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454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東廠提督尚銘被罷免,立刻引起了滿朝震動。要知道,東廠提督在整個太監體系里是能排得上前幾位的人物,地位相當于外朝的閣部大臣,故而尚公公被貶黜怎能不引起震動?
  首先讓滿朝諸公震驚的是,尚銘竟然真的倒臺了,所有人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在此之前,沒多少人真看好方應物,東廠提督豈是那么好弄倒的?方應物若能迫使尚銘不疼不癢表示一番歉意(多半還是在天子壓力下),就算獲得勝利了。
  更何況當今西廠提督汪直去了邊鎮,錦衣衛指揮使萬通重病不起,天子暫時所能依賴的密探頭子也只有尚銘了,不大可能自廢武功。
  但是讓朝廷諸公萬萬沒想到的是,方應物居然真把尚銘斗倒了,雖然不明白這中間使用了什么手段,可是結果是毋庸置疑的。
  這種驚奇被渲染放大后,產生了若干民間傳說——有宮中奸邪尚銘意圖謀反弒君,但方青天識破奸計,在宮門口與尚公公大戰三百回合。最后邪不壓正,八方神仙力助方青天,一代妖邪尚公公現出原形束手就擒......
  其次讓朝廷諸公感到震驚的是,尚銘倒臺倒得也忒快了,效率高的簡直令人發指。
  按照經驗,這種爭斗怎么也要互相扯上個把月,長的扯上一年半載也不是沒可能。大家寫奏疏不需要時間?天子看完并反饋不需要時間?東廠構陷并反栽贓不需要時間?來來去去幾個回合,時間就沒了。
  但是這次,前前后后加起來也不過半個月功夫。半個月前,江湖風傳汪直要倒,東廠提督尚銘于是陡然意氣風發、聲勢烜赫,投奔過來的擁戴者如同過江之鯽,眼看就要一舉取代西廠汪直的江湖地位了!
  這才過了半個月,幾乎是毫無征兆、沒有任何明顯跡象的情況下,突然就垮了。垮得就像閃電一般迅速,幾乎令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乍一聽聞還以為是開玩笑,很難令人相信。
  一時之間,朝廷上上下下齊齊失語,不知該做出什么反應。這到底是某京縣知縣太逆天,還是尚銘空有其表太過于廢柴?
  尚銘被罷免的第二天,跑到縣衙去求見方應物的各路英雄豪杰增加到了十幾位,但仍然見不到方應物,此人還是不在縣衙里,倒讓師爺婁天化應接不暇、忙亂的直想跳腳。
  又有情面比較熟的去了方家宅邸,可是仍然不見方應物蹤影,連方清之也沒見到,只能看到某位姓項的小年輕熱情招呼大家喝茶。
  眾人紛紛表示,在這種敏感的非常時期,方知縣稍微謹慎低調一點也是可以理解的。
  當然如果方應物倒了霉,還躲著不見人,只怕就要被罵成擺譜裝逼了。地勢不同,做出同樣的事情,得到的評價自然也是不同。
  卻說方知縣既不在衙門里,又不在家里,而是悄悄的來到了王越的家里,難怪別人找他不到。
  在王越宅中的偏院廳堂里,主人家并不在,只有方應物和另一位身穿正二品官袍的中年高官坐著。
  如果有認識的人看到這一幕,便會發現這位二品高官也是前幾天的焦點人物,注定要下臺的右都御史戴縉戴大中丞。
  再仔細看,又會發現方知縣與戴大中丞兩人坐姿是分庭抗禮的,而且若進一步觀察神態,就會發現堂堂的正二品部院大臣戴縉對六品方知縣反而有點卑躬屈膝的味道。
  方應物很有禮貌的說:“這次多謝大中丞鼎力相助,不然尚銘此賊還不知何時才能伏法。”
  “哪里哪里,你我彼此互助而已。”戴縉也很客氣的謙遜道:“不知汪公是否回京?若到了那時,還請方大人美言幾句。”
  “唔,好說好說。”方應物漫不經心的答道。
  在前幾天,他委托王越去找戴縉,只問了一句話:君欲自救否?結果那戴縉干脆利落的答應下來,然后才有了一封密疏便讓天子厭惡尚銘的事情。
  這不奇怪,東廠和都察院勾結陷害大臣的丑聞爆出來后,戴縉陷入內外交困之中。朝廷這邊全都是想轟他下臺并取而代之的,東廠尚銘這邊又想把都察院推出去當成承擔主要責任的擋箭牌。
  在這種局面下,戴縉只能選擇配合方應物,你不仁我不義的反咬東廠一口,盡力把責任都推到東廠這邊,減輕自己面臨的壓力。
  對于一個沒有什么道義和立場的、最純粹的投機客,戴大人干這種事兒毫無心理壓力。不過此時最令他擔心的就是,若汪直重新回京后,怎么看待自己曾經的背叛?
  是以戴大人又對方應物補充了一句:“本官不求仍然安居廟堂之中,只求到南京養老。”
  方應物沒說話,心里吐槽一句:這他娘的豈不又回到了歷史軌跡之中?在歷史上,戴縉的下場就是被貶到南京去養老了。
  與戴縉見過面,方應物看看天色已晚,就回家去了,反正他是沒興趣再與戴縉這毫無節操的人見面了。
  他方應物雖然喜歡耍弄手段,但也是有原則有底線的人,更不是朝三暮四的墻頭草!
  不過在這個高層基本都是混蛋的黑暗年代,戴縉不當這樣的墻頭草,又怎么在短短幾年內從普通御史升為掌院右都御史?
  就連自己,不也要去想方設法的去抱大腿么?方應物連連感慨,要是穿越到了傳說中的清明時代,想必自己憑借見識和本事也能出頭了,何須如此違心!
  在方家宅邸,方清之坐于書房里,不過并沒有看書,而臉色憂悶的發呆。聽見腳步聲,抬頭便見自家兒子進來。
  方應物察言觀色,感到父親大人現在心情很不好,收斂了幾分隨意神態,十分關心的問道:“敢問父親大人,心中有何憂慮?莫非貴體有恙?可否讓兒子知曉?”
  方清之有氣無力的答道:“今天徐學士找我談過,說是已經遵守了承諾,這幾天就要出消息了。”
  方應物聞言大喜,所謂承諾就是推薦父親升一級啊,編修要變成侍講或者侍讀!于是連忙向父親道喜:“恭賀父親高升,我方家以你為榮!不過此乃喜事,為何父親大人面有憂慮?”
  方清之很郁悶的說:“徐學士也明說了,他是找李孜省辦的此事,請李孜省向天子舉薦為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