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481 謠言

矯揉做作,不知所謂?方應物聽到這句憑空飛來的貶低,略微不快。
  自從穿越以來,方應物雖然在詩詞方便不算高調,多是應酬時抄改幾首。但一般情況下選的還算精妙,大都會贏得滿堂喝彩,只有在榆林那次才拋了媚眼給瞎子看。
  這次他方應物只是自得其樂,并沒有刻意雕琢顯擺,但也不是隨便什么人都可以跳出來貶低他!
  帶著點脾氣,方應物順著聲音低頭望去,卻發現在橋頭下面的岸邊上,孤單單的立著個窈窕頎長的身影。
  又細看幾眼,卻見這此人裹著白色的素舊斗篷,頭頂罩著兜帽,渾身色調與白茫茫的雪景幾乎融為一體,難怪自己一時不察沒注意到。
  聽聲音應該是個女子,宮中能有什么樣的女子獨身出現在這里?方應物想到這點,便疑惑萬分。
  但是有一點,宮里的女人從理論上不是屬于皇帝的就是屬于皇帝他爹的,還是小心為上。所以方應物并沒有冒失的下去靠近她,仍舊在橋上問道:“請問眼前乃何人也?可否有需要本官協助之處?”
  那女子對方應物的話置若罔聞,并沒有回頭,依然直挺挺的立在岸邊,仿佛正在遙望水面。隔著兩丈遠,方應物都能感受到她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清冷之氣,與眼前景色簡直太融合了!
  考慮再三,方應物決定不招惹她了。行走江湖,但凡遇到老幼婦殘。都要加倍小心,作為一個境界逐漸提高的人。被女流之輩貶低就貶低罷,何必在口頭上較真。
  方應物決定就此抽身離開,遠離“是非之地”。他下了橋才走幾步,忽然眼角瞥見那女子朝著前方邁了幾步,站在了岸上邊緣,再向前就要掉進水里了。
  如今才是初冬,雖驟然下了大雪,但水面尚未凍結實。一個大活人掉下去,后果可想而知。
  方大知縣忽然打了個激靈,從剛才覺得這女子死氣沉沉毫無生氣,難道她站在水邊是為了跳水自盡?他越想越覺得可疑,如今正是雪后光景,岸邊十分滑溜,若非不在意自己死活。誰會站在緊靠水面的岸邊?
  想至此處,方應物覺得不好離去了,他沒法眼睜睜看著別人在自己面前跳水自盡。再說......
  方應物又心虛的看了不遠處幾眼,有十幾個役夫正在道邊清理積雪,他們肯定能看到自己從玉河橋這邊走過來。若與此同時,又發生了不明女子在玉河橋下自盡事件。宮廷必然會嚴厲追查,那就是個有嘴也不好說清楚的麻煩事,后果難料得很!
  只是想到這玉河橋上裝一裝風雅,出去后成為炫耀的談資,怎么還能惹上了莫名其妙的麻煩?
  方大知縣心里連連暗嘆自己不幸。苦著臉輕輕走到橋下,柔聲對那女子叫道:“這位......姐姐。那邊危險得很,還請保重貴體,遠離岸邊才是。”
  那女子終于回過頭來看了方應物一眼,冷冷的回應道:“你覺得我會投水?”
  趁著對方回頭的工夫,方應物看到了她掩映在兜帽下的容貌,這聲姐姐叫的不虧,雖然看不出多大歲數,但總該有三十上下。不過這女子長相稱得上冰肌玉骨氣質高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隱隱有憔悴之色,但也增添了幾分“病西施”的風采。
  看完相貌,方應物又將眼光盯住了這女子的腿部。她就站在岸涯的最邊緣,裙裾被風吹過后甚至有小半幅懸空在水面上,實在是太危險了,稍微晃一晃就可能會跌落到水里!
  如此方應物心里顫顫的答道:“無論如何,姐姐所立之處實在危懸,不如后撤幾步安穩。”
  “我之死活,與你何干?”那女子毫不領情的說。
  這口風委實有不小怨氣......方應物剛才還以為她是偷偷溜出來玩耍的宮女,但見了面后便能分辨出,此女的氣質絕對不像是宮女。現在再看來,難道是心懷哀怨、滿腹牢騷的冷宮妃嬪?
  可是也有很大疑點,妃嬪即便是被打入冷宮那也該住在皇宮里。西苑此地雖在皇城里,但卻在宮城之外,宮禁規矩森嚴,妃嬪怎么可能隨隨便便出宮?
  其次,無論是多么冷門的妃嬪,身邊肯定有不止一個太監、宮女侍候,此女若是妃嬪,怎么可能獨自出現在此地?
  方應物一邊想著,一邊又苦口婆心的勸道:“無論死活與別人有沒有干系,姐姐你總該愛惜自己,再想想家人親眷,總不該拿自己的死活不當成事。”
  那女子冷笑一聲,刻薄的諷刺道:“你這小哥兒,歲數不大確裝什么老熟?你能懂得什么?用得著你來勸我?”
  這話聽在耳朵里,實在叫堂堂的方青天方大知縣不順耳,這一年來習慣了被人當成大老爺,哪里聽過這種話?好心當成驢肝肺,這女人也太憤世嫉俗了點!
  不過那女子說這話時,倒是挪動腳步離開了岸邊,方應物便松了一口氣,她可別真想不開在自己面前跳水。
  口頭上吃虧就吃虧罷,常言道吃虧是福,宮里的女人惹不起,若是冷宮里的怨婦更惹不起。很有境界的方應物便抱拳道:“那么是在下唐突了,就此告辭!”
  那女子卻又問道:“你是什么人?為何會在這里附庸風雅?”
  只要她不自殺就行了,方應物沒興趣與一個深宮怨婦閑聊談心,所以轉身就走。
  不過方應物才走了兩步,卻又聽到那女子在身后道:“看你這模樣有幾分得勢,莫非是宮里新近起來的太監?”
  方應物憤怒的重新轉回身子,指著自己的短髯道:“太監有這個?”
  那女子輕蔑的說:“聽說有些不成器的讀書人,二三十歲了一事無成,便妄圖走終南捷徑,狠心閹了身子進宮。這樣狀況也可能會留著須髯,就如你這般......”
  方應物無可奈何的相告道:“本官乃宛平縣知縣,今日奉詔率領民役入西安門清掃積雪,絕非宮中太監。”
  那女子先微微愣了愣,隨后答話道:“你的歲數也不過雙十而已,如此年紀就能被任用為極為要害的京縣知縣?我看這大明朝,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方應物一口老血險些噴出三尺,產生了一種沖動,剛才還不如主動推這女子跳水算了!反正她也不在乎自己的小命!
  此時卻見那女子貌似為自己的尖酸刻薄后悔了,幽幽的嘆口氣道:“二十年來頭一次與宮外人說話,若有不周到之處還請寬諒。”
  方應物又不爽了,自己已經亮明了身份,就是當紅的寵妃見到自己,也得尊稱一聲方大人或者方知縣!這女子卻一口一個小哥兒,完全把自己當小朋友看,就憑她這歲數想倚老賣老還早罷?
  但方應物吐槽完后,猛然覺察到一個關鍵詞:二十年。聽她這口氣,應該是二十年前遭遇的變故。
  二十年前是什么時候?今年是成化十九年,二十年前就是先帝駕崩、今上登基的年份,也就是天順八年!
  難道這女子是先帝英宗皇帝的妃子,所以二十年前先帝駕崩后就獨守深宮了?可是看她這二十大幾三十來歲又不像......如果是老太妃,絕不該如此年輕!
  方應物忽然想起大明朝中前期有妃嬪殉葬的習俗,忍不住猛然倒退幾大步,睜圓了眼睛指著面前女子問道:“你到底是人是鬼?如果是鬼,為何不去追隨先皇于地下?”
  方應物想到的可能性是,二十年前這名妃子被殉葬了,但陰魂不散徘徊在宮禁之間,今天恰好顯身于此......所以仍然保持著看起來還算年輕的容顏。
  而且這也能解釋她為何獨身在此,左右沒有太監宮女服侍,更能解釋她為何不在意生死,不害怕掉進水里。
  方應物本來是不信鬼神的,但今天這女子的種種狀況,除了鬼神沒法解釋。那女子被方應物的想象力震到瞠目結舌,冷漠面容上開始出現了幾絲光芒。
  片刻過后,女人的臉龐像是冰凍裂開了,綻放出耀眼奪目的笑容。一開始是捂著嘴咯咯直笑,其后是擦著眼淚笑,最后忍無可忍,蹲下了腰身捧腹大笑。
  不知為何,方應物覺得很賞心悅目,一個本來毫無生機的美人忽然變得生機勃勃,景象還是很令人愉悅的。
  又過了一會兒,這女子重新站直了身子,優雅的掠了掠鬢邊亂發,自我介紹道:“小哥兒不必多想,本宮是人非鬼,乃宮禁廢人一名,久居西苑偏室,賤名無足掛齒。”
  宮禁廢人?久居西苑?方應物納悶了,妃嬪就算被打入冷宮那也是住在宮中,不可能搬到宮外居住,這女子到底為什么如此特殊?
  但順著廢人和西苑兩個關鍵地方想下去,方應物突然想起一個人來,頓時更加吃驚,急急開口問道:“莫非是吳皇后?”
  那女子的臉色再次板起來,好似涂上了一層冰霜,雙目神采也恢復了先前的冷漠。“小哥兒請慎言,皇后兩字已經是前塵往事,休要再提,現在此地只有廢后!”(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謎底揭曉~來幾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