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469 狠角色

這家酒店新開張不久,客人不算太多。錢縣丞一行調笑過女掌柜,繼續向大堂里面走去,占了四張桌子,錢縣丞一桌,衙役兩桌,其余四人一桌,然后呼喊跑堂的小廝上酒菜。
  大堂里有個小臺子,上面坐著位說書先生,正在唾沫橫飛的講著。在酒菜還沒有上來的空當,眾人下意識聽了幾句。
  啪!只見說書先生一拍木板,繪形繪色的講道:“說時遲那時快!在剎那間,只見天降一道金光籠住了方青天,擋住了妖邪尚銘的法術。其后方青天大喝一聲,翻身立在了紫禁城城墻上,順勢口吐一枚寶珠射向尚銘,眼瞅著只取那尚銘性命......”
  錢縣丞與眾衙役聽得目瞪口呆,怎么一段時間不在京城,方縣尊從官員變成了神仙?那個妖邪尚銘難道是東廠提督尚公公?這個世界變化也太快了?
  旁邊四人桌上竊竊私語,那叫牛頭的護衛不滿道:“廠衛一旦式微,這傳言就越來越沒譜,簡直就成了謠言,傳開的都是妖言惑眾的東西!沒有廠衛查禁妖言能行么?”
  但沒有人答話,小公子和侍女的眼神都往柜臺那邊飄。冷不防小公子指著柜臺上的女掌柜,對牛頭道:“你上前去調戲她一番!”
  牛頭嚇了一跳,囁喏著應道:“小人不會做調戲民女的事情......”
  “不會就學著!”小公子不耐煩道:“沒聽過梁山好漢的故事么,那武松武都頭怎么在快活林調戲婦女的?照學著就是!”
  牛頭沒奈何,立起身來走到柜臺前,扶著柜臺叫道:“你這里有好酒否?打兩角來嘗嘗!”
  女掌柜答道:“奴家站在這兒只管算賬收錢,不管打酒。客官若想好酒,且去吩咐跑堂小廝就是!”
  牛頭暗自一咬牙,硬著頭皮又叫道:“小娘子在此立著未免無趣,哥哥我喝酒也無趣。不如小娘子隨哥哥過去一同喝酒解悶如何?”
  女掌柜白了一眼,只顧低頭扒拉算盤珠子。她這種有點姿色的人在酒家拋頭露面。難免遇到登徒子,生氣是生不過來的,只當沒聽到就是。
  牛頭回頭看了看小公子,苦著臉隔著柜臺伸出一只大手,就要去抓女掌柜。然而這女掌柜輕巧的扭動了一下,堪堪閃開祿山之爪。牛頭再伸手去抓。女掌柜毫不費力的左閃右避,始終沒有被碰到。
  三番五次的伸手之后,連女掌柜裙角都沒摸到,饒是牛頭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繼續了。難道還能光天化日之下來一個餓虎撲食?
  故而他只能灰頭土臉的回到位子上,在同桌人鄙視的目光里羞臊難當。連頭都抬不起來。
  小公子撇撇嘴嘲笑道:“你說你連調戲民女都不會,難怪堂堂一個世襲錦衣衛軍戶只能當小卒子。”
  而后小公子大喇喇的起身,也來到柜臺邊上,拍著柜臺叫道:“小爺我瞧這店風水不錯,你開個價,我買了!”
  雖然說笑口迎客是店家的基本功,但女掌柜此刻終于也忍不住了。這伙人有完沒完了?
  開店是相當操心的事情,需要應付方方面面三教九流。她不惜拿身子換來在這里開店,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圖一個背靠大樹好乘涼,有縣衙照看著能省心不少。
  怎么偏偏事與愿違,第一天開業就有這么多不長眼的人?剛才明明已經暗示過與縣衙有關系了,還嚇不住閑雜人等?難道算命的騙了她,今天不是黃道吉日?
  女掌柜惱怒的抬起頭,“奴家瞅這位公子人模狗樣的,怎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店面賣與你,奴家去哪里過活?”
  小公子毫不在意的答道:“當然是連店帶人一起賣了。”女掌柜怒極而笑。“那就明著說了,奴家不答應,客官休要再開口!”
  小公子輕笑幾聲,“這可由不得你。”又對身旁小侍女吩咐道:“你帶她回位子上去,好生談一談!”
  女掌柜立刻對著大堂里錢縣丞這邊叫道:“你們大概都是縣衙公門里的差爺。還有位面生的官老爺,這里朗朗乾坤下有人強買強賣,你們看到也不管管么!”
  有兩個衙役抱了英雄救美的心思,就要站起來,卻被錢縣丞喝住了。“你們也不想想,那四個人是什么來頭,管得了么!”
  眾人一想,這四個人是大同鎮守太監府送來同行的客人。大同鎮守太監可是大名鼎鼎的汪直,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們小小衙役又哪里管得起汪太監的客人?
  小侍女上得前來,也伸手去拉女掌柜。但她一時不防,卻被女掌柜擋開手腕,并反手推了一把,這叫小侍女連退三四步才穩住身形。
  小侍女急了眼,嬌斥一聲,摩拳擦掌的再次上前。腳下是裙裾不便行動,故而還是手上功夫,一個雙耳灌風向女掌柜頭上招呼過去。
  但女掌柜也不含糊,一個鐵板橋倒身閃過,芊芊玉手忽然化為鋼爪鎖住了小侍女的手腕。你來我往幾個回合,兩個女子便手臂交纏在了一起。
  牛頭這個名義上的護衛看得冷汗直流,暗自嘀咕道:“這全天下會武的女子怎的都叫自己遇上了?剛才這個女掌柜若是插自己的眼睛,自己還真防不住。”
  正當這時,門口有人大喝一聲:“縣衙捕快在此,放開手!不許動了!是誰叫人去報官的?”
  原來方才有個跑堂的小廝得了女掌柜眼色,跑到對面縣衙去報官了,來得倒也不算太晚。
  女掌柜抬頭一看,便叫屈道:“張總班頭!民婦今日才開張,便有這許多搗亂的,不但調戲民婦還要強買強賣,你這總班頭要給民婦做主!”
  原來是總班頭張貴親自到了,該積極的時候他絕不落后。他見狀抬抬手道:“我可做不了你的主。今天正好是大老爺審案的日子,去公堂上叫大老爺直接做主罷!”
  “那就去公堂上說說理!”小公子很無所謂道。
  錢縣丞這邊眾衙役看著熱鬧,直到張貴進來說了幾句話后,頓時議論紛紛:“這狗日的張貴竟然成了總班頭?看起來很受縣尊大老爺重用。”
  錢縣丞不說話,只冷笑連連。汪太監的客人是那么好審的么?只等著看方青天的笑話罷!
  此時方大知縣正在公堂上坐著,所做的無外乎審案子、撒簽子、打板子老三樣。說句實在話,對于穿越者而言,坐堂審案這種事情一開始威風凜凜的新鮮感十足,但是時間長了后也就那樣。
  不過職責所在,即便感到乏味了。方知縣也不得不按時放告牌審案,如果積壓太多,會影響到考核和口碑。比起京官來,這就是親民官最身不由己之處。
  卻說前一陣子是收夏稅的時候,縣衙主要工作重心都放在收稅上,案子積累了不少。今日方應物便專門拿出時間來判案。
  他剛判了一上午案子,便見總班頭張貴上了大堂稟報道:“對面酒店有人報官,說是調戲民女和強買強賣。”
  隨后便引了五六個人上堂,方應物低頭喝了幾口茶,再抬起頭來,赫然發現一雙氣鼓鼓的眼珠子瞪著自己。再細看,方應物驚嚇的險些站了起來。這模樣不是汪太監又是誰?
  又看看汪太監左右,敢情都是熟人,時常惦記起的孫小娘子(幽怨的目光),以及兩個錦衣衛軍戶牛頭和馬面(敬佩的目光)。
  視線又回到汪芷身上,方知縣一時間不知說什么好。心里忍不住吐槽道,這汪芷每次回京就不能提前說一聲么?每每都是換著花樣神出鬼沒,突然出現嚇人!
  至于另一邊,則是潑辣的何娘子了......方知縣來回掃了幾眼,事情大概經過就便自動腦補出來。
  肯定是汪芷悄悄潛回京城找自己,一不小心進了對面酒店。看到何娘子并聯想到自己后吃起了飛醋,故意鬧事給自己難堪。而何娘子不知道汪芷的來頭,也不甘示弱的捍衛主權......
  不得不說,方知縣所腦補出的場景還是挺接近事實的。雖然方應物很想先把汪芷叫到旁邊小室內談話,但是現在卻不能。
  公堂上知縣大老爺的一舉一動都是有講究的。特別是在判案的時候。眾目睽睽之下,最忌諱找人去私下里說話,傳出去那必然就是徇私枉法了。
  方應物只能重重咳嗽一聲,沉聲道:“一點雞毛蒜皮的事情,也要鬧上公堂打官司,你們真當本縣是閑得無事的父母官么?爾等趁早和解,彼此賠個禮,然后各自散去罷!不要在這里浪費時間了!”
  何娘子是個耳聰目明的女子,偷偷察言觀色,忽然感到方大老爺的態度有點怪異,旁邊那四個人絕對是老相識,不知道為什么叫方知縣為難著。
  她便娉娉裊裊的上前道:“縣尊大老爺所言極是,民婦細細想來,方才或許是開玩笑。只是民婦沒受得起,一時驚惶報了官,所以民婦也有不是之處。如此寧愿撤了訟,不耽誤大老爺的工夫了。”
  方應物心里贊了一聲,這何娘子真是善解人意,該順從時知道順從,緊急之間想到的說辭也聰明!
  誤會,全都是一場誤會,原告都不鬧了,事情自然也就沒了。方知縣便和顏悅色的對何娘子道:“既然你寬于待人,本官就成全了你的和解之意。”
  汪芷冷眼旁觀,心里直嘀咕“狗男女”。
  此后方應物讓眾人散了,并安排方應石將汪芷等人悄悄帶到縣衙客舍里面。到了日頭西墜時候,方知縣結束了今天的工作,到客舍里去找汪芷。
  揮退了左右人,方應物很直白的問道:“你怎的回到京城了?”汪芷反問道:“笑話,我怎么就不能回來?”
  方應物自思這話問的確實欠妥當,又重新開口道:“你怎么又偷偷回到京城?”
  汪芷撇撇嘴道:“難道我回京一定要大張旗鼓、廣而告之么?還是你心里有鬼?”
  又沒說對話,方應物只得再次問道:“你突然回京城有何貴干?”汪芷回答的依舊很不配合:“又與你何干?”
  方應物有點抓狂,就這態度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了?憑借汪芷的性子,既然偷偷回京,那必然肯定有什么新的想法了。
  便仔細解釋道:“不是質疑你什么,是因為你本來就不該回京,為長久之計你現在越低調越好!偷偷摸摸回京總不是正道,若被人發現徒然惹人注意,所以你老老實實在大同混幾年再說!”
  生怕她聽不明白,方應物又道:“你相信不相信?如果不是尚銘垮了,這次你肯定要身敗名裂、死活不知?那肯定是千夫所指、落井下石的局面!
  就是所幸沒有敗事,但放眼整個宮里宮外,你身上又承擔了不知多大的風險。難得現在是個消停時機,你要抓住機會淡化掉過去,千萬不要再惹事!何況你歲數又不大,完全等得起。”
  汪芷回應道:“你是不是把我當成無知少女了?我心中自有主張,不勞你太操心了。”
  方應物瞪著汪芷,總覺得她這次回來,有什么地方和以前不一樣。以前的汪太監總是從容自信,做事爽朗痛快,今天卻有點小雞肚腸、目光短淺......
  汪芷被看得不自在,躲著方應物目光道:“說正事,縣衙對面那處位置不錯,暫時交給我如何?”
  方應物長嘆一聲,“汪芷啊汪芷,你原來可是個千金散去還復來的豪爽人物,怎的幾天不見變成了這模樣?一個破酒店你也和別人爭!”
  汪芷忍不住呸了一聲,“你想到哪里去了?你以為我會和那什么酒店娘子爭風吃醋么?我當然是用處!本來想直接從何氏手里盤下,怎奈她竟然不給面子,你看著辦罷!”
  方應物皺眉道:“你要那地方作甚?”
  汪芷答道:“西廠已經沒了,我回京師總要找個不為人知的秘密據點。我看此處就不錯,既沒人想得到,又方便聯系你。
  其實住在縣衙官舍里也不錯,但縣衙里人多口雜不合適,想來想去還是去對面酒店兩全其美。”(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不分兩章了,合成一個大章節發了吧!繼續求月票,助我上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