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471 不高興

汪芷從椅子上跳下來,“行啦,酒店娘子那邊我親自去說,不勞駕你左右為難了!既然叫酒店,后面總該有合適院落,我暫時棲身于此,正所謂大隱隱于市也!”
  這年頭酒家、酒鋪、酒店等不同叫法所代表的意思也不一樣,酒店顯然就包含了前面酒家后面旅店的含義。汪芷暫時藏身旅店,前面有女掌柜打掩護,對面又有縣衙關照,還算是個不錯的去處。
  “你自己去找何娘子說?”方應物疑問道。
  汪芷斜視方應物道:“怎么?不可以?你心里有什么鬼?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無非就是狗男女之間那點破事,難道是你借用權勢強暴了她?真看不出你有這個膽量啊。”
  方應物苦笑幾聲,他心里能有什么鬼難道還怕被汪芷知道么?“這不是可不可以的問題,汪太監你回京到底想作甚?能給下官透露一二么?”
  汪芷緊握雙拳,目光堅定,擲地有聲道:“我要重建西廠!”
  噗!方應物一口茶噴出三尺遠,這一頁黑歷史剛剛翻過去,有隨著時間淡化的跡象,怎么又還想找回來?
  “你能老老實實的去當幾年鎮守太監么?邊鎮煩了就去內地啊!我知道西廠是你的最大成就和驕傲,但現在西廠已經沒了,但萬幸你自身卻保存了下來,就別想它了!”
  “哼,成化十三年時一樣罷過西廠,但只一個月又重設了!鳳凰浴火涅槃重生有什么難的!”汪芷很有志氣的回應道。
  然后她又問道:“在詔獄時。你建議我放棄監軍之責,然后專心西廠。怎么今天說法又不一樣了?”
  方應物答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汪芷對這個答案不滿意。繼續追問道:“此一時與彼一時有何區別?”
  方應物想了想,斟酌著此語說:“彼時急功近利。此時要所圖長遠。”
  這是大實話,不過是有點隱晦的大實話。那個時候方應物考慮更多的是如何借用西廠權勢為自己謀利,對于以后想的不多。
  現在方應物考慮更多的是汪芷的終身問題,如何能善終才是重點,同時他在官場已經漸漸入了門,借用廠衛的心思也就淡了。
  但汪芷蹙眉道:“聽不懂!”
  方應物沒好氣的說:“那就換個你能聽懂的說法,彼時沒上過床,此時上過床,不然誰管你這輩子的死活!”
  汪芷心滿意足。笑意盈盈道:“我懂你的意思了!方大人還算是有點良心,呵呵呵呵不過你放心,我行事自有分寸。”
  “廠督這類人若表現突出了,就很難有善終好下場,你仔細小心點罷!”方應物知道自己攔不住汪芷,萬般無奈的警告道。
  他滿心糾結的將汪芷送到門口,忽然發現了什么,抬起手比劃了一下,“你好像長高了一些”
  汪芷頓時很敏感的反問道:“怎么?你不喜歡?”
  方應物若有所思。女人性情大變的原因可能還有兩種,一是青春期二是更年期汪芷的年紀一直是個迷,連她自己都說不清楚,但顯然不是更年期。難道這次變得尖酸小氣更像小女人是因為有青春期的影響?
  汪芷揮揮手,語中帶刺的告辭道:“方縣尊放心回去罷!我不會將你那酒店俏嬌娘怎么樣的!”
  從這話里,方應物嗅出點說不出道不明的不祥之感有孫小娘子殷鑒在前。何娘子這么有特點的人才要是和汪芷攪上了,會不會也被招收過去?
  從汪芷的真實身份來看。身邊隨從護衛當然是用女人更便利,對何娘子這樣的人說是求賢若渴也不為過。
  然后方應物又冒出一個詭異念頭。難道汪芷打算把他采來的“野花”都收攏到她身邊,然后**于本家,自成一派另立中央?從孫小娘子透露出的口風看,汪太監的思想似乎真有這種苗頭。
  想到這里,方大知縣不由得長嘆一聲,這是一個超級復雜環境下成長起來的超級復雜人物啊,翻遍史書只怕也找不到第二個例子了,以后還有得頭疼!
  汪芷走后,方應物回了公房,便見今天的邸報被文抄小吏送了進來。展開看去,有一條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力,南京禮部尚書尹直在京上疏言軍法事。
  在方應物眼里,尹直這奏疏的內容無非是老調重彈,抨擊自己擅行軍法,支持永平伯彈劾自己,但是與兵部侍郎張鵬針鋒相對的意味更濃一些,隱隱然對張鵬大有指責。
  看完后,方應物抬起手拍了拍公案,忍不住笑出聲來。尹直就是此次兵部尚書的三個有力候選人之一,這時候還真跳出來了,他的奏疏里不但徹底否定自己,隱隱然還對永平伯等勛臣示好,都是為了兵部尚書官位啊。
  先前方應物叫兵部左侍郎張鵬高調一些,在兵部大張旗鼓擺出強勢的姿態,同時還要對自己殺營官之事表示最強烈的支持。除了造勢之外,最大目的就是勾引競爭對手看不下去并跳出來。
  想想就知道,如果張鵬擺出了先聲奪人的高調架勢,他的競爭對手尹直之輩必然不能任由張鵬繼續造勢。
  再這么造勢下去,讓人人都覺得張鵬很有希望,到了廷推時候,那些隨大流的中立者大概就支持張鵬了,畢竟人都有從眾心理。
  所以張鵬的對手們在這個節點上,必須要站出來發出自己的聲音,唯一所能做出的選擇,就是站在張鵬的對立面與他針鋒相對。
  道理上誰對誰錯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擺出至少分庭抗禮、甚至高出一籌的氣勢,正所謂輸人也不能輸陣。
  既然張鵬異常高調霸氣的參與熱門話題,強烈支持方應物行軍法殺營官,那么作為張鵬對立者,就只能別無選擇的反對張鵬意見了。
  也就是說,尹直之輩想出頭表現的話,只能別無選擇的彈劾抨擊方應物擅刑濫殺了。他若與張鵬一樣,旗幟鮮明的支持方應物行軍法,那豈不成了張鵬的應聲蟲?還能表現什么?
  尚書候選人之間的頂牛,便漸漸聚焦在了方應物以軍法殺營官這件小事上如此一來,正如方應物先前對張侍郎所說過的:卻不料此事能為少司馬所用也。(未完待續……)
  ps:不好開單章,在這里吼一句月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