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451 狀元與臉皮

卻說東廠提督尚公公接到了圣旨,只得離開東廠,從東華門入宮。剛才他一直處于震驚的狀態中,直到上了路才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
  尚公公的心情很是忐忑不安,如果天子單獨找他問話,哪怕是把他罵得狗血淋頭也沒關系,總是能說明他天子視為自己人,比方應物這種外臣親近得多。
  但這次卻同時召他和方應物問話,那就是另一種意味了,說明他與方應物被同等對待,與天子不分遠近了。
  造成這種情況,只有兩種緣故,一是方應物忽然與天子變得更親近,向前一步與自己站在了同一條線上;二是自己忽然被天子疏遠,后退到了方應物這個程度。
  無論哪種情況,對依附于皇權的太監都是很嚴重的打擊,怎能不叫深知其理的尚公公膽戰心驚?他當了幾十年內宦,不知見過多少當紅太監一朝失寵,便立刻從天堂跌入地獄。
  而且更嚴重的是,他尚銘向來可以直接進內宮面圣,但這次卻只被允許止步于奉天門,其中的疏離意味不言而喻。
  奉天門位于午門之內,奉天殿之前,是天子上常朝的地方。如同宮中其他一些大門一樣,奉天門平時并不打開正門,但也如同其他一些大門一樣,開了東西兩個小門,稱為東西角門。
  天子在私下里召大臣問話,地點一般就在奉天門的東西角門。當然,生性內向、不愛見外人的某宅男天子不會露面的,都是讓親信太監代為問話。這次也不例外。
  尚銘抵達奉天門這里時,另一個主角方應物還沒有來。這也正常。方應物路程遠得多,要圍著皇城繞一個大圈子。當然來得要遲一些。
  在等待的時候,尚公公忍不住又開始胡思亂想,問題到底出在哪里?難道是方應物因為幫太后找到了弟弟,還解決了報國寺的問題,所以攀上了周家大腿,從這里下手把自己坑了?
  但尚公公仔細想了想,又否定了這個念頭。自己前段時間已經去找周家滅火了,貪財的周家收了自己重禮,沒必要也沒動機出爾反爾幫著方應物對付自己。
  更何況就算周太后出手收拾自己。那也要有個延遲時間,在這空當里自己總能聽到點風聲。處置起來不可能像今天這樣干脆利落,叫自己連反應時間都沒有便被停職了。
  深知宮中情況的尚銘知道,這必然是什么地方惹得天子極為不快了,九天雷霆直接劈到凡間,才能出現效率如此之高的處置。
  不知等了多久,尚銘看到方應物那修長的身形出現在午門中,然后晃晃悠悠的朝著自己這邊走過來。
  “原來尚公先到了,好久不見。失敬失敬!”方應物裝模作樣的仿佛剛看到尚銘,抱拳行了個禮道。
  尚銘按住怒氣,皮肉不笑的問道:“方大人好手段,叫我東廠提督和你這小小知縣一起叩闕接受問話。不知你是如何做到的啊?”
  “呵呵呵呵。”方應物笑了,“尚公你說什么,在下聽不懂。不過在下聽過一件事。在當初有些宮中秘聞被散布了出去,然后尚公追查之后說是西廠汪太監泄漏出去的。惹得天子對汪太監極為不滿——不知有過此事么?”
  這也是個宮廷斗爭的經典招數,所謂“泄漏禁中語”很容易挑起天子火氣。是栽贓打擊政敵的絕好戰術。
  對此事尚銘不想承認,但也懶得否認,心里盤算著方應物為什么忽然說起這些,莫非方應物依葫蘆畫瓢也學了一次?
  但不是他尚銘小瞧方應物,姓方的有這個本事么?方應物區區一介菜鳥外臣,能知道什么宮中秘聞并散布出去?就算方應物把宮中秘聞散布出去,并栽贓是他尚銘做的,那無憑無據的鬼才相信,更別說英明神武的天子了!
  見兩人都到齊了,值門的太監迅速向宮里通傳。又不知等了多久,天子左右親信、司禮監秉筆太監覃昌出現了,并對著先到的尚銘和方應物點頭示意,今天就是由他來代替天子向兩只斗雞問話。
  覃昌咳嗽一聲,方應物和尚銘齊齊跪倒并聆聽圣訓。覃昌先問道:“尚銘!陛下要問你,為何東廠番子柴東平白無故的要構陷方應物?這是你指使的么?”
  尚銘很清楚,今天這番對答極為重要,每個問題都要仔細斟酌。對這第一個問題,按照下意識的習慣當然是矢口否認與他有關。
  但尚公公又一想,眼下不是公開審案,僅僅是私底下的問答而已。自己還要抵賴不認,未免有著把天子當傻逼的嫌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柴東的行為是自己指使的,在此否認沒有任何意義,只顯得自己故意欺君似的。
  而且在天子眼里,東廠構陷不構陷大臣只怕也不是什么大罪,所以自己還是坦誠一點比較好,起碼能讓天子感到自己的誠實。
  是以尚銘叩首答道:“確為奴婢所授意。”
  覃昌又問道:“你為何要設局構陷方應物?”
  當然因為方應物是汪直的智囊和主事人......尚銘心理如此想著,但卻沒說出來。
  一旦牽扯到汪直,事情就復雜化了,誰知道天子心思又要怎么變?尚銘斟酌再三,便照搬外界的主流觀點,答道:“因為翰林院編修方清之上疏彈劾奴婢,奴婢便銜恨在心,有意報復。”
  方清之曾受方應物指示,彈劾尚銘與佞幸方士李孜省結黨為禍,所以尚銘有此回答。覃昌繼續問道:“那你是否真的交通李孜省?”
  也許在不明真相的人眼里,一個權勢赫赫的東廠提督去交結一名弄臣方士實在不可思議,雙方地位貌似差的太遠,但知道內情的人對此并不奇怪。
  大臣也好,太監也好,都是天子的手下,而李孜省此人雖然被輿論嘲諷為裝神弄鬼之人,但他卻像是天子的鐵哥們,是為數不多的能與天子談得來的人,與天子真有一些友情因素存在的。
  年初時候,天子曾不惜與全體朝臣作對,也硬要提拔李孜省當右通政,大概就是出于哥們義氣。有這樣的因素存在,所以尚銘這個東廠提督對李孜省也要客氣幾分。
  尚銘也繼續依照“誠實”的原則答道:“此乃不實之言,實屬別有用心之徒造謠污蔑!”
  覃昌轉向方應物:“你父親方清之彈劾尚銘交通李孜省,又是如何得知?”
  方應物不假思索的答道:“是從東廠傳出的消息,幾經轉折恰好被家父聽到......”
  尚銘憤怒的打斷了方應物的話,“滿口胡言!怎么可能會從東廠傳出這樣消息!”
  方應物見覃昌沒有攔著,又繼續答道:“小臣猜測,大概當時尚公公確實很不安全,所以要放出這個風聲壯膽。”
  尚銘斥責道:“天使面前,你也敢憑空捏造,可有實據?”
  方應物反唇相譏道:“天使面前,你尚銘敢說與李孜省清清白白、毫無往來?”
  尚銘猶豫片刻,“有過幾次人情往來而已,怎么能稱得上交結為黨?”
  覃昌憐憫的看了尚銘一眼,此人已經輸了......道理很簡單,一個本該是行動派的東廠提督,被逼到了與文官當庭斗嘴辯論的地步,那肯定就是輸了。
  不過覃太監犯不著對尚銘操心,喝道:“爾等繼續在此候著,吾去復奏皇爺!”
  隨后覃太監轉身向內宮行去。方應物還好,尚銘依舊莫名其妙......渾然不知自己答得這些問題有什么意義。
  又等了一個時辰,眼看著已經日頭偏西,方應物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等下去。到了日落時,宮門就要落鎖,自己這外臣是不許在奉天門這里過夜的。
  正當不耐煩時,覃昌再次出現,而且肯定帶來了最新旨意。方應物和尚銘齊齊屏住了呼吸,等候著命運的宣判。
  覃太監神色肅然,緩緩宣旨道:“上諭!尚銘罷去司禮監秉筆太監、提督東廠差事,發南京神宮充為凈軍!”
  當即有兩個身強力壯的太監上前押住了尚銘,迅速扯下他的大紅蟒袍。而尚公公登時面如死灰,身子抖如篩糠,腦中一片空白,不但之前的擔憂全部落實了,而且還是最壞的結果,壞得不能再壞的結果!
  今天午前,他還是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東廠提督,幾個時辰之后卻成了囚犯一般!常言道,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他竟然反了過來!
  尚公公茫然四顧,不知該如何是好時,卻有一張勝利者的笑臉映入眼簾......世間萬物,最可恨者莫過于這張笑臉了。
  “好小賊子!”尚銘大喝一聲,勢如瘋虎的甩開左右太監,朝著方應物撲了過去。
  方應物正在暗自得意,一時沒有提防,被尚銘撲了一跤。他連滾帶爬的起來,烏紗帽也掉在手里,一時間狼狽不堪。
  覃昌皺眉大喝道:“成何體統!速速拿下!”
  尚銘便又被重新按住,但仍不甘心的對方應物叫道:“小賊!你究竟耍弄了什么詭計,敢不敢亮出來給爺爺我瞅瞅,也好當個明白鬼!”
  方應物一臉的迷茫,萬分疑惑的答道:“尚公你在說什么,在下聽不懂。”
  尚銘被氣得破口大罵,眼看著又要發起狂。覃昌搖搖頭,對方應物道:“時辰不早了,請方大人出宮!”(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