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459 掃雪

何娘子見方知縣又坐了下來,便很殷勤的張羅著碗碟筷子,又重新上了碗茶。很獻媚的笑道:“此地無酒,只得以茶代酒了,菜蔬也都是從膳堂借來燒的,還請大老爺不要嫌棄。”
  方應物眼神忍不住的在她身上打轉,夏天就是夏天,這汗衫兒穿的真薄,從領口望進去隱隱約約的一片白花花,里面好像什么也沒有穿的樣子......但他心里還是在琢磨正事,見何娘子準備完畢,趕緊問道:“你說有什么不對的地方?本官要聽的是這個。”
  何娘子反問道:“大老爺上次說,有人想在都察院這里將事情鬧大,而大老爺你不想看到這樣。而這次不知道大老爺為什么想重新鬧開,難道別人也忽然轉了性子,不想鬧大了?”
  方應物答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當時那戴縉危如累卵,不用我鬧也保不住位置,而別人想鬧大當然別有居心;而現在戴縉投靠了別人,別人自然就不想鬧大了,我就不得不鬧一鬧。”
  何娘子若有所思道:“能叫戴大人投靠的人,想必也是大人物了......民婦總覺得,戴大人已經是個臭不可聞的人物了,而那位大人物先前還打算廢掉戴大人,忽然轉眼之間就收污納垢,未免有點不可思議。
  想要力保一個千夫所指的人物,這很得不償失罷?從你們官老爺的心性來說,思量事情不是都要算計得失嗎?”
  方應物若有所悟,這何氏婦人說的好像有點道理。他不禁微微皺起眉頭,深思一番。自己先前只從自己的角度考量了。卻忘了站在萬首輔角度錯位思考。
  戴縉去投靠萬首輔,但那萬首輔就真心要收?難道說萬首輔的本意并不是保住戴縉。而是為了掌握一個棋子?而且是進可攻、退可守的棋子。
  若別人放過戴縉,萬首輔也不吃虧,戴縉除了緊緊抱住萬首輔的大腿別無選擇。平白得到一個掌院都御史為黨羽,怎么看也不是壞事罷。
  反過來說,如果別人對戴縉窮追猛打,萬首輔完全可以放棄這個棋子。甚至有可能是故意勾引別人去攻擊戴縉,正所謂借刀殺人,畢竟萬安當初就想廢掉戴縉,讓親信取而代之。
  方應物想象了一下。如果戴縉肯聽自己的勸告乖乖辭官,那李裕就要順理成章的接任,萬首輔什么好處也得不到。
  但如果有了萬首輔的暗中撐腰,戴縉戀棧不去,那方應物這邊少不得要使用一些激烈手段,萬首輔便可以獲得從中渾水摸魚的機會。
  從這個角度看,就是一招欲擒故縱,不,應該叫欲縱故擒。史書上說。萬安此人表面寬和卻內心陰鷙,一個陰鷙的人想出這樣的彎彎道道,確實是非常有可能的。
  想至此處,方應物忽然深有感觸。做人還是要有一點原則比較好。戴縉這樣三姓家奴式的人物,最終下場只能是淪落為受人擺弄的棋子了,萬安就真敢相信他么?八成可能性還是拿來利用一番。
  看著方應物發呆半晌。何娘子提醒道:“飯菜要涼了......”
  方應物放下雜亂心思,端起茶碗道:“你說的不錯。倒是點醒了本官,不然險些有所疏忽了!便借此茶代酒為謝!”
  然后他仰頭喝了一大口。忽覺腹中饑餓,便提起筷子吃起飯菜。不得不說,雖然這菜蔬都是尋常時蔬,但入口倒也別有一番清香。
  又吃了片刻,方應物忍不住稱贊一聲:“好手藝!”
  何娘子一直在旁邊站著侍候,聞言便道:“民婦別無所長,就這兩手做菜本事。所以想租用縣衙外那處空余地方,開個酒家糊口,大老爺肯給個方便否?”
  方應物放下筷子,扭頭道:“若你想糊口,本官可以把你安置到縣衙膳堂里作廚娘。這樣安穩又不必在外面拋頭露面,正適合你們婦道人家,你意下如何?”
  何娘子又懇求道:“民婦還有一個幼弟......亦想為他存點銀子,以后供他讀書考學,故而寧愿在外面拋頭露面一些。”
  “等事情完結后再議罷。”方應物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又端起茶碗,喝了幾口。縣衙對面那地方是可是做生意的黃金地帶,哪有這么容易許人的。
  突然之間,方知縣感到身子有點熱,按說眼下天色漸黑晚風習習,天氣沒有白天那么熱了,所以身上這股熱氣感來的甚至莫名其妙。
  而且并沒有熱出汗,只是從身子內部涌出一陣陣的燥熱,但又不是很難受,仿佛在冬天烤著火一般。最要命的是,方應物感到底下小兄弟悄然挺了起來,直直的戳著褲襠。
  這情形不對!方應物霍然站了起來,對何娘子質問道:“你下了什么東西?”
  何娘子嘻嘻兩聲,“大老爺不要驚著了,只是一點點祖傳秘制藥物,那事兒助興用的......”
  方應物憤然道:“你這婦人好生不地道,本官豈是一點藥物就能亂性的人!你也太小看本官了!”
  說罷他深吸一口氣,抬步便往外走,才走了兩步,又覺得頭暈,幾乎要站立不穩。這時候何娘子忽然竄到前面來,展開雙臂攔住了方應物。
  “讓開!”方應物伸出手去,打算推開何氏。說時遲那時快,何娘子忽然也伸出了手,反而先發后至,攥住了方應物的手腕,另一只手掌也閃電般扣住了肩膀。
  不等方應物反應過來,便覺得一條胳膊又酸又麻,幾乎抬不起來了。他正要開口,卻見何娘子兩只手很有節奏的一拉一扯,自己便站不穩了,一頭倒向何娘子懷里。
  何娘子順勢將方應物攬住。在他耳邊咯咯笑道:“好人兒,為什么要走?”
  方應物暈頭暈腦的掙扎了幾下。但手腳酸軟沒力氣,實在掙扎不開。同時又感覺仿佛自己掉入了一張大網里。無論怎么撲騰也脫離不了,何娘子那略帶豐腴的手臂和胸懷像是牢籠一般死死扣住了自己。
  再傻的人也明白點什么了,方應物像是另一個時空的外國佬似的,忍不住驚叫一聲:“功夫?”
  絞纏在一起的方應物與何娘子互相使著勁,一個要沖破牢籠,一個要鎖拿金鰲。不知不覺間,挪動到了里屋床邊上,何娘子扭腰并伸出一只金蓮拌在方應物腿后,然后抬起胳膊肘用巧力一頂。
  方應物又站不住了。下意識往后面一仰,重重的栽倒在硬邦邦的床鋪上,摔得七仰八叉頭冒金星,心內只想捶胸頓足。大意了大意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只以為這是個任由拿捏的弱女子,至多大膽潑辣中帶著幾分狡黠而已,誰知道如此深藏不露,居然還是練家子!為何自己怎么總是撞上這種不正常的女人!
  不等方應物在床上有所動作,何娘子按住床邊一個躍起。像輕盈的燕子翻到床鋪上,直接壓住了妄圖做最后反抗的方應物。
  被下了藥的方知縣要力氣沒力氣(除了下面那話兒還在堅挺),要技術沒技術,一番劇烈的近身擒拿練習之后。他實在斗不過對方,只能羞惱的大罵一聲:“你這個賤人!”
  何娘子畢竟是女人家,鬧過這一場。此時身上已然亂得釵橫鬢亂、衣衫半敞。她臉對臉的騎彎腰在方應物身上,一邊輕輕往方應物臉上喘著氣。一邊笑意吟吟的說:“你們男人不就最喜歡賤女人么?大老爺你可以喊,喊破喉嚨也沒關系。”
  喊人干什么?喊人進來看自己丟人現眼么?方應物眼神總是下意識的往白花花地方亂瞟。又恨自己不爭氣,使勁側過頭去懶得再看。
  何娘子又將方應物的頭擺正了,捧著方應物的臉道:“縣尊小哥哥,我看你們男人聽西游故事時,都最喜歡聽唐三藏被女妖精捉走的段子。奴家看你嫩皮白肉的就像個唐三藏,今天你演上一回唐三藏,奴家就是女妖精如何?”
  說是詢問,其實也沒征求方大知縣的回答。此后她便低下頭來,主動口對口的將香舌兒渡過來擺弄。
  方應物登時腦中一團火被點炸了,吮了幾口便含糊不清的說:“就這點本事,沒有別樣的招式了么?”
  何娘子也含糊不清的答道:“別的招式也要縣尊小哥哥來教。”同時向下面伸出手去.....
  ......
  ......
  半個時辰后,云收雨散,一對赤條條的人靜靜歇息,只不過依舊是何娘子趴在上面。
  等方應物緩過神來,咬牙道:“你這潑婦!簡直毫無廉恥,就有沒有一點貞潔心思?”
  何娘子抖著肩膀笑道:“什么貞潔,都是你們男人編出來糊弄女人的,奴家先前已經被騙了兩次!當然奴家也不是人可盡夫的隨便人,大老爺你要想讓奴家就此守節,奴家聽話就是。”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女人不要臉起來更是沒有男人擋得住。方應物簡直沒法答話,又問道:“老實交底,你到底是什么人?”
  何娘子在方應物胸口畫著圈子說:“大老爺在下躺好,請聽奴家在上細細稟告......奴家本是山東人氏,祖上和唐賽兒起過兵,父親做過剪徑的響馬,但都歿去了。現今只有奴家帶著幼弟流落到京師郊外。
  本來嫁了人要安生幾年,誰想到去年夫君病得一命嗚呼,夫家那邊也不太容得下奴家姐弟,京師又沒其他親戚投靠,便只好想法子營生。故而受了奸人蠱惑,到你這青天衙門討飯吃。”
  我靠!方應物半晌無語,這都什么身世啊,爺爺是反賊,父親是強盜,難怪有點家傳拳腳功夫。忍不住追問道:“你就如此自信能從我這里討到好處?”
  何娘子抿嘴一笑:“誰讓你是青天嘛,不管是真青天還是假青天,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死要面子。奴家豁出去這張臉子不要,總能從你身上吃塊肉下來......不過居然能全都吃掉了,倒是意外之喜......”
  方應物咬牙切齒的說:“你這潑婦倒是膽大妄為,強行倒采本官,也不怕傳出去丟人現眼么!”
  “這么丟面子的事情,你們讀書人好意思說得出去?你敢說出去,奴家就敢說你強暴民女,看別人肯相信誰。”
  士林后起之秀、一代縣級青天方應物強暴民女?想到這里,方大知縣頓時無可奈何。
  攤上這種事兒,男人在輿論上絕對是弱勢。他方應物要是出去嚷嚷自己被何娘子下藥強暴了,有誰肯信?只怕要反過來笑話他無廉無恥沒羞沒臊。
  方應物忽然坐起來,翻了臉道:“你沒聽說過破家的知縣、滅門的令尹么!你這盜匪反賊的余孽,今日雖然冒犯了本官,但本官念在你身世可憐饒你無罪,事情便到此為止!”
  何娘子忽然迅速起身,方應物以為她又要動手,下意識緊緊護住要害,暗暗后悔起來,不該此時拿話激她。她要是喪心病狂與自己拼命可怎么辦?自己這么金貴的一條命可不該是丟在這里的!
  卻見何娘子翻起身跪在床上,抖著白花花的身子,顫悠悠的抱著方應物哭道:“奴家知道自己錯了,怎奈走投無路別無他法,不然就要淪落京師街頭,以后不是凍死就是餓死!請大老爺恕罪則個,奴家愿做牛做馬報答!”
  看著這美貌小娘子說哭就真哭,方應物也只能哭笑不得,啪得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蛋兒,“別鬧了!縣衙對面那塊地方,讓你去開店就是,只是嘴巴要嚴實點!”
  何娘子頓時破涕為笑,伸出小小舌尖舔了舔嘴唇道:“大老爺剛剛試過,難道奴家這櫻桃小嘴兒不嚴實么?”
  方應物看著眼暈心跳,用莫大的毅力抬手道:“打住罷!你想要的已經給你了,今后本官還是離你遠一點好。”
  這樣聰明又敢將所有本錢發揮到極致的女人,實在是有點兒危險啊......特別是還很能動手,以及身世實在復雜了點。
  何娘子見方應物沒有繼續的意思,便一邊撿起衣裙套上身子,一邊答道:“奴家還盤算著送一副大大的牌匾,寫上扶危救困四個大字,送到縣衙里呢!”
  方應物嚴詞拒絕道:“免了!千萬別!”(未完待續。。)
  ps:呃,寫到現在才寫完,湊成了個四千字大章節,算是補上昨天的吧!今天繼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