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485 翻云覆雨

方應物以為大興的尤知縣心懷怨恨便存心報復,為的就是出一口氣,其實并非完全如此。正如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一樣,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主要緣故在于,尤知縣最近得知了一個還算準確的小道消息,京師順天府治中聶大人因為年事已高,將在過完年后致仕歸養。
  順天府衙門的重要性不待多言,在京師里尊貴程度大概僅次于內廷、詞林、部院、科道。而治中是順天府里的重要佐貳官,品級為正五品,地位只略低于六部郎中,比兩個附郭縣知縣要高,并享有分廳判事的權利。
  由于治中的主要職責是京師地區若干縣、衛官員考核、驛遞事務以及商鋪鋪銀的收取,一般都是要選熟悉京師事務的人擔任。按著慣例,出現空缺后常常從宛平、大興兩個附郭縣里提拔一個。
  也就是說,如果聶治中致仕了,朝廷就要從宛平縣方應物和大興縣尤大人兩人中選出一個,提拔為正五品順天府治中。
  比起才干和政績,尤大人知道自己實在遠不如方應物,但他又舍不得這次升官的機會——從京縣知縣變為治中,那可是一步大跨越,不得不想點盤外招出來......
  今天若是能叫方應物背上一個天子親自責罰的處分,那么在影響消除之前,方應物是別想力爭上游了。
  閑話不提,卻說小人得逞的嘴臉很令人作嘔。方應物實在懶得再看,便側過頭去。心里忍不住唉聲嘆氣。
  真是八十老娘倒繃孩兒,多少大風大浪都經歷過來了,卻不料被一個渾不相干的小破知縣絆了一跤,實在是叫方大人情何以堪。
  本來明年春天就是自己任滿時候,又遇到劉棉花攜劉府小娘子回京。憑借現有政績,實現升職、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不成問題。
  在這節骨眼上,若天子降了責罰下來,那升職加薪肯定要成泡影了。即便還能迎娶白富美。但在這種氛圍下總歸不夠爽。
  情況再嚴重點,從宛平知縣調到一個更邊緣的位置也不是沒可能。京縣知縣最重要的職責就是彈壓地方、穩定京城地面,若京縣知縣連轄下百姓都控制不住,導致在皇城斗毆騷亂,那還要這個知縣作甚?
  大意啊大意,但無論如何,事情已經發生了。后悔也無用,只能面對現實了......其實方應物并不是完全沒有辦法,但這個法子實在有點“絕”,他一直在糾結用還是不用。
  向來殺伐果斷的方大知縣難得猶豫了,正在天人交戰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幾聲輕笑。舉目看去原來尤大人發出來的。
  登時方應物目露兇光,正所謂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他穩穩的走到尤知縣面前,面對面盯著尤知縣看。
  尤知縣被方應物盯得不自在,下意識開口道:“方大人還有話要說?”
  方應物點點頭。但之后卻沒說話。一陣寒風吹過,方應物忽的揚起手臂。閃電般向著尤知縣招呼過去。
  啪!尤知縣猝不及防,意識上沒有反應過來,只覺得臉上火辣辣。但周圍眾人看得一清二楚,方應物竟然直接給了尤大人一個耳光!
  誰都看得出來,方應物那并不是虛張聲勢,而是實打實的耳光,尤知縣的老臉上立刻現出紅通通的掌印!
  尤知縣捂住右臉,頭腦一時間懵住了,根本就沒料到,方應物這個后輩人物竟然跑過來直接給他耳光!
  方應物仿佛很好奇的觀望了一下,見尤大人沒有什么反應,便又重新抬起手來。啪!尤知縣的左臉上立刻也現出紅通通的掌印,在寒風中尤其刺眼。
  好一番干脆利落的左右開弓,周圍人全都驚呆了,方知縣扇了尤知縣耳光,這是什么事情?
  但當事人尤知縣卻反映了過來,氣得眼眶欲裂、胡須亂顫、三尸暴跳、七竅生煙!他上前扯住方應物的領口,暴喝道:“小畜生!膽敢若此!”
  方應物主動湊過去,低聲道:“老匹夫,小爺就在這里站著不動,不服氣就打回來,只怕你沒卵子!”
  “混賬東西!你真當老夫怕了你么!”尤知縣被撩撥火冒三丈,伸出手就要廝打。
  但在最后關頭,尤知縣忽然停住了動作,放開了方應物。他突然意識到,方應物一反常態絕不是無的放矢,肯定是想把水攪渾了!
  自己已經勝券在握,靜等最終結果就是,又何必多此一舉,入了方應物的圈套?懸崖勒馬,要忍、忍、忍,不能因小失大!
  所以尤大人深呼吸三口氣,轉過身去,不欲再與方應物糾纏。韓信能忍胯下之辱,自己挨兩個耳光又算得了什么!
  方應物卻不依不饒的糾纏不放,扯住尤知縣喝問道:“尤大人為何不敢還手?為何不敢理直氣壯的怒斥本官?莫非是做下了見不得人之事,所以心虛了?那經廠提督太監是不是與你狼狽為奸?”
  尤大人任憑方應物嘲諷詆毀,就是閉口不答,擺明了就是要八風不動,與方應物耗著。方知縣勃然大怒,狠狠地飛起腳蹬向尤知縣,直接把尤知縣踢倒在雪堆里了。
  此時所有衙役、役夫都由官軍看押著,只有方應物和尤知縣兩個官員是自由身,所以他們兩個動起手來沒人攔著,別人都只有眼巴巴看著的份。
  連官軍和太監們也不知道該如何阻止兩位官老爺了,在一邊瞠目結舌的看著兩個“斯文人”上演全武行。
  尤知縣的憤怒再次突破了天際,一個弓身從雪地上彈起,勢若瘋虎的向方應物飛撲過去。
  “來得好!”方應物喝彩一聲,不躲不閃,任由尤知縣撲過來廝打自己,“你我在都察院里見罷!”
  尤知縣聽到這句,靈光狂閃,原來方應物打得這個主意!若官員互毆,那就不同于百姓打架,可以不問當事人隨便處理。參與互毆的官員要么到都察院里接受審查,要么就是打御前官司。
  到時候,方應物就有了巧舌如簧的說話機會了,也有發動關系網的機會了!不像現在,他只能任由牛太監去添油加醋,而他自己卻是甕中之鱉束手無策。
  方應物這一招就是死里求生、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不得不這樣!但他尤大人卻不值得如此,不能拿穿鞋的去拼光腳的!
  想透了后,尤大人硬生生的在空中扭住了身子,略微停滯了一下,便撲通一聲掉在了兩人中間地面上。
  說不還手就是不還手,今天他就是被方應物打死在這里,也不能還手!韓信能受胯下之辱,他要超越韓信、超越自我!
  方應物輕輕地自抽一個嘴巴,自己真是多嘴啊,稍不留意漏了口風就讓尤知縣醒悟過來了。
  現在時不我待,沒有互毆也要制造互毆,他就不信尤知縣能忍到底!如此方應物便跳了起來,正要上前繼續動手時,卻見遠方有人高呼道:“住手!”
  方應物抬眼看了看,原來是牛太監從宮中奏報回來了,難道來不及了么?
  不過牛太監只是亦步亦趨的跟在別人后面,在牛太監的前面還有一個讓方應物異常熟悉的身影,前內監幾大巨頭之一汪太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2400字,送大家400字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