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47 認親

宴席大開,氣氛漸漸熱了起來。也許是方應物剛才講故事講的好,商相公徹底放松了心情,態度很隨和,與席上眾人飲了三杯酒,又對眾人勉勵了幾句話。幾道大菜上過,并酒過三巡的場面程序完了后,開始各說各話。
  朱知府放下筷子,先嘆口氣,很憂國憂民的對商相公道:“閣老致仕返鄉,朝中又少一棟梁,如今正道艱難,朝中多故,奸佞集于陛下之側,長此以往如何了得,終成家國社稷大患!本官每每思及此處,輾轉反側,日夜憂嘆。”
  方應物雖然低頭啃著碗中羊肉,但耳朵卻是豎起來細聽主席上動靜的。朱知府的話一字不差,都落入了他耳朵里。
  其實朱知府說的有幾分道理,現今朝廷確實不大地道。方應物很了解,今上朱見深是一個責任感缺失、更關注自己吃喝玩樂、將朝政當苦差事的宅男天子。
  自從前首輔李賢、彭時去世之后,廟堂之上風氣日下,天子身邊各種禍害越來越多,幸賴還有守正但也不迂闊的商輅撐住大局。
  但如今連商相公也致仕歸家,那朝中還有誰可以支持正道局面?而且方應物還知道,自從商相公離開朝廷后,朝廷就漸漸進入了紙糊三閣老、泥塑六尚書的時代。
  聽這些外號就知道朝廷是個什么狀況了,那就是天子縱容奸邪橫行,宰輔大臣無所作為。
  但方應物卻更知道,小丑橫行的黑暗時代也就是十來年的功夫,十年后大明就進入了弘治中興的好時代。
  想至此,方應物轉過身,微微躬身,一本正經的對商相公和朱知府道:“府尊此言誠然有理,但在下也有幾分淺見,斗膽在此獻丑。
  當今天下人心還在,正氣尚存,只是天子受了蒙蔽,而那些跳梁小丑趁機依附于天子為惡而已。
  彼輩內無強援,外無根基,好似水面浮萍一般。一旦天時有變,便如犁庭掃穴,將彼輩一掃而凈不是難事,何足道哉!
  所以這些也就是疥廯之患而已,不值得過分憂慮。”
  商相公不置可否,卻摳字眼的反問道:“常聽人說內無根基、外無強援,你卻反著說是何道理?”
  方應物答道:“只怕宮中那些太監們也不待見他們,這便是內無強援;他們并不得天下人心,有志之士無不唾棄,這就是外無根基。
  彼輩所依賴的,不過是天子寵信,但這種寵信僅為沙上樓閣,自古以來,恩寵豈有長存不滅者!總而言之,說他們是國家心腹大患實乃言過其實!”
  方應物這話也沒錯,此時宮中司禮監東廠那些人,還是很有骨氣的,甚至比很多大臣都更有骨氣。如司禮監掌印懷恩、提督東廠陳準之輩相當正直,并不待見天子身邊那些受寵的奸佞。
  商相公嘆道:“你雖然小小年紀,有此見地不容易,但把天下事看得太簡單了,還是歷練太少的原因。”
  “是,謝過閣老教誨。”方應物謙虛的說。觀點對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引起注意,攀談幾句話就足夠了。
  朱知府感到風頭被搶了,忍不住對方應物反問道:“莫非坐視奸佞施為,我輩要束手無為?”
  方應物恭敬的答道:“怎會束手無為?我嘗聽聞,東宮有明君之像,目前朝中最緊要之事,乃力保東宮也!而后靜待奸佞自取滅亡!”
  商輅聽到這里忍不住搖搖頭,地方上這些人天高皇帝遠的,就愛胡亂議論這種宮闈內情,但都是人之常情。當即輕喝道:“廟堂宮闈之事,內情千頭萬緒,爾等還是謹言!”
  不過商輅倒是對方應物有點另眼相看了。雖然他的議論仍有點幼稚和簡單化,但卻難能可貴的思路清晰,小小年紀就能想到這個程度,很不簡單!
  就是他自己號稱神童,十五六歲時也就只知道讀四書五經,絕對沒有能力與朝廷公卿侃侃而談廟堂之事。
  方應物也在偷偷觀察,見到商閣老沒有什么特別表示,這才松了口氣。
  其實他貿然開口也是賭博,賣弄太多有可能招致商輅反感。只不過賭輸了也沒什么太嚴重后果,大不了不抱這條大腿而已,但那終歸是個遺憾事情。現在看來,商相公確實是個有器量不計較小節的人。
  宴會繼續進行,又聽得朱知府和商相公議論道:“從邸報看得,朝廷已經平定了荊襄流民的事情,就地設鄖陽府招撫治理,如此朝廷去一大患。甚是可賀,堪為今歲朝廷最大喜事。”
  四川、湖廣、陜西、河南交界之處,原先地廣人稀,別處過不下去的破產農民經常拖家帶口逃到這里開墾土地,人數幾乎達數十萬之多。這些人口不歸官府、不在戶籍,動亂非常,形成了嚴重的荊襄流民問題。
  成化朝前十來年,始終在與流民問題作斗爭,政策剿撫不定,直到今年才徹底將此事平定。在原址新設鄖陽府,所有流民就地授田編戶,納入官府管理,并不再強迫遣返回鄉,并委任鄖陽巡撫專治荊襄。
  現在問題基本解決,不再為患一方,所以朱知府才說這是大喜事。
  商輅點點頭道:“是極......”
  他本要點評幾句,但眼角偶然瞥見旁邊方應物在搖頭。心里感到有趣,收了口故意問道;“方應物!你又有何高見?”
  方應物本想低調片刻,但被點了名,只得無奈道:“荊襄平定,雖然大喜,但小子我忍不住想道,從前生活不下去的小民還可以逃至荊襄,開墾荒野求得幾口飯吃,算得上安樂之土。
  但如今已成鄖陽府,流民皆就地編戶,占有了田地。那么從今往后,別地再有流民,又該何處是安樂土?”
  朱知府對著空中拱了拱手,表態道:“吾輩皆受皇恩,自當勤于王事,愛民善治,杜絕流民。”
  方應物對朱知府道:“府尊仁心可嘉,政績卓著,在下深有欽佩。但官紳不納糧、賦役不均平,絕非人力可以挽也。日常還可忍,若出現跨連數省之天災,民何以自活?到那時候還會有流民,只不過沒有第二個荊襄鄖陽府這樣的地方可以容納了!”
  商相公開口道:“孟圣云,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史書也有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之言。方應物年未弱冠,便能有如此心懷社稷、老成謀國之思,難能可貴。”
  方應物道:“謝過閣老嘉勉,在下愧不敢當。”
  朱知府再次側目良久......感到自己把方應物叫來充數,真是個錯誤。還不如從衙中叫個官員來當次陪,也強似方應物坐在這里攪局!
  此人這也太喧賓奪主了!隨便說點話題都能長篇大論、頭頭是道,對錯先不論,只從他這年方十五六少年人的嘴里說出來,就足以令人驚奇注目了。
  他這點年紀,是從哪里學來的那些東西?聽說他們家只是普通農戶,難道山野之中確實有高人隱士指點他么?
  至于席間其他士子、耆宿紛紛也發現自己成了純粹的觀眾,這一路上不言不語的小少年,竟然成了一黑到底的大黑馬。談詩詞最出彩,談時政還是他最出彩,在商相公面前搶盡了風頭,一點兒也沒剩給別人。
  殊不知方應物還很是克制了自己的。他有一肚子的東西,但是他也知道,根本用不著也不能全倒出來,所以只能盡量在較低層次上說。高手裝低手,這更辛苦!
  卻說方應物也發現了朱知府的不善眼神,他來之前就看破了朱知府的心思,此時當然明白自己喧賓奪主的后果。
  雖然他并不是很擔心,一是知府不是親民之官,中間還隔著知縣;二來朱知府過了年就差不多該走人了,國朝地方官除了皇帝特旨,不會有連任九年以上的。但是能少得罪還是少得罪的好......
  想至此,方應物主動敬了商閣老一杯酒,老大人很給面子的一飲而盡。方應物趁機問道:“閣老這次從嚴州府回淳安,仍欲坐船否?”
  商輅反問道:“不坐船怎的?”
  方應物連忙答道:“朱府尊其人不善夸夸其談,但卻盡心于實務,在嚴州府頗多政聲,很有幾件德政。
  一是修筑了府城南門外堤壩,府城百姓免遭洪澇之災;二是修通了幾條各縣山路,各縣軍民皆感恩戴德。九年時間做成這些不容易,若閣老有閑情,不妨棄舟登岸,從陸路回淳安感受一番,順道也體驗下山間風光。”
  這都是朱知府的政績,聽到這里他心懷一開,強忍得意謙遜道:“區區小事,不值一提。只是走山路太疲勞,閣老還是走水路的好。”
  此時府尊大人對方應物生不起氣了,他突然覺得,方應物不像是少不更事的小年輕,更像是滑不留手的老油條。
  他自忖揣摩人心也是有幾把刷子的人,但今天猝不及防之下,卻險些被方應物全面壓制。他好奇心不由得更濃厚了,什么樣的高人能培養出這樣的奇才?
  這個問題,商相公也想到了,直接開口問道:“你蒙師業師都是何人?”
  一個成功讀書人有兩種老師,一種是授業師,一種是座師。授業師是教你功課的,座師是給你功名的主考。而授業師又細分兩種,蒙師是教你識字基礎的,業師則是教你經義和作文的。
  方應物答道:“蒙師乃本村社學王先生,至今卻未有業師。”
  商相公“哦”了一聲,沒有就此再說什么。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