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472 繃不住了

第四百五十一章狀元與臉皮
  方應物放下邸報,他決定繼續引而不發,再讓那張侍郎出來駁斥幾下,把互辯的氣氛進一步炒熱比較好。時間也不用太久,大概三兩天功夫足矣。
  到了午前時,卻聽門子稟報說項成賢項大公子來拜訪,方知縣就傳話放人進來。
  “大喜事大喜事!”項成賢剛跨過門檻,便手舞足蹈的高聲叫道。方應物探了探身子,好奇的問道:“何喜之有?”
  項成賢開懷大笑:“已經得了消息,為兄選為御史,難道不是大喜事么?”
  靠,還真選上御史了?方應物略微愣了愣,然后笑罵道:“看你進來就報喜,還以為我有什么喜事,原來還是你自家事!自己找地方偷著樂去,對我報什么喜!”
  對方應物的嘲諷,項成賢喜滋滋的無視了,直接邀請道:“欣逢喜事,明日午時我在浙江會館擺宴,邀請本科同年共聚,方賢弟定要來捧場。”
  方應物猶豫了一下,他現在也很有點自持身份的資格了,過于雜亂不上臺面的場合就不該去。
  項成賢又道:“方賢弟放心,為兄不是不懂事的人,也并非什么人都請,只打算請走得近的浙江同鄉和本科已經選官的人。”
  那就可以了,走得近的同鄉不消說,現在已經選官的同年進士大都是混得還不錯的......方應物才答應道:“甚好,明天我必到。”
  不過方應物又問道:“為何沒有請同鄉前輩?”
  項成賢撓了撓頭,苦惱的說:“因為有令尊在,所以......如論如何,若請同鄉前輩也繞不開令尊。”
  請前輩聯絡感情是好事,但把爹請來就是找不自在了......方應物連忙擺手道:“那還是不要請前輩們出席了,干脆一個也別請了!”
  說完事情,項成賢沒有離開的意思,依舊坐在花廳里優哉游哉的品茶。方應物疑惑的說:“你還有什么事?不趕緊去籌辦宴席,在我這里呆著作甚?”
  項成賢羞赧的一笑,“那個,為兄在京日久,花銷浩繁,如今已然囊中空澀......”
  方應物提議道:“縣衙對面有加新開酒店,不如在那里辦宴席如何?我包你省銀子。”
  項成賢略哀愁:“這個......檔次有點低罷?不足以襯托喜事啊。”方應物沒好氣的揮揮手:“知道了,這次借給你三十兩!”
  及到次日,方應物簡單處置了一下公務,便起身前往浙江會館。縣衙在京城西北,浙江會館在京城西南,他不得不提早出發。
  這次規模確實不大,一共也只有十幾個人,但都是本科最精英的人物。換句話說,就是到目前為止混的最好的一批人,有進了翰林院的,有進了六部做主事的......
  方應物雖然是貌似最不上臺面的知縣,但名氣最大、聲望最高。是會試第一,并下過三次詔獄,又是因為“進諫”被“貶謫”的前翰林編修,堪稱是今科三百進士中的第一風云兒。
  是以沒有人敢小看方應物這個知縣,反而方應物隱隱然成了本科的領袖人物,就是今科榜眼、翰林編修王華見了方應物,也要表達幾分敬意。
  方應物掃視了幾眼,很驚奇項成賢能把這些人都邀請過來,也不知道是這項大公子的人格有魅力,還是說他的御史官職有魅力......新科進士選為御史,實權重不說,前程也只比進翰林院差一點點。
  不過方應物對這個場面很滿意,更滿意的是沒看到今科狀元張天瑞的身影,八成是項大公子沒有邀請此人過來。
  一番互相謙遜后,宛平縣方應物當之無愧坐了首席,別人也認可他坐首席,正所謂達者為先......
  方應物旁邊就是王陽明他爹王華了,探頭閑談時,王華致謝道:“我在翰苑時,承蒙令尊關照,心內感激不盡。”
  方應物答話道:“王兄過謙矣,你們余姚人自有謝余姚關照,哪用得著家父?”
  王華哈哈一笑道:“你真是慣會說笑,謝前輩久在東宮輔佐,不常現身翰苑。因而我還是見令尊較多,時常討教多有收益。”
  方應物忽然又想起王華那個兒子,雖然沒什么想法,但總忍不住好奇,發問道:“令郎在京師么?”
  王華非常莫名其妙,不明白方應物為什么總是他兒子感興趣,回回見面都要提上一兩次。“如今萬事已經穩當,我正準備向朝廷告假回鄉,在年前舉家搬到京師來。”
  方應物抱拳道:“喬遷之喜時,我在上門道喜。”
  他抬頭仔細看了看周圍,沒發現同年鄉試解元李旻的身影,又問王華道:“為何沒有看到李旻?”
  王華苦笑幾聲,“李兄嫌棄考試名次太差,所以不愿見人,官也不選,徑自告病回鄉。還說此生就在家讀,不出世了。”
  方應物愕然片刻,唏噓不已,這倒真是個性人物。按照原有歷史軌跡,這李旻今年落了第,但下一次就中狀元,沒想到被自己蝴蝶效應了。
  在項成賢的招呼下,席間眾人舉起杯中酒,正要一飲而盡時,忽然會館的雜役在門口叫道:“張狀元來了!”
  這個張狀元自然就是今科狀元張天瑞了,雖然公認這個狀元是黑箱作業得來的,但名頭畢竟還是安在了張天瑞頭上。
  項成賢不邀請張天瑞,眾人心里都理解而且沒有異議。聽說張天瑞不請自到,眾人便齊刷刷的看向首席的方應物。
  人人都知道,方應物本來是狀元大熱門,但殿試時遭了黑手,名次與張天瑞換了過來,掉到了二甲第八。有這個微妙事情在,別人顧及方應物的臉面,都要看方應物的態度,其它人皆不便發話。
  方應物卻想起了上次方家大擺宴席遍邀同鄉時,謝遷不請自到的事情,顧左右而笑道:“難道這幾科的狀元都是靠著臉皮厚度來選的么?謝余姚如此,張天瑞亦如此!如此吾自愧不如,不服不行!”
  方應物嘲諷的辛辣有趣,知道內情的人雖然不好放聲大笑,但也忍不住捂嘴偷笑幾聲。
  “罷了罷了!既然是同年,那就請進來罷!”方應物很大度的招呼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