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462 有緣再見

當治下百姓開始對京師之虎掀起一波個人崇拜風潮時,京師之虎正在家里接受京師之虎他爹的教訓。
  卻見方清之吹胡子瞪眼的對方應物訓斥道:“不教而誅,是為濫殺,小小年紀施政如此苛酷,豈合仁恕之道哉!難道你就不怕悠悠眾口......”
  方應物忍著不耐煩,拱拱手問道:“父親大人坐而論道,是為公事還是私事?”方清之不假思索的答道:“所談自然是公事!”
  方應物便反駁道:“既然是公事,那就公對公!父親大人的官職雖貴為士林華選的翰林侍讀,兒子我只是親民知縣,但畢竟翰林不是知縣的上司,又不負責監察之權!”
  方應物口才勝父親十倍,說的入巷時簡直滔滔不絕:“所以翰林對知縣政務隨意指手畫腳,合乎道理否?庭院之內是父親你當家,方圓百里則是兒子我做主!也不對,宛平縣只有方圓五十里......”
  “混賬!”方清之被兒子一通胡扯激得大怒拍案,辯理又辯不過,便大喝一聲:“請家法!”
  聽到這三個字,方應物拔腿便跑,一邊跑一邊喊道:“毆打朝廷命官是犯法的,毆打親民官更是錯上加錯!還望父親懸崖勒馬,不要知法犯法!”
  方清之在后面叫道:“這次有人要彈劾你,你休想再找為父給你當槍手!古之蒼鷹中尉下場如何,自己去史書上翻一翻!”
  卻說方應物圓滿完成了朝廷交下的治水任務,回了縣衙視事。他先看邸報時,卻看到都察院掌院右都御史戴縉被罷官調往南京養老,副都御史李裕進位掌院右都御史,原右僉都御史屠滽進位右副都御史。
  看來萬首輔沒在這里面討到便宜,誰叫李裕有個在天子面前很能說上話的同鄉李孜省幫忙。方應物想道。那么該送點禮物去祝賀一下李裕和屠滽這兩位大人,無論怎么說也是一段香火。
  不過最應該值得方應物慶幸的是,他以督工為大義在南城外混了一段時間。擺出萬事不理的架勢。所以沒有直接參與到都御史的爭奪中,成功從正面躲開了萬首輔。避免了被風浪波及到。
  想到便做,方應物吩咐王英去買了禮物,然后在傍晚時候攜帶著禮物,去了李裕府上登門道賀。
  掌院都御史在朝廷里分量十足,是最有權勢的十來個人之一,俗稱的“閣部院”里,這個院就是都察院掌院都御史了。勉強也夠得上人臣之極的邊。所以方應物趕到李家的時候,發現有不少人已經先于他到達了,大概有點沾親帶故的人都要上門道喜一番。
  不過客人都擁擠在門房和大門內外,沒能進到李家二門里去。并只由李裕家里的西席先生和兒子出面應付。
  眾人對此紛紛表示理解。無論如何,李裕榮登都御史后,避嫌的姿態總要做一做的,不可能剛登高位便大會賓客,那也顯得太張揚和沒品。會成為朝廷里的笑柄。
  方應物也明白這個道理,故而扔下了禮品,上前隨便說幾句閑話道喜,刷過存在感后便打算走人。
  但李家公子卻一把抓住了方應物,低聲道:“家父說過。若方大人來了,便請入內一敘。”
  方應物看看左右那不得其門而入的人群,頓生受寵若驚之感,謙遜道:“我方應物何德何能......”
  看著方應物進了二門,后面眾人紛紛議論道:“此人是誰?竟然此時能登堂入室?”“貌似近日百姓口中風傳的京師之虎,不知怎的入了大中丞之眼......”
  方應物來到里面堂前,通傳進去后,卻見主人家李裕出來迎接,這可把方應物嚇了一大跳。
  要知道,李裕現在身份可是正二品高官,他方應物只不過是京縣知縣。兩者之間天差地別,論起禮節,方應物可真當不起出迎。
  方應物見狀連忙上前,而李裕也拾階而下,不等方應物說話便先開口道:“本院非是迎接你,你不須在意。”
  方應物愣了愣,察言觀色瞧這李大中丞神色十分不自然,極其古怪,但是實在猜不出有什么情況。
  李裕又接著說:“請你進來,是因為有個同鄉想見見你,這人大概你也是知道的,乃是右通政李大人......”
  右通政李大人?方應物瞬間意識到這是誰了,其實此人另一個稱呼更廣為人知——佞幸方士李孜省,所謂右通政是被天子違規強行任命的,一直被百官所抵制。
  如此方應物恍然大悟,難怪李裕此人臉色十分怪異!
  那李孜省是什么人?本來讀書人出身,卻改頭換臉成了裝神弄鬼的方士蠱惑天子,今年靠天子力挺還撈到右通政官職,惹得朝廷軒然大波,君臣產生激烈沖突。所以此人在士林里名聲極差的,只怕比汪直、梁芳這些太監還差。
  就算李裕是李孜省的同鄉,只怕也不愿意在外人面前提起這茬!更別說在這個特殊日子里,李孜省悄悄出現在李裕家里,傳出去甚至能當丑聞。
  李裕見方應物反應過來了,就收起尷尬,正色道:“老夫在此迎住你,就是不想蒙蔽你,要問問你的想法。你愛惜羽毛不想見他,可以就此走人,老夫絕不阻攔;你若想見,老夫便引起進去。”
  這李裕還算厚道,換成別人只怕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領進去再說......方應物啞然失笑道:“在下豈能讓老大人難做?但請領著在下進去就是。”
  這李孜省是成化末年政壇上的一個風云人物,好幾次君臣沖突都因他而起,同時卻也是很有個性的人物。方應物對此人有點興趣,想親眼看看此人究竟是什么樣子,多長幾分見識總不是壞事,說不定以后用得上。
  如此方應物便跟隨著李裕進了堂中,卻見里面先坐著一位中年人,打扮有點小個性,身上是文士衫,頭頂卻是鑲嵌鴿蛋大小寶石的道冠。總體看起來眉目疏朗氣質出塵,很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模樣。
  李孜省見了李裕進來,“剛才說到哪里?對了,我和那萬安說了,叫他讓了這一步,然后我保他一個內閣人選......”
  ps:昨天冒著40度高溫參加科目三場外路考,早晨6點出門,下午4點半才安排上車考試,然后撲街了,心情極度郁悶不爽,先前期待度很高,心理落差太大,晚上回來實在沒心情碼字。早上起來后好點了,生活總要繼續,為了月票而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