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477 最后登場的主角

對于張侍郎忽然成為兵部尚書唯一候選人這事,方應物想不明白。他忍不住去找張侍郎本人問了問,但張侍郎也表示莫名其妙不明所以。
  既然如此,方應物也就不去想它了,左右總不是壞事。這件事對他而言,也就到此為止,后面與他再無關系。
  不過方應物總算意識到,自己出的風頭已經不匹配自己的官位了,人總不能把越級當常態。
  從此他就收斂起來,從成化十七年下半年開始,堪稱是“兩耳不聞朝廷事,一心只當親民官”,老老實實的攢著資歷。別的東西或許都有取巧之處,唯有資歷這個東西來不得半點虛假。
  在施政時,方知縣大都蕭規曹隨,縱然是逆天改命的穿越者,他也沒有本事能全部推倒重來,不過小修小補、小恩小惠還是少不了的。
  錢糧、刑名、教化、治安這縣政四大項里,錢糧方面,方應物靠著天子準許的特殊稅收政策,用兩年時間在宣武門外新發展起一個大商業集市。這讓縣庫收入漲了一截,比初上任時充實許多,還支持了修建慈仁寺這項純政績工程。
  與此同時,轄境內百姓承受的賦役有所減輕,那口碑自然是扶搖直上。只是從隔壁崇文門和大興縣那邊被分流過來不少客商,招致了隔壁不少咒罵叫喚,不過方大知縣為了自家政績,顯然是不理睬的。
  而在百姓最直觀的刑名方面,方大知縣始終堅持從嚴執法的手段,拒賄若干、拒講情若干。數目統計不詳細。
  又因為上任伊始便豎立起的強大威信,京師大小權貴對京師之虎的強勢也有所忌憚。不愿因為些許違法亂紀的小事與方知縣找麻煩,倒也讓方應物秉公執法得心應手。保持住了青天威名不墜。
  另外在成化十八年這年,方家也是喜事連連。在王蘭王瑜兩姐妹的不懈努力下,兩人在同一年各自生出一個健壯的兒子......
  正室還沒進家門,便陡然有了兩個兒子,叫年方二十歲的方大知縣倍感壓力山大,肩上的擔子頓時沉甸甸起來。
  雖然世人都講嫡庶名分,但方應物心里倒不看重這些。庶出兒子也是親生的,自己需要更加努力了,不然目前這點家產還不夠分啊......
  時光荏苒。日月如梭,一晃就到了成化十九年的秋冬之交季節。此時寒風乍起,落葉蕭蕭,算起來方應物已經在宛平縣知縣位置上坐了兩年半。
  縣里小氣候經營的還算不錯,但對于朝廷大氣候,方應物只能表示無語。用一句話簡單的概括就是:風氣一天天的爛下去,奸邪一天天的爽起來......
  繼方士李孜省、鄧常恩之后,天子又多了一個好哥們,這回是個僧人。號繼曉,由負責天子生活的得寵太監梁芳推薦給天子的。
  天子封這個繼曉和尚為國師,頭銜很長很長,長到方應物這種聰明人也記不住的地步。而且聽說這國師的出入儀仗甚至超越了公侯。大臣爭相彈劾但什么用也沒有。
  廟堂上依舊烏煙瘴氣,首輔萬安和次輔劉珝繼續龍爭虎斗。一個把持了內閣中樞,一個聯盟了吏部天官。處處針尖對麥芒,好幾次鬧得不可開交。
  但前些年囂張跋扈、氣焰滔天、權柄赫赫的汪直卻沉寂了下來。西廠被罷黜后,汪太監常年在大同監軍。若非時不時有汪太監吃小敗仗的消息傳到京師。他的存在感幾乎近于零了。
  閑話不提,卻說這縣衙工作,每年收完秋糧后閑下來了,上上下下只等著熬冬過年。此時已經從新縣尊變成老縣尊的方應物也有了閑心,可以仔細去考慮其它事情。
  根據國朝制度,官員要三年一次考核,謂之考滿,算是一個任期結束,在一個位置的最長時間是三考九年。當然,方應物這樣的人是絕對不想真在知縣位置上熬完九年的。
  按照上述三年考滿規矩,過完這個閑散的冬天,也就是明年開春之后,到了成化二十年的四五月份時,方大知縣的三年任期就該到期了。
  換而言之,最多半年后,方大知縣即將迎來任滿考察,那么眼下就要有所未雨綢繆,提早準備迎接考察了。
  這日方應物閑來無事,坐在公堂上入了神,其實最讓他掛心的并不是任滿考察。要知道,他這種京縣知縣考滿是在都察院進行的,要自行赴都察院述職并接受考察。
  如今掌院右都御使是他幫助上位的李裕,不管事的左都御史是汪芷的黨羽盟友王越,實力派副都御史屠滽是他的同鄉老交情。有這個陣容在,又加上方應物自認實實在在的政績卓著,考察時不是最上等就見鬼了。
  所以說,如今方應物并不是為考察掛心,而是在琢磨考察之后的事情。考察結束后,方應物就要在吏部掛名,等待新的選官,升遷流轉全都在這吏部的閉門操作中。
  當今吏部尚書還是尹旻,兩年前爭奪入閣失敗后,他繼續穩穩地當著吏部天官。而這尹旻是次輔劉珝的鐵桿死黨,出了名的難說話,連首輔萬安也敢公然頂撞。
  讓方大知縣所掛懷的問題,就在這里了......他和吏部尹天官沒有半點交情,同時又與次輔劉珝屢屢交惡,選官時實在福禍未知。
  雖然方大知縣也不是沒有依仗,名氣和背景都不小,但選官里面有無窮無盡的門道,能生生的叫人有苦說不出。即便平時再牛氣沖天的人,選官時也要夾著尾巴當孫子。
  這個時候,只能去西天請如來佛祖了......方應物將在衙門歷練的劉大舅哥招來,殷勤備至的問道:“老泰山前年丁憂返鄉,如今守制結束否?何時起復還京?”
  大舅哥劉楓答道:“家父來信說,二十七個月雖然過去,但不便表現的太急于起復,所以要延緩一陣子以寄哀思,而且同時還要觀望一下返回朝廷的時機。據我推斷,大概要在年后了。”
  方應物暗暗想道,丁憂結束趕緊起復回朝才是,還需要觀望什么時機?不過年后也來得及了,先等著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