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492 羞于見人

方應物這招的確近乎無賴,成功的化解掉了天子的怒氣。從心理學角度來說,他提前躲進慈仁寺的效果,肯定不如當著錦衣衛的面狼狽不堪、雞飛狗跳的倉惶逃竄進慈仁寺。
  當然,一個二十二三歲的未婚小年輕做出這事才會顯得機靈有趣,若主角換成四五十歲中老年,只怕就是老不修了。
  除了方清之捂臉長嘆羞于見人,一干看熱鬧之人深深的被方大知縣的機智所折服......自然而然的,這段事注定要編入方青天故事集里。
  可也有人不高興,比如次輔大學士劉珝。本來他可以做出不與小兒輩計較的高姿態,然后以靜制動,等待天子出手拿下方應物。
  到了那時,他再暗中添油加醋火上澆油,整不死這可惡小賊!但現在天子消了氣,沒法指望天子為自己火中取栗了,只能親自動手。
  堂堂一個次輔大學士被方應物直接罵成了與太監、妖僧并列的國家三蠹之一,根本不可能無動于衷,否則威望何存?
  但讓劉次輔有點憂愁的是,自己不能赤膊上陣與方應物對罵,否則會丟了自己的宰輔體面,反而抬舉了方應物,所以只能找與方應物同級別的官員上陣。
  可將自家黨羽里六七品的人列出來看了看,總感覺與方應物相差太遠,仿佛根本不是一個重量級的人物。
  有人對劉珝便勸道:“劉公何必多此一舉?最常用的法子往往就是最有效易行的法子,請劉公按著常理以退為進即可。”
  劉珝長嘆一聲,“只能如此了!”
  這個以退為進,就是執政大臣應付彈劾的一種老套路了,過程也簡單,先上疏請辭,然后回家閉門謝客。
  號稱是擺出了等待朝廷處分的姿勢,其實潛臺詞是向朝廷要一個說法,尤其是彈劾人與被彈劾人分量十分不對等的情況下。
  如果當朝次輔擺出辭官架勢要說法。那朝廷肯定要處置一下方應物,不能因為方應物謾罵幾句就讓次輔下臺,宰輔大學士不能這么不值錢。
  而且這次方應物攻擊的實在有點狠了,為了安撫劉次輔,朝廷對方大知縣的處置肯定輕不了,所以天子才會說“有人拾掇他!”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話說方應物真在慈仁寺里面吃了三天素。老老實實的熬完了三天三夜才走出慈仁寺。
  由此可見方大知縣謹慎之處,雖然形同胡鬧,但也要講究專業素養。如果時間不夠三天,被人告一個欺君之罪,那可就辯無可辯了。
  回到縣衙里,因為臨近年關故而到處都是閑人。閑話流言也很多。方應物立刻聽到了一好一壞兩條消息:
  好消息是,司禮監秉筆太監、提督東廠羅祥因工作不力,被調用為御用監掌印太監。
  而前御馬監太監、西廠提督、在邊關監軍數年的汪直復出了,被任用為東廠提督,成為繼尚銘、羅祥之后的新任廠公。
  至于壞消息,就是次輔大學士劉珝上疏謝罪辭官,另有一干朝廷官員上疏切責方應物憑空捏造、構陷宰輔。要求嚴懲方應物以儆效尤、以正風氣。
  方應物正琢磨著汪芷消失半個多月,這會兒得償所愿,總該出來亮亮相了。結果想曹操曹操到,何娘子酒店那邊有人過來傳話說“小公子到酒店喝酒來了。”
  這汪芷藏頭露尾許久,還是忍不住跑出來喝酒慶祝啊......如此方應物便起身出了縣衙,從后門悄悄進入酒店內院。
  他熟門熟路的來到老地方,卻看到汪芷坐在熱炕上,一杯又一杯的不停往嘴里倒酒。
  見狀方應物很吃驚。他對汪芷的酒量很清楚,不是一杯暈三杯倒也差不多了,所以汪太監喝酒向來小氣。但今天這么個喝法,怎么看也不像是喜事,反倒像是上次那樣借酒澆愁似的。
  何娘子在旁邊侍候,見方應物進來便低聲道“都是兌了水的”,然后出門離開。關上了院門。
  方應物皺眉道:“聽說你做了東廠提督,可是大喜的日子,也不能這么喝。”汪芷半醉半醒,乜斜著眼道:“不高興!”
  方應物納悶了。上次見到汪芷,她還因為提督東廠興奮不已,今天夢想成真了,又有什么不高興的?
  汪芷拍著案子,借酒撒瘋似的叫道:“司禮監里那些老混蛋!竟敢說我才學淺薄,不配入司禮監,氣殺我也!”
  方應物恍然大悟,消息里汪芷只是提督東廠,并不是慣例的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提督東廠。雖然權力上都是這么一回事,但進不進司禮監,這名分上的差別可就大了。
  司禮監相當于太監衙門里的內閣,司禮監太監都是極其講究文化學歷的,就好比“非翰林不入內閣”的規矩。宮中有個內書堂,是專門培養文化型太監的地方,司禮監太監大都是內書堂出身。
  汪芷這種只認得幾個常用字的半文盲......想象一下,如果一個半文盲想入內閣,那只怕沒有一個人敢答應,還不得被全天下讀書人群起攻之?所以汪芷想進司禮監,不被集體抵制就怪了,天子也不好硬來。
  作為既得利益者,方應物心里是愿意維護這種唯文憑論的秩序,便對汪芷道:“司禮監諸位公公都是國之柱石,你為何要罵他們?”
  汪芷漲紅了臉,指著方應物喝道:“方應物!你注意一下立場,你向著誰說話?你耳朵聾了沒聽到么,是我受了氣,是那群老混蛋先對我不客氣的!”
  方應物嘆口氣,無奈道:“我覺得他們的話已經很客氣了,你豈止是才學疏淺?你壓根就沒有才學可言啊。”
  “我和你拼了!”汪芷忽然化身潑婦,從炕上撲到方應物身上,一邊扭打撕咬著一邊叫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生氣,你竟然還嘲弄我!”
  方應物苦笑不已,這汪芷真是不能喝醉,一醉酒就撒酒瘋。他費盡力氣死死抱住了汪芷,在她耳邊道:“我早說過,叫你趁著年輕多讀讀書,這總不是壞事,你全都當了耳旁風,現在后悔了罷?
  你說你在邊關這幾年,閑著也是閑著,除了吃敗仗都干什么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
  “我明天就去宮中內書堂讀書!我就不信熬不過那些老混蛋!”汪芷咬牙切齒的痛下決心道。
  方應物表示,汪芷這個去內書堂讀書的決心,他至少聽到過五次了,不知道還有沒有第六次。
  汪芷忽然又很跳躍的說:“對了,你方大才子也是翰林出身,來內書堂當教習好不好?以后教我讀書作文,我管你叫先生。”
  “......”方應物無語,然后又道:“那畫面太美,我不敢想,還是先來一發罷。”(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