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464 打不還手

沒了李孜省在中間夾七雜八,氣氛就正常多了,方應物與李裕交談也漸漸步入正軌。
  方應物忍不住說:“老大人若有機會時,還是勸一勸這李通政口風緊一些為好,若動輒這般口無遮攔,是取禍之道。”
  方應物之所以如此說,是因為據徐學士說,父親方清之也是由李孜省舉薦過的,擔心李孜省到處張揚,反而要壞事。
  李裕嘆口氣道:“方大人但請放心,李通政此人不是口無遮攔的人,不然也不能一直維持君恩不斷。只是他在別處只能憋著,到了老夫這里卻總要滔滔不絕,畢竟是認識二三十年的同鄉人了,他大概對老夫感到放心的緣故。
  今天話多,也許還有想通過炫耀這些折服你的念頭,不然他憑文才見識家世身份哪一樣能比得過你?”
  方應物顧不上繼續剖析李孜省了,今天李裕的時間只怕很緊張,方應物趕緊說起正事:“前番說過同鄉項兄的選官之事,還要請老大人費心了。”
  李裕考慮再三,方應物雖然最后耍起滑頭沒有沖鋒陷陣,但也是出了力,不然戴縉這滾刀肉還能賴著不走,自己晉職便要遙遙無期。況且不值當為此小事與方應物父子交惡,便點頭道:
  “老夫盡力而為。只是有一樣,目前吏部是尹旻當家,他本來就不是吾輩中人,最近又因為入閣之事受挫,故而老夫把握也并非萬全。”
  方應物很理解的嘆口氣,官場之事想來詭異莫測。誰知道尹旻會不會知道真相?
  如果尹旻得知自己入閣受挫是別人拿李裕升官換來的,肯定要遷怒于李裕了。那么李裕所舉薦的人選必然會被卡在吏部,甚至還會被刻意壓制。
  他方應物受限于權勢地位。即便全力施展也只能幫到這里了,下面項大公子的官運也只能聽天由命!
  自己若是夠資格的大人物,直接找尹旻談談并進行利益交換,大概就可以保送項大公子過關了——但可惜自己沒有這個實力!
  想至此處,方應物產生若干無力感,雖然自己相對于同齡同年同窗們已經很成功了,但還遠遠不夠。
  方應物又想起這次都察院之事,如果剛才自己猜想是真的,只怕那萬安首輔一開始著眼點就在利用李孜省身上。
  而自己害怕與萬首輔正面沖突。那簡直就是一種自作多情!因為自己這小卒子根本就不在萬首輔的視線范圍內,更談不上沖突不沖突!
  不過這種被人無視的感覺,固然增加了安全感,但又讓以棋局棋手自居的方應物略微不爽,真是一種奇怪的矛盾心理......
  話談得差不多,方應物便起身告辭,“今日不耽誤老大人的時間了,就此作別罷。”
  李裕猶豫片刻,欲言又止。最后才道:“今日你見到李孜省之事,切莫與外人言。”
  李孜省的名聲實在當得上“士林敗類”四個字,只怕每一個士大夫都不愿意把與李孜省往來的事情傳出去,與太監往來都沒這么大顧慮。
  方應物笑了笑說:“老大人放心。在下不是不明是非的人,更不是口無遮攔的人。”
  忽然福至心靈,方應物又開口道:“不知道老大人是否曉得。家父前些日子升為翰林院侍讀,也是由李孜省所舉薦。簡直有點匪夷所思,在下覺得那李孜省做事實在是有些莫名其妙。”
  李裕聽到這個消息。忽然徹底寬了心。本來他因為自己和李孜省交往這種丑事被方應物看到而耿耿于懷,芥蒂一直不能徹底消除。
  但聽到連方清之都受到過李孜省的舉薦,李大中丞頓時芥蒂全消了,身寬意舒的附和著方應物道:“是啊,在下這個同鄉行事確實莫名其妙......”
  方應物抱拳為禮,正式告別。其實就算他今天不說,以李大中丞和李孜省的交情,只怕也遲早會得知父親方清之等人被李孜省舉薦的秘聞。
  那還不如現在主動自曝其丑,以消除李大中丞因為道德自卑而產生的負面情緒。法不責眾,道德也不責眾啊。
  方應物從李家出來時,天色早已黑了。雖然這兒離家近,但考慮到上午剛剛與父親頂過嘴,還是不要回家了,免得挨一頓家法丟了官體。
  所以方應物折向北去,回了縣衙上床安歇,一夜再無話。
  及到次日,排衙完畢后,方應物才回到二堂坐定,便聽方應石稟報道:“劉府那個大公子來了!”
  這個劉府大公子自然指的是方應物的未來大舅哥劉楓了,話說劉棉花吩咐過,叫劉楓到宛平縣衙歷練。不過前陣子劉大公子一直沒來,叫方應物懷疑這大舅哥改了主意,卻不料今天突然又來了。
  方應物將人放進來,請到旁邊花廳入座,并試探道:“大兄真乃稀客,今天是什么大風把你吹來的?”
  劉楓答道:“按照家父之命,為兄來給你這里當幕僚,你又不是不知道。”
  方應物哈哈一笑,“前陣子一直不見大兄駕到,還以為大兄嫌棄蔽處衙門小,不肯屈就了!”
  劉楓聞言老臉一紅,前一陣子風云動蕩,小小的宛平縣縣衙硬撼東廠,正在風口浪尖上。所以他的夫人蔣氏力勸他不要過來,免得惹禍上身,他耳朵一軟就聽從了。
  劉大公子這點心思,方應物怎能看不破,不過嘴上當然不會點破,說笑幾句難得糊涂而已。
  婁天化出現了,喜上眉梢的說:“劉大公子來得及好!在下近日忙到自顧不暇,劉大公子宰相門第家學淵源,正可分擔在下之勞。”
  方應物暗暗想了想,這大舅哥處理實際事務能力估計遠不如婁天化,就讓他充當接人待物的西席罷。正好最近這段時間各方面應酬多,讓這位宰相公子出面倒也各得其所。
  劉楓忽然又開口道:“其實還有別人托了我傳話,想要與你一晤!”方應物好奇的問道:“能勞駕你傳話的人必然不尋常,到底是誰?”
  “是兵部左侍郎張鵬張大人。”劉楓答道:“這里有他的親筆信,亦委托我交與你。”
  兵部左侍郎?現如今兵部尚書位置可還是空著......方應物接過信來沒有打開看,又先問道:“此人與你有什么關系?”
  劉楓笑道:“其實并非與我有什么關系,他也是保定府人氏,和家父十分熟稔的!”
  原來保定府的!方應物恍然大悟,那顯而易見了,這位張鵬張大人定然是劉棉花的鄉黨,也就是同鄉加黨羽!那算起來也是自己人了,就是不知道來找自己作甚。
  拆開信看,只覺得筆跡很眼熟,卻沒有抬頭和落款。方應物仔細辨別,又看看信中口氣,能判斷出這是劉棉花寫給別人的信。
  或者說很可能是劉棉花寫給張鵬張侍郎的信,然后又由張侍郎轉給自己看。信中有一句話頗為刺眼:“有無辦法,可詢問宛平縣參謀也!”
  前段時間,汪芷黨羽兵部尚書陳鉞被嚇得主動辭官回老家了,兵部尚書位置便空懸出來。不過內閣和都御史位置鬧出的紛爭更大,朝廷便沒優先解決兵部尚書位置。
  這張鵬張大人位居兵部左侍郎,按理是可以接替尚書位置的......劉棉花那句話的意思其實就是對張侍郎說:“你去找方應物想想辦法!”
  參悟出來這層意思后,方應物忍不住打個哆嗦,老泰山這不是把人往火上烤么?兵部尚書也是七卿之一,絕頂的高官,他小小知縣能有什么辦法?
  那萬安萬首輔對自己是無視,而老泰山對自己卻是過于重視......一個讓人不舒服,一個讓人不好受,簡直是冰火兩重天啊,人活著真艱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