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482 飛來之醋

聽到對方承認,方應物恍然大悟,原來是廢后吳氏!這女子在歷史上絕對是個很奇葩的存在,若說成化朝令人瞠目結舌的奇人異事很多,這吳廢后就是當中的一個!
  這吳廢后出身于天子親軍一個武官家庭,自幼多才多藝聰明美貌,天順七年時選秀入宮,成為太子妃候選人。但還沒來得及大婚,先皇英宗駕崩,太子朱見深即位。
  按照英宗皇帝遺詔,新皇朱見深在天順八年國喪期間舉行了大婚,十幾歲的少女吳氏成為母儀天下的正宮皇后。
  然而才過一個月,天子朱見深突然下詔廢后。也就是說,這吳氏才當了一個月皇后,就被廢除了。當時中外震驚,只是宮闈之事詭秘莫聞,大臣也不清楚宮中發生了什么。
  不過皇后就是被廢除,那也不可能放出去另行嫁人,但又不適合繼續留在宮中。所以廢后吳氏被移居西宮,也就是宮城外的西苑。
  后來時間長了,一些秘聞漸漸流傳了出來。據說當時后宮萬氏極為得寵,不將吳皇后放在眼里,而那時吳皇后年少氣盛又心高氣傲,哪能容忍萬氏這個老女人挑戰自己?
  于是吳皇后依靠六宮之主的權威強行杖責了萬氏,從而觸怒天子,導致廢后慘劇發生。
  不過如果以為吳廢后就此退出歷史舞臺,那就大錯特錯了。后來萬貴妃專擅后宮,天子卻一直無后。據說是因為萬貴妃一直逼迫有孕在身的宮女妃嬪墮胎,但萬貴妃自己的兒子死掉后卻始終再也生不出來。
  而有個管倉庫的宮女紀氏偷偷為天子生下了一個皇子。是當時大內唯一獨苗,但宮女實在沒有能力養活兒子,也不敢公開。
  這時候,住在附近的吳廢后將這皇子接到自己房中,偷偷撫養五六年,直到成化十一年才得以大白天下,這個皇子就是現今的東宮太子朱佑樘。用這種方式,吳廢后完成了向萬貴妃的復仇。
  把來龍去脈想清楚。方應物頓時如同醍醐灌頂,剛才產生的許許多多疑惑全都解答出來了。
  難怪此女身上死氣沉沉,一個女人經歷過二十年前那樣的慘痛遭遇,又要永遠被關在西苑,那活著確實沒多大意思了,茍延殘喘而已。
  也難怪她口氣很怪異,本來天生就有傲性。不然當初也不會忍不了萬貴妃,又好歹也是曾經母儀天下的人物,對自己一口一個小哥兒也算過得去。
  也難怪她如此憤世嫉俗,當年一個十幾歲才貌雙全、京城選秀能進前三名的人物,才當了一個月皇后,只因為得罪了一個老女人便被涼薄寡情的丈夫直接趕出家門。然后自己一輩子就住在西苑。父兄被發配戍邊,若不變得憤世嫉俗才叫奇怪。
  也難怪能獨自一人在這里,她身邊肯定也有一兩個宮女,但二十年下來大概也沒那么嚴格的規矩了,自己單獨出來走一走很正常。
  也難怪看起來年輕。生得美貌再加上起居安靜、閑雜事少的好好保養,望之如三十許人也不算稀罕。
  好罷。而且方應物更懂了,難怪這吳氏一個月就被廢......就她這種性格,當時又是十幾歲缺乏世事經驗的少女,宮中又是天下人性最復雜的地方,她能混下去才見鬼。
  閑話不提,卻說吳廢后自稱二十年來頭一次與宮外人說話,這倒也是實情。不過在亮明了彼此身份后,吳廢后忽然感到索然無趣、意興闌珊了。
  沒意思,很沒意思......她也不說什么告別之言,徑自轉過身子慢慢悠悠的沿著岸邊走開。
  方應物腦中靈光一閃,忽然意識到了什么,今天能偶然遇見吳廢后,也許是自己的機緣。
  要說方應物目前最頭疼的問題,大概就是汪芷的未來。方應物對自己的未來倒是不太擔心的,混不好也就是當一輩子中低級官員,但汪芷的未來搞不好就是人頭落地。
  現在汪芷是萬貴妃的貼心人和爪牙,那么將來太子登基之后會如何?太子朱佑樘與萬貴妃仇隙很大,汪芷現在跳得越歡,只怕將來死的也就越快。但偏偏汪芷又沒有別的選擇,于情于理她根本不可能違逆萬貴妃的意志。
  方應物縱然身為先知,對此也一籌莫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是剛才忽然想到,可否通過面前這位廢皇后轉圜一二?
  要知道,吳廢后對太子朱佑樘有幼年撫養之恩,雖然帝王心思不同于常人,能感恩到什么地步很難說,但無論如何,朱佑樘登基后對吳廢后總要承幾分情、賣幾分面子。
  只要汪芷這幾年不過于作死,等到寶座易主時候,若能讓吳廢后出面幫汪芷說幾句情,那么新天子起碼不會對汪芷痛下死手了罷。
  總而言之,吳廢后真有可能是解開這把鎖的鑰匙,只看他方應物有沒有本事用上了......
  眼瞅著吳廢后轉身要走,方應物急著輕輕叫了一聲:“娘娘請留步!”
  心已經重新冷下來的吳廢后又一次置若罔聞,仿佛沒有聽到呼喚,仍然靜靜的向前走。
  方應物左顧右看,確定近處無外人,一咬牙放下了清流青天的架子,厚著臉皮追上吳廢后,并問道:“敢問娘娘,有個叫汪直的得勢太監,出自奸妃萬氏身邊,娘娘你見到過否?”
  吳廢后沉默不語,但方應物死追著不放。俗語好女怕男纏,吳廢后萬般無奈只得答道:“不要稱我為娘娘!那個叫汪直的聽說過,但沒見過。”
  方應物便放了心,怕就怕汪芷飛揚跋扈時連這吳廢后也深深得罪過,那就徹底沒戲了。
  他正琢磨下一步應該怎么開口,吳廢后猛然停住了腳步轉過身來。此時方應物正在后面低頭沉思,一時不防直直的沖了上去,險些一頭撞上鳳軀。
  幸虧方大知縣年輕靈活,在距離吳廢后還有一根手指頭寬時死死的剎住了身子,并拼命的把頭向后抬起,不過仍然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氣息撓到了自己臉上......
  方應物瞪著無辜的眼神不知道怎么解釋,吳廢后臉色變了又變,連退數步斥道:“爾前倨后恭無禮之極!有何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