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491 我要當使節

內閣大學士次輔劉珝聽到自己被方應物上疏罵成三蠹之一的消息時,險些一口氣沒有接上來。
  劉大學士明面上還是自認挺愛惜羽毛的,逼格比萬安、劉吉之流要高得多,卻被方應物罵到梁芳、繼曉這些佞幸奸賊并列,簡直是怒發沖冠。
  就算最后劉次輔沒有實質性損失,但被人這樣指著鼻子罵也很堵心,何況他本身又不是什么心胸開闊的人。
  不過氣昏了頭的劉次輔卻忽略了人心問題,他并沒有察覺到,對于方應物公然詆毀自己這件事,朝廷諸公中看熱鬧的居多,除了黨羽之外卻沒多少人表現出義憤填膺。
  這些年劉次輔執著的熱衷于首輔萬安對抗,大部分精力都放在這上面,甚至對政務有所疏忽。很多時候,他過分積極的劃線站隊、排除異己,惹得不少中立大臣反感,更強化了“色厲中疏”的評價,將原本比萬安、劉吉略好的名聲喪失得一干二凈。
  按下劉次輔這邊不表,卻說朝中有些個閑人看到方應物奏疏內容,初期的震驚過后,便紛紛議論揣測起方應物的動機和意圖。
  有熱血派的人說,這是君子報仇三年不晚。方應物與劉次輔向來有宿怨,三年前春闈大比時,劉次輔硬是通過違規手段奪走了方應物的狀元功名,這個仇只怕一輩子也難以化解。
  所以這次方應物瞄準了時機,跳出來近乎肆無忌憚的大罵劉珝,就是為了將劉珝名聲打到最低。從而出一口氣。
  有理智派的人分析道,方應物此舉主要為了替他那老泰山開路,畢竟過了年開春后,劉棉花就要回來了。
  眾所周知。次輔劉珝和劉棉花兩個姓劉的大學士之間存在很微妙的矛盾和競爭,通過打擊劉珝,可以為劉棉花回朝復職創造最有利的環境。
  不過無論如何揣測,眾人皆有一個共同結論,那就是方應物有點操之過急了。他這個知縣與次輔比起來,簡直就像是雞蛋碰石頭。即便方家父子兩人加起來也不夠。
  別的不提,就說劉次輔如果上疏辭官,并擺出閉門謝客的架勢,方應物又該如何是好?
  天子不可能為了一篇說是彈劾其實更像是罵人的奏疏,就將劉次輔處置,也不可能為了方應物就讓堂堂的大學士次輔受委屈。即便這幾年來,劉次輔因為自己行徑導致君恩漸薄,但他的分量也不是方應物可比的。
  為了安撫住劉次輔,那必須嚴厲懲處方應物,方應物罵得有多狠。那處罰就得有多狠,這是最基本的表面功夫。
  再加上這次方應物公然聲援林俊,大肆抨擊繼曉和梁芳,說不定另外還要引發天子的怒火。若是如此,不用劉次輔出手,只天子的怒火就能把方應物滅掉!因而可以斷定。方應物必然有大苦頭吃了,貌似沒人救得了他!
  事情的發展仿佛沒有出乎眾人預料,還沒等到劉次輔反擊方應物,天子卻先出手了!
  天色才蒙蒙亮,宮門剛剛打開,便有一道手詔從宮中發到錦衣衛鎮撫司,敕令錦衣衛捉拿宛平縣知縣方應物。
  天子有令,錦衣衛自然不敢怠慢。指揮使陳璽便指派一個姓王的百戶,率領官校三十人前往宛平縣縣衙。
  一路無話,到了宛平縣衙。王百戶對著攔擋的縣衙門禁斥道:“錦衣衛辦事,閑雜人速速閃開!”
  但方知縣治衙甚嚴,這門禁不卑不亢的對答道:“這位大人在此稍候,等小的先稟報了縣尊去。”
  王百戶看著門禁很是稀奇,不過再次喝道:“本官奉詔前來捉拿宛平知縣方應物。需要你通傳什么?還不讓開!”
  隨即錦衣衛官校拔刀逼退了縣衙大門門禁,強行向縣衙里闖去,自此再無人阻攔。
  不過早有衙役探得消息,立刻向后衙去通風報信了。王百戶對此毫不在意,他不怕方應物跑掉,跑又能跑到哪里去?錦衣衛捉拿官員,沒聽說過誰潛藏跑路的。
  前面大堂并沒有方應物蹤跡,王百戶便轉入后衙去,不過在甬道上便遠遠看到后衙那里人影晃動,有四名轎夫抬著一頂大轎子飛奔著向另一方向而去。
  縣衙里敢這樣乘坐轎子的必定是知縣了,他還真敢跑?王百戶愣了愣,對左右大喝一聲:“追!”隨即他一馬當先,率領手下官校拔腿向轎子追去。
  對縣衙地形不太熟悉,等王百戶轉了兩個彎,就望見轎子已經從縣衙東邊小側門穿出去了。
  王百戶啞然失笑,圣旨已經下達,這方知縣上天入地又能逃到哪里去?便繼續向著轎子追趕,一直追到了外面大街上。又望見那轎子還在向東面跑,王百戶只好緊追不舍。
  卻沒追多久,才過了兩個街口,大概到了鐘鼓樓一帶,王百戶就看到轎子已經停在了一處寺廟面前。他沖上前去,轎子里已經人跡全無,看樣子是進了寺廟。
  一直拖到現在,王百戶對貓捉老鼠游戲已經很不耐煩了,氣勢洶洶的就要闖進寺廟搜人,但卻被手下一名心腹小校拉住了。
  那小校指了指寺廟大門上的匾額,王百戶抬眼看去,上面赫然是“慈仁寺”三個大字。
  王百戶登時清醒了,慈仁寺不是太后幼弟出家修行的場所么?這寺廟是天子敕建,連寺名也是天子欽賜的,里面可是有真正的皇親國戚。
  王百戶只得收斂起囂張氣焰,對寺廟門口和尚行禮道:“本官到此,特為尋訪一位方施主,煩請通傳一聲。”
  不多時,有個中年和尚出來,對王百戶道:“方施主正在性閑法師那里,他因為心憂來年春季雨水問題,所以要本寺齋戒祈禱三日,期間不見外客。王施主如果不急,可于三日后來尋人。”
  這下叫王百戶進也不是,退也不是。若要硬闖拿人,只怕會惹惱國舅法師,若去太后那里告一狀,誰能護住自己?
  但若要就此罷手離開,那圣旨豈是開玩笑的?拿不到方應物就是自己的過失!
  想來想去,王百戶對手下吩咐:“爾等再次把好廟門,本官去去就來!”
  此地距離宮城北門不遠,王百戶便到了宮門處,拿出圣旨給當值太監看過,然后委托值班太監傳話稟報天子。
  此時天子朱見深正在看戲,耳朵里聽到小太監稟報,說這方應物狼奔豸突竄進了慈仁寺,說身為地方官要為明年春季祈雨,有國舅法師護他三天,錦衣衛官校一時不敢擅闖。
  天子愕然片刻,大笑幾聲,開了金口道:“真真是小無賴兒,由他去罷!自有人拾掇他!”
  ps:
  第三更!下一章今晚估計寫不完了,明天早晨八點左右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