄私憤!甚至有更明確的諫言,請求將方應物直接逐出京師,遠放邊僻州縣以儆效尤!
  面對這波攻勢,方應物的父親方清之也沒有半點動作,完全沒有表現出袒護自家兒子的意思,不過大概是為了避嫌。
  而受到矚目的方應物上了一封辯白疏,自稱忠心為國、天地可鑒。又說如果因為自己彈劾幾句次輔,就被肆意圍攻污蔑,那今后還有誰敢進言?
  然后又有人抨擊方應物,說風聞言事乃是言官之責,方應物只是一地知縣卻也敢風聞言事,實屬違規。
  常言道,雙拳難敵四手、好漢不敵人多。方應物縱然個人實力很強,但單槍匹馬面對有組織有計劃的圍攻,顯得弱勢許多。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他又不肯勾連同黨來幫腔,一味的自己獨自論戰,顯然在聲勢上落下風。在明眼人看來,孤軍奮戰的方應物如同狂風暴雨中的一葉扁舟,被朝廷處置也就是遲早的事了。
  在成化二十年新年即將到來之際,朝廷各大衙門封印休假的前一天,獨自抗爭次輔勢力的方應物終于繃不住了......不等朝廷處置下來,他也要辭官了!(未完待續。。)
  ps:今天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