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487 虎落平陽

聽到這個消息,方應物還能說什么?前幾天汪芷復辟西廠失敗了,這是很樂見其成的,但方應物沒想到汪芷另辟蹊徑,居然打起了東廠的主意。
  陷入習慣性思維,方應物總是習慣性的把汪芷和西廠放在一起,先前壓根沒想到東廠這方面去。結果千防萬防,還是把汪芷漏過去了,真是時也命也!
  也難怪汪芷來了后顧不上自己,一直在東廠官校這邊打轉,東廠眾人越無能,天子換提督太監的決心也就越堅定。畢竟東廠是天子的爪牙,必須要用合用的人。
  比起汪芷謀奪東廠的心思,自己這事兒簡直就不叫事兒,在汪太監心里,眼下事情重點當然不在自己身上。
  不過此時此刻看到得意洋洋的汪芷,方應物倒是很有狂噴幾句的沖動——你汪太監真想作大死嗎!等到太子登基后你會把老子拖累死的!上次能把你從里歷史宿命里救出來有多么不容易!下次別想老子再管你死活了!
  最終千言萬語只化成一句,方應物嗤了一聲問道:“我聽說東廠提督按慣例是由司禮監秉筆太監一名兼任,不知你是什么學歷?”
  要知道,司禮監在太監衙門中地位獨尊,號稱內相,相當于文官的內閣,能進司禮監的太監無不是飽讀詩書,學問不亞于兩榜進士。而汪芷自幼不大讀書,在文化人眼里只能算半文盲而已......
  啊?學歷是什么東西?汪芷聽到這個問題,頓時卡了殼。呆住片刻后,惱羞成怒咬牙切齒的說:“自明日起,我便去宮中內書堂聽講,每天去聽半日,不就是讀書么!再說,事情總有破例!”
  方應物嘆口氣。確實如此,事情有慣例就有破例。上輩子那個時空,據說魏忠賢九千歲大字不識幾個。但一樣擔任了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提督東廠。
  別人能破例,誰又敢料定汪芷不能破例?若真如此。讓汪芷找到機會兼任了司禮監秉筆太監,那豈不是讓汪芷把手伸進了總統所有太監衙門的司禮監?
  司禮監地位等同于內閣,汪芷進司禮監的意義不亞于內閣大學士換人,就好像穿越到成化年間后突然發現內閣不是紙糊三閣老一樣的驚悚,方應物痛苦地撓了撓頭。
  這歷史軌跡變得簡直越來越沒把握了,鬼知道讓汪芷混進了司禮監后,會產生什么連帶反應?
  自己當初唱過一句“我擬票來你批紅”。只是窮極無聊時的開玩笑啊,汪芷難道還真照這個目標去努力?這小妞怎么如此實誠啊!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當務之急是過了眼前這道關口,方應物收回思路。催促道:“別閑扯了,談太久的話會叫別人起疑心,我今天含冤受屈,你可要解決掉!”
  汪芷抬了抬眼皮,“你一直勸我低調低調。說什么重耳在外而安。現在你可體會到,朝中有人好做官的道理了么?有志進取的大臣誰不結交內廷?”
  方應物揮揮手道:“先不要說那些了,只說眼下該如何!”
  汪芷又詢問道:“我本想讓你再受一下委屈,然后再彈劾東廠嚴重失職不能盡到耳目職責,叫皇爺徹底對東廠失望。也好促我早日上位......但你看起來不耐煩如此?”
  方應物斬釘截鐵的答說:“當然不想受什么委屈!你以為這是寫說書話本故事,還要欲揚先抑?”
  汪芷再次確認道:“你真的被別人陷害了?不是你又把別人坑了罷?”
  “我確定以及肯定的告訴你,這次是牛太監和尤知縣聯手陷害了我!”方應物答道。
  汪芷無奈的說:“那好,你先下去,并將尤知縣叫來。”
  方應物回到人群這邊,還沒等他開口,早已迫不及待的尤知縣迅速上前,去與汪芷談話。
  尤知縣到了汪芷這里,當然是將責任全部推到宛平縣,并且為被毆打的事情告了方應物一狀。
  隨后汪太監也回到人群,將方應物、尤知縣、牛太監叫在一起,嘆口氣道:“兩位大人各執一詞、對錯難辨,我又不曾親眼目睹,這可如何是好?”
  尤知縣很急切地說:“牛太監曾親眼目睹,自然可以作證!”汪芷很玩味的看著尤知縣,“你和牛太監可以互為佐證?”
  尤知縣點頭......但汪芷卻轉向東廠眾人,喝道:“我奉詔到此察看,東廠諸官校聽我號令!”
  東廠眾人聞言皆很意外,但是聽到“奉詔”二字,也不得不應了一聲。
  然后便又聽到汪太監吩咐道:“經廠太監牛用與大興縣內外勾結串通,事實俱在!給我拿下,押赴君前問罪!”
  聽到這個命令,場內眾人齊齊愣住......
  “不可讓陛下久等,還不速速動手!莫非爾等不想將功贖罪?”汪芷很不耐煩的督促東廠眾人。
  東廠眾人又聽到“陛下”兩字,便遲疑著上前扣住了牛太監和尤知縣。就算事后要怪罪下來,那也得怪罪汪芷抬出了天子,他們怎么可能不服從?
  尤知縣目瞪口呆,但牛太監也急眼了,跳著腳叫道:“汪直你有何證據,也敢擅自捕人!”
  汪芷嗤笑幾聲,“誰給你講證據?你到天子面前說去!帶走!”
  方應物愕然的看著汪芷一動不動,她這也太簡單粗暴了,一點都沒有美感.....大概幾年前的汪直,就是這樣行事的。
  趁著沒人注意時,汪芷悄悄對方應物道:“還是要再感謝你一次,若非你引出這事,今天真不會如此完美,你的確是我之福星也。”
  方應物懂了汪太監的意思,她之所以故意簡單粗暴殺伐果斷的不講理,一是要搭配她強勢歸來的立威之舉,省了另外再找三板斧的機會,人選也正合適,司禮監經廠提督太監不大不小恰如其分。
  二是向天子展示敢作敢為、雷厲風行的手段,正是天子目前所需要和欣賞的,不然天子為何對過于散漫的東廠不滿?
  看著即將鳳凰涅槃、再次一飛沖天,沿著作死道路大踏步前進的汪太監,方應物緊閉雙目、潸然淚下......才過兩年,自己又成弱勢群體了,以后的日子定然是痛著并快樂著。
  ps:
  抱歉,還是被世界杯影響到了一次,但這是偶然的!先補了昨天的,今天肯定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