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483 不信謠不傳謠

這吳廢后一聲喝問,直接點破了方應物“有求”的心思,斷了方應物想委婉旁敲側擊的念頭,倒叫方應物一時不知道怎么答話才好。
  畢竟兩人素無交情又才認識一刻鐘,也沒有中間人說合,在這種情況下如何好張嘴求人?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方應物訕訕一笑,亦很直白的說:“聽聞娘娘于東宮有恩,特意冒昧討個人情,若他年東宮踐祚,要托娘娘說幾句情。”
  吳廢后似乎顧左右而言它的答道:“我二十年未曾聽到過外界新詩詞,方才看你吟詩作詞,年紀輕輕又能高中進士,想必也是腹有詩書之人。可否有能讓我感懷的佳作誦來?”
  方應物一時間腦子轉不過來......正常情況下,一個人聽到他人請托時,反應不出兩種:要么是或直接或婉言拒絕,要么是提出條件討價還價——對此方應物都有了應對腹案。
  但吳廢后叫自己吟詩誦詞是哪門子反應?這想法思路有點不同尋常?方應物腦中不由得冒出一個上輩子常見的詞來——女文青。二十年前她在宮里被人廢掉,果然不是沒原因的......
  而且別的女人提出這種要求好應付,悲春傷秋、凄婉哀怨的詩詞多了,挑幾首出來打動人心不難。但有過吳廢后這種極端經歷的女人,春花秋月都是扯淡了,什么詩詞才能讓她動心?
  剛才自己自娛自樂時,念的兩首不錯的抒情詩都被她嗤之以鼻了。可見其人情感神經絕不同于常人。
  想來想去,方應物卻想到一個。開口試探道:“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有恩的,死里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
  吳廢后蹙起了眉頭,只覺得這幾句粗糙不堪。還以為是方應物故意戲弄她,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方應物加快了語速,急急忙忙的繼續吟誦道:“冤冤相報實非輕,分離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僥幸。看破的,遁入空門;癡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最后這兩句剛從方應物口中吟出來,吳廢后仿佛如雷貫耳,驚得呆呆立住。
  此時此刻,她的眼前正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萬千種滋味像巨石一般,砸進了心中死水。激起了飛揚的浪花!
  二十年前,她選為正宮皇后母儀天下,父親入了都督府,舅舅是握有兵權的懷遠侯,兄長也受到優厚封賞。吳家一時間繁華似錦、盛世如花。
  誰料到才過一個月便深宮遭變,自己被廢。父兄發配遠戍生死不知,弟弟流落在外音訊全無。只一個月時間,就天翻地覆物是人非!
  二十年過去,京城中大概已經沒有吳家了。豈不正應了“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前皇后吳氏立在雪地里四顧茫然,下意識喃喃復述起前頭幾句:“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有恩的,死里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
  父親、兄長、天子、紀氏、太子、萬貴妃,一個個影像宛如走馬燈一般,挨個從她面前閃過。
  方應物悄悄從后面繞到側邊,抬頭看向吳廢后,卻發現滾滾熱淚像是泉水一樣,從她的眼眶里噴涌而出,沖刷了瓜子粉臉,打濕了兜帽毛邊。
  方應物下意識伸出手去,可是才伸到一半便猛然縮了回去。他心里連連暗罵自己失態,她可不是一般身份,自己是沒資格碰到的!
  不過確實是個可憐人!方應物同情之余,不禁憂心忡忡的想道,雪后天寒地凍的,她立在外面迎風嘩嘩流淚,身子能受得了么?萬一因此病出個三長兩短,那自己可就虧大了......
  不過吳廢后很快用袖子點了點臉面,又淡淡的掃了方應物一眼,“不知你有何請托,若下次有緣再見,或可聆聽一二。”
  下次有緣再見?這是什么啞謎?方應物無語了,這又是文青病犯了罷!她以為此地是自己開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西苑雖然不是皇宮里,但也在皇城之內,靠近宮城,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進來,更沒法進來就肯定能見到她!只有上輩子時空的青春偶像劇里才有這種巧合!
  方應物正要繼續糾纏,卻見從遠處有個宮女小跑過來,邊跑邊呼叫著什么,吳氏便迎著宮女走過去了。
  有了外人在場,方應物只能眼睜睜的目送吳廢后離開,并消失在一排玉樹瓊枝之后。
  他忍不住捶胸頓足追悔莫及,自己剛才實在是浪費時間!簡直腦子抽風才會陪著大齡女文青玩詩詞游戲啊,應該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自己的要求說出來不就得了?
  方應物越想越連連懊惱,自己這樣聰明的人,怎么就被她牽著鼻子走了?莫非是因為可憐她所以不忍心拒絕?
  至于下次有緣再見,那真是見鬼,難道自己回去后要天天祈禱再下一場大雪,然后再次進來掃雪么?
  悵然若失,后悔無用,方應物離開了太液池岸邊,在西皇城里轉悠起來,對掃雪役夫進行巡視和督工。正走著時,忽然聽到有人高喊:“打起來也,打起來也!”
  方應物皺著眉頭,轉過前方墻角,望見不遠處大道邊上人聲鼎沸,數十人各持工具戰成一團,你來我往打得不亦樂乎。
  參與毆斗的人里,看得出有衙役有役夫。其中有一些人影很眼熟,貌似是縣衙里的衙役,而對方那邊都很眼生,但也有像是衙役的,那么肯定是大興縣的人。
  所以方大知縣瞬間明白了大半事情,肯定是本縣人與大興縣人打起來了,原因八成還是因為掃雪的問題。
  無論誰是誰非,在皇城里引發騷亂群毆,這樂子可真大了,特別是雙方都是奉詔進來掃雪的......方大知縣不禁頭疼不已,難道今天的黃歷不對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感謝大家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