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463 陷害

聽到李孜省這幾句,李裕對方應物無可奈何的苦笑。而李孜省瞥見方應物隨著李裕進來,并沒有停住自己的話,依舊說著。
  “當那萬安就說了,如今朝廷空著三個重要位置,一個閣臣一個都御史和一個兵部尚書,其中他只看重閣臣和都御史兩個位置,所以兩個位置里至少要取到一個。
  而眼下內閣位置他萬安正與次輔劉珝各自推薦人選僵持不下,都御史這邊也沒有完全把握,故而兩者都不能輕易放手,免得竹籃子打水一場空,兩邊都落不到。”
  而我就對萬安說,我保你推薦的彭華能入閣,都察院這邊你老人家就放了手,也別管那戴縉死活了,都御史讓給我那同鄉如何?”
  這種種一般人不可能知曉的秘聞在李孜省嘴里娓娓道來,叫方應物聽得目瞪口呆。他并不是吃驚這些秘聞本身,他吃驚的是李孜省的態度,這李孜省簡直就像是一個驕傲的小公雞,或者像是一個炫耀自己“寶貝”的小破孩一般。
  李裕暗自嘆口氣,很捧場的問道:“照你說來,這次入閣之爭,大概那翰林學士彭華要力壓吏部天官尹旻了?”
  李孜省“很不滿”的打斷了李裕的反問:“不是大概,是肯定!左右這兩日旨意就會出來,一定是萬首輔舉薦的彭華入閣!”
  李裕繼續很捧場的問道:“可是你又怎么能保證這一點?宰輔人選這種大事,天子也未必肯聽從你的意見。”
  這句問話仿佛撓到了李孜省癢癢處,貌似莫測高深的答道:“因為我向天子說了一句話,我說尹旻在吏部十幾年做到天官位置,今次又圖謀入閣,仿佛貪心不足,不知其將何為!”
  方應物細細琢磨這句話,感到李孜省能混的“風生水起”,還是有點小聰明的......
  吏部天官執掌銓政大權,是公認的外朝之首,堪稱是權力第一的外朝大臣,而且也是被視為與內廷閣臣同等級的存在。
  李孜省說一個管了十幾年人事的吏部天官想入閣做宰相,是貪心不足?是意欲何為?天子聽到這話,心里不犯嘀咕才怪......
  當然,最要害的地方在于,李孜省能隨隨便便在天子面前說這些陰陽怪氣的話,其他人想這么說也見不到天子,或者能見到天子也不敢這么說。
  方應物便暗暗想道,這李孜省雖然口氣很像是吹牛,但確實不是吹牛,一句話封死了吏部尚書尹旻的前進之路,那么自然就是首輔萬安力挺的彭華入閣了。
  同時萬安投桃報李,放棄戴縉不管,把掌院都御史位置讓給李裕也在情理之中。難怪這李裕雖然心里并不認同李孜省,但仍要仔細招待著。
  李孜省忽然轉向方應物,問道:“方大人看來,我此事處置的如何?”
  方應物心知肚明,李孜省這是故意問的,目的就是想從自己這里聽到幾句能滿足他虛榮心的話。
  但方應物稍加思忖,便開口道:“如今天子懶政,閣權日重,中外視為宰相也!孰輕孰重,萬首輔豈能不知?所以在萬首輔心中,舉薦自己人入閣乃是重中之重,如此方才便利他**弄權柄。
  但在之前,萬首輔與劉次輔各舉一人,看似相持不下,但細細思之又不然。萬首輔誠然要重于劉次輔,但是彭華資歷卻比吏部尚書尹旻淺的多,影響力更是小得多。所以萬首輔加上彭華,與劉次輔加上吏部尚書尹旻比較,甚至還要處于劣勢。”
  李孜省一時間沒明白方應物的意思,皺眉問道:“你云山霧罩的到底想說些什么?”
  方應物不慌不忙的對李孜省繼續說:“因而萬首輔為了打破劣勢處境,必然要想辦法從別處借勢,插手都察院事務就是借勢之舉,就是要借用你的勢!
  他明知道你想推李中丞進位都御史,但偏要做出爭奪的樣子,以此來引你去找他談判。這樣他便掌握了主動,然后再引導你去為他火中取栗,阻擋尹旻入閣!
  總而言之,我看這萬首輔算計的很精明,把所有人都引入彀中,嫻熟的玩弄于手上,最終達成自己的目的,不愧是做到首輔的人!”
  李孜省聽到方應物這通話,直愣愣的坐在椅子上,半晌一動不動。難道真如方應物所言,自己其實是被萬安算計和利用了?難道自己的小聰明在精明人眼里根本不夠看?
  忽然間,李孜省猛然站了起來,也不打招呼,拔腿就向外走去。目送李孜省離去,方應物目瞪口呆,對李裕問道:“這就走了?他到底為何見我?”
  李裕為此也哭笑不得,“不知道......或許單純是好奇,想見識一下京師之虎是何等樣人罷。或許還有一種可能,仿佛有人要大舉**你,他想幫你擺平事情。”
  方應物啞然失笑,“他也不先問問我需要幫助么?再說他幫了我,我又能給他什么?”
  李孜省離開讓李裕松了一口氣,神態明顯輕松起來,“聽他說,仿佛陛下很欣賞你的應制詩作,也許他想從你手里淘換幾首。”
  拋開身為讀書人對李孜省的成見,方應物不得不承認,這李孜省真是一個有“童心”的人......
  也正是這樣有童心的人,才會讓內向的宅男天子將他視為友人一般的存在,愿意與他暢所欲言。而對心機深沉的朝臣們,天子卻懶得搭理,不愿廢半句話,見半次面。
  不過最大的問題是,李孜省確實有小聰明,也知道要給自己準備后路,熱衷于培養人脈。但他對于培養人脈方面過于一廂情愿,也不管別人領情不領情。
  就像他主動舉薦過徐溥謝遷劉健以及自己父親方清之等人,但這些人會領他的情么?就算今天的李裕心里大概也是不認可他,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
  很可惜,有童心的人只有在當今成化天子這個特殊背景下才如魚得水,一旦換了環境只會死的很慘。
  今天已經是第二次從別人口中聽到自己被**的風聲了,方應物對此只能冷笑,他很期待,不知會是什么人跳出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