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489 文選司的死局

次日方應物就得到一個消息,司禮監經廠提督太監被貶到鳳陽守陵,但大興縣知縣卻沒受到處罰。
  大概在天子眼里,內宦經廠牛太監勾結外臣這種行為是家奴勾結外人,這才值得惱怒。至于尤知縣坑方知縣,那只屬于外臣之間的狗咬狗,無所謂的。
  然后又過去一個月,眼看就到了年終臘月,這段時間方應物一直沒有見到汪芷。他知道汪芷肯定就在京城里,只是不知道汪太監忙乎什么。
  但是已經有傳聞從宮廷中流傳出來,據說陛下有意換掉東廠換將,讓汪芷代替羅祥提督東廠。
  這消息應該是宮中放出來試探外朝反應的,朝廷里有點門道的人都知曉了。可是除了零零散散幾封奏疏外,沒有形成大規模的反對浪潮,這讓方應物松了一口氣,不然他夾在中間很難辦。
  思其原因,大概有兩點。一是汪太監這幾年在京城還算低調,不像成化十三、十四年時候那樣令人聞虎色變、聞風喪膽;
  二是朝廷風氣進一步墮落,士氣不如從前了......思及此,方應物不由得輕輕一嘆。
  不過雖然沒有見到汪芷的面,但汪太監差人給方應物送來一封密信。密信中只有寥寥幾個字:“西苑之事,實由內閣劉而起”。
  方應物不禁陷入了深思,難道尤知縣陷害自己的事情不那么簡單,另有深里原因?內閣劉肯定指的是次輔劉珝,按著密信的意思。自己被陷害這事是劉珝在幕后操縱?
  劉珝為何要如此?若說單純是為了舊怨,未免又有點生硬。方應物想來想去。想到了自己老泰山身上。
  劉棉花年后就要結束丁憂回朝,正常情況下必然官復原職。繼續為文淵閣大學士加尚書銜。
  現在內閣三人,萬首輔和彭華是同黨,次輔劉珝以一敵二,過得比較艱苦。倘若與劉珝有舊怨、有心謀取次輔大位的劉棉花回朝,那劉珝就成了以一敵三,日子更不好過。
  所以......方應物明白了,這劉次輔先挖坑陷害自己,然后將會指使吏部尚書尹旻卡住自己。等劉棉花回朝時,便可以拿自己來與老泰山討價還價。進行利益交換,劉棉花不可能不在乎自己這個乘龍快婿,必然要做出一些妥協。
  想至此處,方應物擦了擦汗。官場中果然艱險,清掃積雪這么一件小差事上,也能藏著這么大的殺機!
  自己如果不是運氣好,這次只怕不死也要掉三斤肉了,以后任何小事都不可麻痹大意了!也難怪大興縣尤知縣么沒受到任何處罰,肯定是劉次輔出面向天子討人情了。
  忍!忍!忍!對此方應物一時也沒什么好主意。只能暫時隱忍了。等自己的一條大腿上了位,再等自己的另一條大腿回朝!
  這時候有家人來傳話,“大老爺叫你回家,十萬火急!”
  父親有什么著急事?近來沒什么要緊大事罷?方應物滿腹疑惑。不過父命難違,便鉆進暖轎回家去也。
  在書房里,詹事府左諭德兼翰林院侍讀方清之不等兒子行禮。便搶先憂心忡忡的說:“林部郎被下詔獄了,據說性命難保!”
  林部郎?方應物略一思忖。就知道說的是誰了,乃刑部員外郎林俊。這林俊與父親是進士同年。意氣又相投,往來兄弟相稱,關系十分密切。
  當初剛進京時,方應物便見到過這位林大人曾經要拉著方清之彈劾太后一家子,這很作死。幸虧他方應物使出乾坤大挪移,讓林大人把注意力轉移到了方士李孜省身上。
  再一思忖,方應物就隱隱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林俊林大人下詔獄,還是個記載不少的歷史事件,當然林大人本人的聲望也刷到爆了。
  果然聽父親道:“林兄上疏,請陛下罷佛寺賑饑民、斬妖僧繼曉、佞幸中貴梁芳以謝天下,言辭......懇切了些。遂有九天雷霆,林兄已然下了錦衣衛獄,擬為死罪。”
  大概又是奏疏里的某些措詞觸怒了宅男天子的敏感神經罷,方應物嘆口氣。
  這些科舉里殺出來的成功者,在措辭用句方面不可能不精確,所以顯然是不惜身家性命的故意為之。從這個角度,林大人的死諫成功了,引起了天子的殺機。
  抬頭看了看父親,方應物突然感覺很欣慰,語重心長的說:“父親大人居然主動與兒子我來商議了......換做過往,父親大人只怕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疏營救并聲援了罷?”
  “......”方清之變了臉呵斥道:“只是看你素來刁鉆,不曉得有沒有刁鉆法子!如若沒有,為父自會上疏營救!”
  方應物勸說道:“父親大人還是注意一些,這些年來你因為兒子我升遷快速,在天子眼里是深得君恩之人。這次如果話說得稍有不對付,那在天子眼里就是忘恩負義,必定引發天子更大的怒火。”
  方清之質疑道:“難道你勸為父裝聾作啞?那與當年的謝遷有何異哉?”
  好罷,父親大人果然有進步,方應物更欣慰了。若是從前的父親大人,奉行君子不言人過的道理,不會在口頭上隨便提起謝遷的過錯。
  如此方應物解釋道:“也不是裝聾作啞,只是要講究一些技巧,奏疏只提林俊本人性命而不談其它雜事,然后隨從大流上疏就是。”
  方清之深深的失望了,“你的主意就是這樣?那就沒什么可說的,為父自有打算。”
  “其實不待父親出面,還有兒子我!”方應物突然慷慨激昂起來:“林大......林叔父能言人所不敢言,慨然下獄赴死,實為吾輩效仿楷模!我晚輩人中,豈可沒有仗義聲援之人,兒子我也當上疏支持!”
  這是哪一出?方清之望著換臉如翻書的兒子,既莫名其妙又驚愕......半晌才問道:“難道你又想出風頭了?”
  方應物嘿嘿一笑,摩拳擦掌飽含深意的說:“我為京縣令,沉寂久矣,廟堂中人仿佛已經忘掉了我的鋒芒,今次要叫小人們開開眼。”
  忽然有點不服氣,方清之忍不住冷哼一聲,嘲諷道:“宛平方知縣,你以為你是什么大人物?”(未完待續。。)
  ps:今天應該還有兩三更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