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46 閣老回鄉

這日在建德縣縣界一處古渡頭,方應物等十幾位地方代表跟隨者朱知府站在岸邊,等候商相公的座船。一直到天色過午,才見到去前面打探消息的雜役騎馬飛奔而來,高呼道:“到了到了,船已經在五里外了!”
  登時眾人抖擻精神,整頓衣冠,在岸邊整整齊齊排列好。
  商閣老這次回鄉,可謂輕車簡從,只有三艘大船和四五艘護送小船。當他出現在船頭上時,方應物終于見到了這位傳奇人物是什么模樣。
  只見得這位老大人,個頭略高,鼻梁高挺,胡須大半已經白掉。雙目神光十分溫和,眉宇中彌漫著松快歡欣的感覺。
  他身穿深青色袍子,頭戴一頂儒巾,望之很是簡素。此外手持一根古木手杖,步履之間悠閑自如。
  方應物看了后感慨道,這還真是退休老干部的范兒。確實如同某些史料分析的,商相公晚年在閣日久,心里對繁重政務產生了厭倦,而功成名就辭職后,心態十分放松愉悅。
  眼見文壇魁首、三元首輔駕到現身,朱知府代表嚴州府府衙拜見過后,眾人尤其是前來迎接的士子們,爭先恐后的擠上前去,一一向商閣老見禮。
  方應物靜靜的等在后面,等別人都完了事并只剩他自己,才不緊不慢的上前揖拜道:“淳安童生方應物,見過閣老。”
  這個自稱引起了商輅注意,他有些疑惑,這個場面怎會請十五六歲的小童生出席?不由得多看了方應物幾眼。
  朱知府連忙在一旁解釋道:“此乃今科方解元之子也。”
  商輅恍然笑道:“吾鄉科名后續有人,幸哉!”
  渡頭位于一處古鎮,鎮上有個大戶張鄉紳,家里也是出過官員的。此次要招待商相公,府衙就借用了他家一處園林宅院。
  宴席設在正堂大廳上。但這席位很有講究,主賓當然是商閣老,主陪則是朱知府和此間主人張鄉紳,左右手一邊一個。
  再往下兩排席位,一排是耆宿,一排是士子。耆宿那邊很好安排位置,按著年紀排序就是。
  但士子這邊就很難排了,常言道文無第一,你懂得。而且所有人都想去坐最靠近主賓、主陪的那個位置,也就是次陪席位。
  因為此席位距離商閣老、朱知府最近,有機會參與更加親密的席間小范圍談話!這可是夢寐以求的機會,誰不想去坐?
  一時間眾人口中彼此謙讓,但目光卻都偷覷次陪座位,恨不能舍下一張老臉皮,直接沖上去占住。
  張鄉紳作為主人,見狀便道:“宴席還早,不急于一時,不如諸君獻詩詞助興,最佳者坐次席以為褒獎!”
  方應物可不耐煩等別人一個一個念,那些史上無名的路人甲乙丙丁就省省罷!當先吟誦出一首絕句:“綠蓑煙雨溪邊客,白發文章閣下臣;生在太平天子世,且將空手掌絲綸。”
  不過剛一出口,引發了廳間眾人陣陣竊笑聲。因為這首詩不但用詞平平,而且意思支離破碎、半通不通,前兩句還是處境對比,后兩句就差的沒邊了。
  所謂絲綸,釣魚的絲繩也。“生在太平天子世,且將空手掌絲綸”這句,放在商相公憤而致仕的背景下,難道是嘲笑他只配去釣魚么?
  亦有不少人心里想道,還虧得是解元家公子,一路上姿態清高,少有理人,結果連最起碼的詩詞格調都不懂。
  這樣的水準,也敢第一個出來現丑,真是坐井觀天之輩!
  方應物泰然自若,不動聲色的瞥了眾人一眼,等笑聲漸漸地小了時,仿佛自言自語道:“笑者不通五經乎?豈不聞《禮記》云:王言如絲,其出如綸。”
  王言如絲,其出如綸?眾人漸漸醒悟,紛紛想起了這個典故!
  根據此典,絲綸也可指帝王言論,商相公以首輔之尊輔佐天子,規諫帝王言行,可不就是“掌絲綸”么!
  想到這個典故,整首詩一下子變了味道,好似丑小鴨一瞬間變成了白天鵝一般。
  越細品越有意思,綠蓑煙雨溪邊客可以去掌絲綸,白發文章閣下臣也可以掌絲綸。一詞雙關,一句雙面,同時滲出兩種意境,很是回味悠長。
  再往深里想一層,特別是放在如今這個狀態的商相公身上,更是精妙不可言!還帶有淡淡的諷刺意味。
  “太平天子世”讓“白發文章閣下臣”去釣魚......這里邊的諷喻不可言傳,只能意會啊。
  短短四句,用詞還是平平無奇,但卻有重重深意,好像“橫看成嶺側成峰”的效果。只能說文字之妙、在乎各心了。
  商輅在心里默念了幾遍“且將空手掌絲綸”,嘆道:“老夫有生以來,只會讀書,不曾學釣魚。但有小友這首詩,少不得要去吾鄉溪邊學學當釣叟了!”
  商閣老都說出了這般話,眾人也不得不服氣,一時都無話可說,來之前打下的腹稿全部憋在了肚子里,如果這時候拿出來那真成獻丑了。這方應物不愧出自解元之家,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才華!
  方應物一首絕句技壓全場,他毫不在意,只對商閣老拱了拱手。
  商輅看了看廳里眾人神情,便指著次陪座位,對著方應物道:“同鄉小友坐!”
  商閣老人情練達,說方應物“同鄉小友”,也算是顧及到了別人面子。
  至少表面上因為方應物是同縣鄉親,關系比別人親近一層才叫他入了次陪座,并非是說他比別人強。
  其他士子滿懷艷羨的望而興嘆,這解元家公子一路上寡言少語、并不突出,但此時可謂一路不鳴、一鳴驚人,真乃黑馬也。
  方應物掃視一圈,面含微笑,怡然自得的入了席,直接坐在朱知府下首的次陪位置上,然后才隨意對周圍點點頭。
  他這理所當然的做派又引起了眾人不爽,即便是獲勝者,起碼要謙遜幾句才好。這般公然得意洋洋終究落了下乘,不是君子之道。
  不爽歸不爽,但也沒奈何。其他的席位就沒什么好爭了,便都陸陸續續入了座。
  方應物哪里顧得上路人們的想法,他坦然自若當然有他的道理。
  趁著別人入席功夫,方應物假意側頭對朱知府道:“治下愚生坐于此位,也是斗膽效仿本鄉先賢。”
  有什么先賢能教你搶座位?聽到這句話的人,心里都犯嘀咕。
  方應物便講道:“在下聽過一個故事。在京城中,有位德高望重的老人,獨自微服出游,恰好遇到好友家因為喜事做席面。此時首席位置尚還空缺無人,有幾位先生彼此謙讓,而這老人卻一言不發直接坐上首席。
  別人見狀不滿,見此老者衣裝簡素,不過一深青色袍子而已,并不似達官貴人。便出言諷刺道:你這老人家,這輩子坐過首席位置么?
  這老人伸出手指頭數道:吾此生數十年來,大約只坐過五次首席。第一次坐首席,是成親后頭次去岳父家喝酒,作為女婿上了首席。
  幾位先生大笑之,皆以為這老人沒見過什么世面......”
  說到這里,方應物有意停了一下,廳里眾人都不明白方應物想表達什么。難道就是想說幾個讀書人嘲笑沒見過世面的老頭子么?
  方應物繼續講道:“當時等眾人笑完,然而那老人卻還在說:第二次坐首席,乃是中了本省解元后,在鹿鳴宴上坐了首席位置。
  第三次坐首席,乃是中了會元后,在恩榮宴上坐了首席位置。第四次坐首席,乃是中了狀元后,在瓊林宴上坐了首席位置。
  第五次坐首席,乃是新年時天子大宴群臣,老夫忝為領班大臣,在奉天殿上坐了首席位置。所以數來數去,老夫此生只坐過這五次首席,有點少啊!
  這老人一說完,那幾位先生臉色大變,齊齊拜伏在地,不敢再有絲毫冒犯!”
  大廳里眾人聽完后,一起哈哈大笑,目光齊刷刷的看向商閣老。
  雖然方應物講述這個故事,從頭到尾沒有點出老者名字。但誰都聽得出來,這故事主角分明就是商閣老!
  中解元、會元、狀元,坐了三個首席的天下三元,還能坐在領班大臣首席位置的,獨此一人。
  這故事實在很有趣,短短幾段話,將商閣老三元加首輔的一生榮耀嵌進去。而且還是極度扮豬吃老虎裝逼段子,自古以來就是人民群眾最喜聞樂見的。
  方應物總結性的嘆道:“所以今日小子斗膽,功業上有天地之差,實在無法可比,但言行上卻要效仿先賢了。”
  商輅一開始沒在意,誰知聽著聽著,到最后自己成了故事主角。而且還是扮豬吃老虎裝逼爽到了極點的主角,要說代入感,誰能比他更有真實性的代入感?
  他很是愣了片刻。幾十年宦海浮沉、修心養性練出的鎮靜功夫,在這個故事面前徹底崩潰了,完全壓不住心頭泛起的得意感和爽快感。
  最終商閣老實在忍不住出口笑罵,“小子胡扯!老夫怎會如此言行無狀!是誰如此胡亂編排!”
  方應物連忙離席謝罪道:“在下年紀小、讀書少,好聽傳言故事,多有不當之處,謝過閣老指正。”
  商閣老揮揮手:“看在同鄉面子上饒你一遭。暫且回席,得了空子再教訓你!”
  朱知府側目視之,這方應物奇峰突起,搶盡風頭,很不可小看!
  他抓住了商相公衣錦還鄉后心態很放松、不會擺架子這個機會,以晚輩小鄉親身份,輕易就擊破了商相公的心防!
  他那個故事講得,比直接逢迎拍馬高千百倍!如果商相公真能“回頭得了空”教訓他,那就他的福氣!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