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45 你敢不激動

“新科童生”在府衙拜見過知府,本次府試程序便算全部結束,就算有點流言也改變不了事實。其他考生都該打包回家,但方應物卻被朱知府要求留在府城,將作為嚴州府群眾代表、今科鄉試解元代表和府衙一起迎接卸任首輔商閣老返鄉。
  送走了幾位同縣考生,方應物回到旅舍,卻被掌柜攔住,很客氣的問道:“方小官人,你客房到期了,眼下是否繼續住?”
  方應物他住進來時,確實只按府試結束算的,當時沒有料到要多住幾天,所以交房錢時,日子只算到了今天。
  這時掌柜問他是否繼續住,當然潛臺詞就是要住還得先交了錢。
  方應物摸了摸腰包,十分苦惱。來時沒有帶太多銀子,如今實在所剩無多,交了房錢就沒吃沒喝了,甚至交幾天房錢可能都不夠。
  只得對掌柜行禮道:“且寬緩幾天......”
  后面兩天,方應物隔半天就去府衙看一次消息。第三天早晨得知商相公已經到了鄰縣桐廬縣。
  于是朱知府便一聲令下,傳遍滿城,召集了前往縣界迎接的隨行人員,匆匆忙忙在南門外碼頭上準備登船。
  臨行時,府衙同知、通判、推官,附郭縣建德縣知縣、縣丞、主簿,以及府衙主事、照磨等大小官員一個不少,全部來到碼頭為朱知府送行。
  府衙準備了七八艘船只載人,方應物立在其中一艘船頭上,第一次看到如此齊整的官員陣容。在他眼里更像是大明文官從正四品到正九品的官服展覽,算是漲了不少見識。
  但從這些大人們可憐巴巴的眼神里,方應物可以感受到最深沉的不舍——估計他們都想追隨府尊,去縣境迎接卸任首輔罷。蹲守在家里等待有個鳥用!
  商相公可是文官里的第一把金交椅,雖然帶了個“前”字,但聲望比新首輔萬安這種走貴妃后門的馬屁宰相強多了。
  但很可惜,朱知府斷絕了所有官員的希望,他在碼頭對眾人高聲訓話道:“列位大人,時值秋糧繁忙之際,我等食君之祿,切不可荒廢王事!
  故而不必興師動眾、勞民傷財,只本官前去縣境迎候商相公即可!這幾日爾等各自謹守門戶,務必要勤于政事,做好份內之務!若有所遲誤,王法面前,本官決不輕饒!”
  諸大人唯唯諾諾,不敢表現出絲毫不滿。
  方應物心里喝彩,好威勢,不愧是只差一步便進入大員行列的四品黃堂!
  而且看來朱知府平時也是個很強力的正堂官,所以關鍵時刻才能說一不二,震住一干佐貳同僚和衙門下屬不敢妄動。
  訓完話,朱知府登上了最大的一艘船,船隊便從南門外碼頭起航,浩浩蕩蕩向下游建德縣邊界而去。
  若從省城杭州府沿錢塘江、新安江逆流向西而上,進入嚴州府后第一個縣是桐廬縣,也就是商閣老現今所在的地方。而后才是建德縣,最西則是淳安縣。
  朱知府帶領本地士紳,前往的地方正是建德縣和桐廬縣交界處,準備在那里等待商閣老。
  官場最重禮節,出迎距離也是有很大講究的。理論上朱知府可以遠赴桐廬縣與杭州府交界處,但那就顯得過于諂媚,容易引起別人議論。
  而在府城城郊迎接,又顯得過于輕慢。畢竟商閣老的身份在這里擺著,只在城郊迎接的話,禮數嚴重不夠周到。
  所以朱知府帶人去附郭縣建德縣的縣界處迎接,算是比較恰到好處的距離,既恭敬又不過分諂媚。
  迎接計劃是先期趕到建德與桐廬交界地方,等商相公的船只進入了建德縣境內,上前拜見后,就地設宴為商相公接風洗塵,并住上一晚。
  次日早晨,船隊再從縣界向府城進發。如果走得順利,當夜住在東關外富春驛,還是城中公館,全看商閣老自己的心意了。走的不順利,就在半途某大戶人家宅中安歇。
  方應物坐在船中,掃了幾眼同行眾人。同船的都是本府名流士子,這次湊到了一起,又是要見三元宰相,個個都神情興奮,正圍桌而坐,吐唾沫橫飛的高談闊論。
  方應物出頭沒幾天,與他們都不熟,以他的性格也懶得放下身段,去主動巴結這些史書上的無名之輩。他默默坐在一旁,又想了想上船時的情況,突然發現了一個特點。
  經府尊安排一同前往縣界的迎接隊伍中,除去大量雜役這類不算在數目內的,其余本地代表好像只有二十多個。大都屬于兩種,一種是本府二三十歲的年輕士子,風流倜儻;另一種就是本地年老耆宿,德高望重。
  老少結合,看似很合理的人員結構,但卻有說不上來的奇怪之處......
  方應物又仔細回想了回想,終于可以肯定,確實一個官員都沒有,而且一個正當盛年的居家鄉宦都沒有,全都是離官場較遠的人物!當然,本地舉人也大都去京城趕考了。
  而隊伍中唯一例外的,就是朱知府本人了。府尊大人在這支隊伍里,真可謂是萬綠從中一點紅——特別官服還是緋紅袍子。
  想至此,方應物猛然拍了拍大腿嘆道,朱府尊不愧配得上“心思縝密”四個字,這種小細節都讓他考慮到了!
  這支隊伍前往迎接,等到商閣老下船,那就不動聲色、自然而然的完完全全將朱大人自己凸顯出來了。
  年輕士子只會吟詩作文,最多談幾句書經,本地耆宿也只能說說近些年來的風土人情變化。這些東西,都是場面上的應有程序,聽聽也就罷了。
  商相公可是首輔級別的元老重臣,層次和境界當然不會僅僅只有上述這些。但在迎接場面上,能與商閣老展開高層次交流的,能談論國事、政務以及官場的,除了府尊本人,還能有誰?
  那時府尊完全不用擔心有誰搶過風頭,只管在周圍一群老幼病殘的襯托下,全副心思表現他的才干見識就可以了,這就是他為自己創造出的最好機遇。
  至于他方應物,大概主要任務就是代表解元站臺和吟詩作詞兩項,與其它同行人沒有本質區別。
  他又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所穿的粗布青衣,真像是大紅袍身邊的綠葉吶。方應物彎腰出了船艙,站在船頭望著水里的倒影,他這模樣很像天真無邪、乖乖聽話的綠葉么?
  ————————
  上午時間太緊張了,寫多少發多少吧!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