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476 也鬼上身了

確實如同有些人所猜測的那樣,方應物當初沒有真的砍掉五名營官。(請搜索,或者直接輸入..co看)他奉命督工疏浚河道的時候,擔心自己太年輕鎮不住場面,便從獄中提了幾個秋后待斬的死囚備用。
  隨后果然遇到了軍士鬧事,便叫張貴等人依計行事,在胡同里砍了幾個死囚,然后冒充是鬧事營官級,遠遠的亮出示眾,以震懾征來服役的軍民。
  至于再后來,只是方應物惡趣味作,引而不想借此釣魚,修理一些潛在的政敵而已,恰好又為張侍郎爭奪兵部尚書所用。
  但到了現在,因為自己持續性的高光狀態,人人都窮盡陰謀的看待自己,所以沒法把釣魚進行下去了。如果都知道這是餌,誰還會上鉤?
  而且回想起來,昨日有“死掉”營官家屬到衙門索要尸,大概也是有人起了疑心,指使這些家屬到衙門來進行試探。
  方應物再次去拜訪了兵部張侍郎,如實告知道:“情況如此,你我的策劃不能進行下去了,只能就此罷手。”
  已經被挑起心氣的張侍郎略有不甘,但也唉聲嘆氣的無可奈何。
  本來計劃是大有希望的,當自己與反方爭論到了"gaochao"時候,方應物搬出幾個營官,拿出幾份屈打成招的供狀,言明這幾人受某人指使破壞疏浚工事,那么反方誰也扛不住,否則就成了幾名營官的嫌疑從犯。
  沒想到才進行到一半就要偃旗息鼓......原因卻是由于方應物自己太高光,從而導致出現意外狀況,實在是有點“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和“非戰之罪”的意思。
  張侍郎也明白,強行繼續下去沒什么意思了。如果刑部或這都察院來詢問方應物,那幾個營官到底是死是活。方應物就不可能遮掩的住。然后部院衙門再將幾個營官提走,方應物和自己就完全沒了底牌。
  見完張侍郎回到衙門后,方知縣將總班頭張貴叫來,下令放了那五個被秘密關押在縣獄大牢最深處的小營官。
  方應物此舉自然有人關注,消息傳了出去后。朝野上下議論道,似乎智計百出的方知縣這回終于主動服軟了!
  對這種議論,方應物也沒轍,亦沒有本事堵住悠悠眾口,只能聽之任之,反正無傷大雅。不過就在方應物和其他看客以為這個事情已經過去時。卻事與愿違的不得消停。
  那五個小營官出了縣衙大獄并恢復自由身后,第三天就跑到都察院,呈上八千多字的狀子,聲淚俱下的控告方應物濫捕無辜非法拘禁,口口聲聲一定要討回公道。
  好罷,要說方應物濫捕無辜非法拘禁什么的。這勉強也算是有事實、有證據。雖然沒人相信幾個小營官有本事去扳倒聲威赫赫的方應物,但如果那幾個小營官豁出去鬧,總該能叫方應物頭疼一陣子。
  朝野上下便又把目光轉向方知縣,不知道要如何應付這幾個小營官死纏爛打。
  方應物卻不慌不忙的上了一封奏疏,不過內容與近期風波完全無關,仍然扯的是給太后幼弟修寺廟的事情:
  “本縣奉詔于鐘鼓樓西北修建慈仁寺,至今先期勘察完畢。地契已然劃分齊備,熟手工匠已召集五十余人。但開工尚需差役一千五百人,本縣民役不堪重負,乞請陛下于京營劃撥軍士承應差役。
  另陛下先前內帑三萬兩,足使前期支用,后續若由縣庫支出,再乞請陛下準予在宣武門外報國寺舊址設集市稅關,稅銀比照崇文門減半,號為特區,招徠四方商旅入市。
  征收銀錢可用于慈仁寺修建之用。如此一不勞陛下費心,二不必加征民賦,三不必動支太倉國庫也,如此社稷幸甚,黎民幸甚。”
  這封奏疏送入大內后。沒多久便有詔書下,控告宛平縣知縣方應物的五名營官全部免為軍士,舉家寧夏衛充軍效力。
  后來都察院又查出,這五名營官在工地上鬧事和控告方應物,背后皆有安平伯的指使。大內便傳出詔書,將無事生非的世襲安平伯貶為世襲指揮使。
  有些人一時不明白天子反應為何如此迅捷,快刀斬亂麻般就把那五個營官處置了。但有明眼人卻很快分析出來了——
  方應物身負督工敕建慈仁寺的職責,上疏時大談特談需要一千五百名軍役,顯然不是無的放矢。而那幾個小營官因為上次疏浚工事問題,沒完沒了的給方應物上眼藥,這不是損害方應物督用軍役的威信么?
  天子為了維護方應物威信,保證慈仁寺這項重點工程的進度,那必須要殺雞駭猴!五個小螞蟻無足輕重,惹了天子煩心就只有倒霉。
  總而言之一句話,方應物還是那個方應物......想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還是算了。
  但很快,又有另一道詔書出現在朝廷諸公面前,立刻奪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這道詔書來的很突然,任命尹直為南京禮部尚書。
  按照規矩,一般部院高官都要經過廷推這道程序,但唯有吏部尚書例外,是可以直接由天子下詔任命的,這不算違規中旨。因為吏部掌握銓政大權,這項權力名義上是屬于天子的,吏部只是代管,所以吏部尚書的任命與內閣大學士一樣,可以由天子一言決之。
  尹直被任命為南京吏部尚書本來不值得奇怪,但是在這個背景下就很奇怪了......
  眾所周知,尹直一直在南京為官,這次他在萬輔的支持下瞄上了兵部尚書職位,而且是最大熱門人選。
  在這個節點上,天子突然任命尹直做南京吏部尚書,很是意味深長,其實就是表示把這個兵部尚書最大熱門候選排斥了出去。換句話說,莫非天子有了屬意人選?
  答案很快就揭曉了,吏部擬出的廷推兵部尚書候選名單上,只有兵部左侍郎張鵬一個人。
  滿朝得知消息后震撼不已,難道方應物有鬼神莫測之能么?而方應物更震撼......不知怎么,他想起了遠在二百里外博野縣守制的老泰山劉棉花。
  好像有一道看不見的大手,從博野縣伸到京城操縱著兵部尚書爭奪這件事,但以方應物的精明也看不懂。
  忽然感到冷汗從背后流了下來,方應物苦笑著對劉大公子說:“看起來,本官離了老泰山真不行。”
  ps:長考之后,決定掀過去這一頁已經寫膩歪的,讓歷史車輪趕緊滾滾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