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456 成化十九年

成化十七年七月十一日,天子下詔,東廠提督尚銘被罷免,并發配南京為凈軍。江湖傳言,此乃宛平知縣方應物出力也,其中詭秘不可言......
  成化十七年七月十二日,天子下詔,赦免西廠千戶韋瑛等四人死罪,發配邊鎮為苦役。江湖傳言,此案交宛平知縣方應物審理也,皆判死罪并復奏,天子仁慈才改為戍邊......
  成化十七年七月十三日,錦衣衛指揮使萬通病歿。江湖傳言,聽聞同黨尚銘被方應物廢掉,西廠汪直要復起,萬通唯恐禍及自身,又驚又急一病嗚呼......
  成化十七年七月十四日,天子下詔,罷去在京師橫行四年的西廠,朝野極為震動。江湖傳言,最后一道奏請罷西廠的奏疏是方應物所上......
  成化十七年七月十六日,天子下詔,升翰林院編修、《文華大訓》編纂官方清之位翰林院侍讀。江湖傳言,方應物與天子金殿對答,指物成詩連作一十八首,換來父親的錦繡前程;江湖還有傳言,其實是天子自覺虧欠功臣,故而借用方應物父親酬功......
  成化十七年七月十七日,天子發內帑三萬兩至宛平縣。江湖又傳言,方青天與尚銘宮廷斗法,力斬妖邪后,天子欲提拔方青天當國師,但方青天心系百姓不就。天子無以為報,只能用銀子重賞......
  宛平縣縣衙大門口,一個二十六七的年輕官員對門禁道:“煩請通傳一聲,就說太仆寺觀政進士項成賢要見他!”
  門禁翻了翻眼皮,“項老爺請回罷,待方大老爺有了空給你回信!”
  項成賢項大公子第一次跑到縣衙來找方應物,頓時愕然不已,這是什么態度?
  門禁摳了摳鼻竇,“本縣新出的規矩,四品以上的可以傳話留名帖,四品以下的一概不見!所以項老爺請回罷!”
  靠!項成賢大怒道:“你這狗眼看人低的東西!我乃貴縣大老爺同鄉同窗兼同年!你去問他見還是不見!”
  門禁滿腹狐疑的瞅了幾眼。進了縣衙去向后衙門官方應石傳話。方應石聞言連忙一邊打發門禁將項成賢帶進來,一面去向方應物稟報。
  方應物見項成賢進來,萬分好奇的說:“你今天怎么跑到縣衙里來了?”
  項成賢沒好氣的答道:“我來京師半年,錢用的有點多,眼下手頭緊了。聽說你得了陛下三萬兩賞銀,特來借錢!”
  “外面胡傳的消息你也信!”方應物笑道,“確實有三萬兩內帑進了縣庫,不過并非賞銀,而是陛下敕建慈仁寺所撥過來的,如果不夠還要縣衙補上!
  說罷。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看你這模樣像是在哪里受了氣似的。如果是縣衙門禁的緣故。我把他叫來向你賠罪如何?”
  項成賢咕咚咕咚的猛喝幾口涼茶,這才道:“其實是在太仆寺過得不爽,與上官吵了幾句,到你這里散散心!”
  方應物略一思忖。若有所悟,似笑非笑的說:“與上官吵嘴?你是不是一直惦記著御史的事情,所以這心就浮躁了?所以就耐不住性子了?或者心不在焉,辦事出了紕漏?”
  項成賢老臉一紅,看起來是被方應物猜了個十足十,強自抱怨道:“這都要怪你,上次無緣無故的提起當御史之事,叫我時時刻刻的想入非非,怎能靜得下心來?”
  “哈哈哈哈!”方應物大笑幾聲:“你今天原來是逼宮來的!你不是一向以淡泊名利、享受人生自詡么?”
  項成賢惱羞成怒的叫道:“你就說有沒有辦法!如果不成。我也死了心!”
  方應物突然正色問道:“你這種身份直接當御史,沒有太多先例,可謂是困難重重,但也不是不可以努力。我且問你,你為什么想要做御史?”
  項成賢肅然道:“自然是整肅綱紀。糾劾不法,監察群僚,諫君改過!”
  “說得好!”方應物鼓掌喝彩幾聲,“我知道了,你回去等消息!”
  項成賢見方應物貌似答應了,便起身告辭,走到屋門時忽然靈光一閃,覺得有什么不對。他便又轉身回到方應物面前,再次答道:“幫你告人,幫你罵人,幫你拉人,幫你踩人?”
  方應物皺眉道:“項兄你太低俗了!先在這里稍等片刻,一會兒跟著我去見右副都御史李中丞,叫李中丞教訓你!”
  項成賢無語凝噎,毅然對方應物伸出了中指表達此刻的心情(這個動作還是從方應物這里學來的)。
  不過聽說去見副都御史,項成賢抓耳撓腮的想多問出點東西,所以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方應物這廝對自己打埋伏了!“方賢弟,你別像那些老頭子似的,你就說個準話,到底有幾成把握?”
  方應物如實道:“讓你直接以新科進士出身去當御史,運作起來非常難,就是都御史們也害怕人言未必敢開這個例子。在事情結果出來之前,我怎么知道有幾分把握?”
  “你說的右副都御史李中丞,莫非就是李裕老大人?他為何要見你?你又有什么辦法讓他點頭?”
  方應物笑道:“他要不給點好處,那就繼續當副都御史,別想升了!右都御史還是戴縉做著!”
  項成賢不明覺厲,打破沙鍋問到底的說:“李中丞若是肯幫忙呢?”
  方應物答道:“那我就請戴大中丞主動辭官,給李中丞騰出地方。”
  項成賢瞠目結舌,都御史可是朝廷有數的巨頭,在方應物嘴里就是他一言決之的?簡直就是狂妄的沒邊沒際了!
  如果是別人這么說,項成賢只會將他當做瘋子!可是方應物......項大公子顫抖著追問道:“如果戴大中丞不肯讓位,你又能如何?”
  方應物聳聳肩,輕描淡寫的說:“那就逼著他辭官!證人何氏還在縣衙里,就利用她往死里鬧,本來前段時間就差點把戴大中丞鬧下臺的!
  朝中這么多人虎視眈眈,沒事也能生出事來,不愁已經失勢的戴大中丞能頂得住!”
  當然,方應物沒說出汪芷這張牌,戴縉想要全身而退,怎敢不從?
  項成賢愣住沒有說話,仿佛站在一個小小的窗口里,看到了無垠的異次元新世界......半晌之后才幽幽的嘆道:“我覺得你未來必定成為他娘的權奸!不過我喜歡!”
  方應物笑罵道:“呸!你應該感動,我為了給你找個御史官職,費了多大勁?”
  項成賢反唇相譏道:“我看你只是雁過拔毛而已,那李裕李大人可能要借你造出的勢上位,你不撈點好處不甘心,所以才想到給我弄個御史當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