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460 是人是鬼

.zai.org,。
  !--go--一時不慎“**于賊”的方大知縣從縣衙客舍里出來,慢慢的向內衙走去,在半道卻迎頭遇見了方應石。
  只聽方應石道:“方才秋哥兒你在里頭,我便先去了膳堂用飯,反正這兒已經是縣衙里,想來也不會有什么變故。只是飯后左等右等,卻不見秋哥兒你回內衙,有些不放心便又來尋你。”
  方應物很有點兒悲憤的批評道:“下次不可如此疏忽大意!”
  兩人一同向內衙走去,方應石又請求道:“聽說那權閹尚銘被秋哥兒你斗倒了,所以不知能否將我那孩兒接回來?
  原來他當尚銘的干兒子,還能有榮華富貴可享,現在尚銘倒了,任由那孩兒流落在外、生死不明的,說不定要發賣為奴,我心里不好受。”
  方應物點點頭:“這倒是個問題,你這想法也是人之常情。那尚銘宅邸已經被查封,這兩天待我打聽是誰負責抄家,再看看用什么法子。我會盡力而為!”
  回了內衙,方應物洗漱上床,平定一下心情后輾轉反側,重新思考起自己的打算。
  何娘子提點的不錯,他越想越覺得萬首輔本心并不是想力保戴縉,只是打算利用戴縉獲得一個插手都察院事務的機會,最終目的還是安插自己人。
  也就是說,如果自己大張旗鼓的幫著李裕,顯然又會直接得罪萬首輔。自己這邊過去與萬首輔小矛盾不少,所幸有劉棉花面子照看,還能漸漸平安無事。
  現如今劉棉花不在京師。自己在萬首輔眼皮底下還是悠著點好,為了眼前這點小利直接得罪首輔似乎并不劃算。是不是在這件事上還是不要太積極了?
  萬首輔畢竟不同于尚銘,為了汪芷必須要與尚銘死斗。那關系到自己的根本利益。可是對萬首輔就是另一種情況,自己好像根本沒必要為了只見過一次面的李裕去當炮灰。
  何況尚銘雖然看著強大,其實興衰榮辱只在天子一念之間,而自己又有不對稱的優勢,只要自己挑逗起天子敏感的神經,尚銘立刻就要倒霉。但萬首輔身份是一國宰相,根基比尚銘扎實的多,是不可能這樣被閃擊戰打垮的,自己沒法像對付尚銘那樣打一場不對稱戰爭。
  方應物又想起王越所言。那右副都御史李裕是得寵方士李孜省的同鄉,并暗示李孜省會力挺自己同鄉。
  所以即便沒自己站臺,那李中丞也未必不能成事啊方應物想來想去,最終決定還是只將何娘子的控訴提供給李裕,叫李裕自己去發揮。這樣既幫到了李裕,又不必直接出面,免得平白往深里得罪別人。
  不過患得患失的方應物又擔心,自己臨陣退縮會不會叫李裕不滿,從而在項成賢入都察院的問題上作祟?無論如何。總是要找一個合理的借口才好。
  忽然外面一聲炸雷響起,方應物翻身坐起,躲開紛爭的辦法有了!
  在成化十七年七月中旬,京師忽然連日大雨。又加上西山水勢順流而下,導致城中尤其南城水澇嚴重,壞屋舍數百間。積水最深處達三尺之多。
  卻說著京城地勢乃是西北高南邊低,原本在太宗文皇帝修建京城時。沿著地勢修建了許多排水溝渠,遇到汛期時大水就沿著溝渠排到永定河等處。
  但六十年間生齒繁衍。京城人口不知翻了多少,從權貴到小民侵占溝渠、填土造地的事情屢見不鮮。結果導致溝渠淤塞不暢,一遇到汛期動輒澇災,今年這次就是這樣,只是鬧得似乎更嚴重。
  前文介紹過,對天子而言最重要的三種情況就是軍情、災情、民變,如今輦彀之側出了災情,天子便立刻下詔,緊急調動工部、府縣、京營,盡力疏浚溝渠放水。
  圣旨當前,工部街道廳、宛平縣、大興縣、以及若干掌兵勛臣便分頭督工,指揮軍士和差役疏通溝渠。
  其中屬于宛平縣的片區在宣武門一帶。知縣方應物不畏雨水,親臨工程一線指揮,甚至身先士卒掘土挑擔,古有大禹治水三國家門而不入,今有方知縣五天不下工地只可惜這年頭沒有影像設備,方知縣的光輝形象不能即時留存。
  婁天化打著傘偷偷摸摸來到工地上,拉住了正吆三喝四的方知縣,悄聲稟報道:“那個畫師說了,現在外面總是下雨,無法當場作畫,要等他回去畫。只是還需另找個時間,臨摹一下東主的臉龐。”
  方應物不放心,詢問道:“那人行不行?畫技能不能逼真?要工筆,不要寫意的。還有,眼下京城里真沒有搞所謂西洋畫的?”
  婁天化拍著胸脯保證:“東主放心!此畫師當初也是在宮中當過供奉的,專擅人物工筆,只是年紀大了想出來賺點養老錢,所以才離開了宮廷!”
  方應物正與婁天化閑談,忽然聽到有人暴喝一聲:“累死累活的,不干了!”他們轉頭望去,卻見不遠處有幾個軍士丟下手里家什,氣勢洶洶的對周圍人招呼著什么。
  卻說朝廷這次緊急調集了大量京營軍士充當勞力,方應物這邊手底下就分到了幾百個軍士,再加上臨時征發的縣中差役,也才勉強夠用。
  婁天化經驗豐富,皺眉道:“這幫子驕兵又想聚眾鬧事了!東主要仔細應付!”
  方應物并沒有慌張,鎮靜自若的問道:“你看他們為何要鬧?”
  婁天化分析道:“具體不好確定,但根據以往的例子,不外乎三個理由。一是嫌棄工事太苦累,不愿意做了;二是想趁機吵著要點好處;三是有人在背后煽動勾連,故意與東主做對。”
  果然如同婁天化所料,有人帶頭叫嚷之后,陸陸續續又有兩三百人丟下了工具,聚集在一起朝著方應物這邊走過來。
  方知縣帶來了數十名縣衙衙役,分散在各段充當監工,見狀這些衙役也紛紛聚攏過來,將方知縣護在中間這倒讓婁天化很驚奇,縣衙衙役各懷心思的時候多,這般齊心的時候倒是少見,自家東主統治力還挺不錯。
  PS:碼字節奏錯亂啊,繼續寫!--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