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490 不好的預感

見方應物昂首挺胸意氣風發,而且就要辭別,方清之連忙叫道:“站住!”
  “父親還有何事要說?”方應物疑問道。方清之糾結片刻,貌似很不甘心的說:“你自己也想上疏聲援,卻為何要阻止為父?你可我不可,其道理何在?”
  方應物理所當然的答道:“父親大人與兒子我當然不同了!父親大人你地位非常,動靜太大,過猶不及!而且父親你目前穩字當頭,只要熬過這幾年,再升上一級,就可以開始覬覦入閣之事了!
  兒子我只是小小知縣,胡言亂語幾句也人微言輕,即便出了事故也還有父親出面轉圜!反正風頭都是我方家的,肉也爛在鍋里,父親大人你又何必計較是誰的!”
  方應物說的未嘗沒有道理,父親方清之目前是從五品,而大學士不加尚書、侍郎銜的話,也不過是正五品而已。
  何況并不是一定要做大學士才能入閣,有的人就是加“入閣預機務”差遣先行入閣,積攢資歷后再補授大學士。
  方清之只要再進一步,就從理論上具備了入閣的資格,當然理論與現實之間還一段不知長短的路。所以現在當然要力求穩字,平平穩穩的度過這幾年。
  方清之還想說幾句,但一想自己說得多了豈不真成了“為出風頭斤斤計較”?他便只好罵一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去罷!”
  方應物行禮告辭,回到西院去逗弄兩個幾天不見的兒子不提。聽了一夜“巴巴巴巴”叫聲。
  其實方應物還有一點沒有對父親說出來,他幫太后搞定了幼弟的事情。又幫著修了慈仁寺,也算是有恩于皇家。就算自己言辭稍微出格一點。那也是恩怨相抵,不會出現極端情況。但要是父親出面,情況就不可測了。
  十二月是朝廷一年當中最清閑的一個月,但成化十九年的十二月卻因為刑部員外郎林俊下獄而多了幾分喧鬧。
  林部郎眼看廟堂昏暗,憑借一腔正氣忍無可忍的上疏言事。奏疏里影射天子為昏君,抨擊天子敕封的國師繼曉為妖僧,攻擊天子的生活管家大太監梁芳為閹賊,并請斬繼曉、梁芳以謝天下。
  措詞之激烈,實為本朝所罕見。比當年方清之更勝一籌。這引起了天子空前的憤怒,因為對東廠不滿,天子便下令由錦衣衛捉拿林俊下獄。
  而錦衣衛鎮撫司對林俊進行拷打之后,擬定為死罪,消息傳了出來,朝野嘩然。明眼人都看得出,錦衣衛哪敢隨便判大臣死刑,這分明是天子真起了殺機,要誅殺林大人泄恨。
  連方應物都很佩服。成化朝至今十九年,能惹得天子動殺機的大臣實在屈指可數,連自己外祖父王恕以剛直敢言煩人出名,也沒逼得天子動殺機。只是將王老頭外放了之。而這林俊林大人,偏生就有這個本事。
  同時,林俊在獄中所做的一首詩流傳了出來:抱病死將至。臨刑命復傳。老親猶有賴,弱息不須憐。臣本比干后。君令虞舜前。尚方未賜死,感激向誰先。
  感于林大人的忠義。朝廷有識之士紛紛上疏營救,議論林俊罪不及死。而負責奏疏傳達的通政司也很配合,總是將這類奏疏集合起來優先送進宮中。
  太監之首、司禮監掌印太監、人稱內相的懷恩看到奏疏,長嘆一聲,親自面見天子奏道:“殺林俊將失去百官之心,不可取也!奴婢不敢奉詔!”
  天子大怒,手持硯臺砸向懷恩。懷恩頓地號泣,被天子呵斥而出,后懷恩稱病不出。
  此后朝廷出現了短暫的失聲,群臣紛紛感慨懷恩太監之耿直時,也只能嘆道:“若連內相懷恩拼死進諫都解救不了林俊,還能如何是好?還能有誰站出來?”
  就在這萬馬齊喑的時候,宛平縣知縣方應物的奏疏晃晃悠悠送進了通政司,仿佛是遲到了似的。
  但遲到不意味著遲鈍,方應物的奏疏內容傳開后,滿朝一片嘩然,這實在是很勁爆!
  方大人在奏疏里直言不諱道:“臣不知林部郎所言有何過錯?妖僧繼曉、內監梁芳誠然為禍國殃民之輩!臣在京師地面為親民官,耳濡目染民間疾苦,深知僧道、近幸此輩為害久矣,與次輔劉珝之輩同列朝中三大蠹蟲!
  臣又聞劉珝竊據次輔高位,卻以爭權奪利為能、因私廢公為榮,素以傾軋為常事,不思以心血報國恩!堪與僧道、近幸同為國之蠹蟲!”
  看到這封奏疏,朝野上下再一次失聲,久久的失聲......這個年輕人真他娘的敢說話!
  群臣上疏營救林俊時,除了幾個以敢言出名的大臣外,大都避免談論具體問題的對錯是非,只從忠言逆耳角度向天子議論林俊不該死。
  當然這是一種避免以火燒身的自保策略,讓自己不至于被正在氣頭上的天子所遷怒,實在無可厚非。
  但方應物這封奏疏,卻公然挑明了支持林俊,強烈抨擊繼曉、梁芳這些得勢的佞幸小人。
  而且更令人震駭的是,方應物不但抨擊繼曉、梁芳,還主動進一步擴大范圍,把次輔劉珝拉了進來進行無差別攻擊!甚至直接將劉次輔與繼曉、梁芳并列為朝中三大蠹蟲!
  什么叫敢言,這才叫敢言!林俊也只是罵梁芳、繼曉這類佞幸,方應物卻直接把當朝次輔捎帶上一起往死里罵!
  這劉次輔都被罵成與閹賊妖僧并列的蠹蟲了,到這個份上,劉次輔他想裝聾作啞、故作糊涂都不可能了!
  任何一個宰輔大學士都不可能承受這種罵名!就是以臉皮厚的劉棉花遇到這種罵法,都不可能唾面自干,更別說以臉皮薄、心胸小出名的劉珝!
  所以人人可以預見,接下來劉次輔肯定要與方應物玩命,不死不休的玩命!與此同時,天子如果被激怒,也饒不了方應物!
  也不知道他的日子要怎么過......這時候大家才記起來,方應物雖然這兩年略顯沉寂,但當年也曾刷出了“三詔獄”大滿貫成就,這次表現剛猛一點也不值當奇怪。
  林俊是狠角色,這方應物好像是比林俊還要狠的角色,對此眾人只能嘆服。不愧是號稱不畏權貴的方青天,不愧是方清之的兒子、王恕的外孫,不去當科道臺垣官實在可惜了!(未完待續。。)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