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448 爭風吃醋

最近朝堂處在一個很敏感的時期,這么多令人留口水的官位空缺,誰不幻想一下?在這種時候,盯著各種風吹草動的人就越多。比如在通政司,抄邸報以及公開奏疏的各家小吏比以前勤快了十倍,生怕錯過什么重要消息。
  然后方清之的奏疏被“發現”了,大概意思是:“臣管教無方有愧圣恩,方應物年少無德,不能服眾,故而招致東廠窺探,引得亂象叢生。臣深感此子尚不足以為官,奏請陛下罷其官職,恩許回家讀書。”
  看完抄寫來的方清之奏疏,無人不驚愕,一時間朝野失語,不只是當事人尚銘和戴縉。
  在之前,朝野上下所有人都認為:第一,方應物年少氣盛;第二,方應物完完全全占住了道理和道義;
  第三,根據既往歷史可以看出,方應物為人敢作敢為,并不怕事;第四,方應物背后不是沒人。
  綜上所述,誰都能判斷出,方知縣絕對不會忍氣吞聲,一定要發作出來的,他根本沒有任何理由要忍耐,暫時按兵不動只是時機問題。
  而都察院掌院右都御史戴縉有投靠權閹汪直的黑歷史,這次手下親信御史又與東廠鬧出了丑聞,只要被方應物糾纏住便無法脫身,想不下臺都不行了。
  基于這個判斷,各方英雄豪杰面對突如其來的機遇,紛紛匆忙出手,為了戴縉下臺后留下的空缺你爭我奪,風云際會的真是好不熱鬧!
  眼看著就要到白熱化的地步,但誰能料到,方應物本人卻在這個節點上踩了一個急剎車,像個沒種的懦夫一樣縮了!
  方應物是當事人并掌握人證。他都停手不追究了,那還能有什么后續?丑聞就到此為止了!外人終究是外人,即便想繼續推動丑聞發酵,那也只能是隔靴搔癢,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果戴縉能涉險過關的挺過去。并繼續占著掌院都御史的位置,那別人還爭奪個屁,全都是白忙乎!但事已至此,兩邊都已經開始擼起袖子動手了,又有點覆水難收、騎虎難下的感覺。
  所以圍繞御史丑聞,朝廷上下忽然集體失聲了。被方應物的出其不意搞得莫名其妙一頭霧水。他這到底是真孫子還是裝孫子?
  其實站在正人君子立場上,這很好理解......像方清之這么正派的人,向來嚴于律己、為人謙讓,當然他不愿見到自家兒子招搖惹事,成為各方角力的著力點,從而陷進說不清道不明的利益糾葛中。或許還會有損方家清白,所以要主動請求罷兒子的官。
  只能說,高尚的人眼中自有高尚,卑鄙的人眼中都是卑鄙。不過各種拜訪方知縣的說客忽然又多了起來,縣衙再次恢復了一天收八張名帖的盛況。
  不過方應物沒有見別人,先去見了威寧伯、左都御史、提督京營王越。在京城中,他也只能找王越說幾句真話了。
  王越搖著杯中葡萄酒。懶洋洋的對方應物說:“你做事真不地道啊,虛晃一槍把諸公都涮了一次,不過如此行事,也真算對得住汪公了。”
  現在滿朝官員里,大概只有王越能稍稍看明白方應物的意思,因為只有他知道方應物與汪直的關系很密切。放著簡單省事的到手的便宜不占,非要以退為進重新洗牌,并意圖再把東廠牽扯進來,這不是為了汪直又是為了什么?
  不過王越不大相信方應物對汪直有多少情分,這兩人一共也沒見過幾次面。還是互相利用居多,能有什么恩義可言?
  想來想去,只能說方應物之所以仍然力助汪直,是因為此人心性堅定、所圖長遠,能不為眼前蠅頭小利所誘惑。就算如此。也當得起一聲稱贊了。
  方應物對答道:“老大人說笑了,命運總該掌握在自己手里,總不能隨風搖擺由別人左右。”
  隨即方應物想起一個情況,也試探著問道:“如今那戴縉危如累卵,老大人你難道不動心么?”
  王越名為左都御史,但實際上并不管都察院的事情,他的正式工作是提督京營,左都御史只是表示他高級文官身份的掛名。不過右都御史要是出了問題,讓王越這個左都御史出面接管都察院似乎也能順理成章。
  從方應物角度來說,一個管都察院的王越顯然比一個提督京營的王越更有好處,他方應物又不打算以武功立身。
  王越對方應物的想法心知肚明,淡淡的答道:“老夫志不在此,也懶得應付這尋章摘句的水磨功夫,更愿整軍備武、縱馬邊關!至于廟堂糾紛,用你的話說,找一條大腿抱著就行了,自己何須費心費力!”
  不愧是鼎鼎有名的性格人物,大明最像武將的文官,行事作風完全就不按文官套路來!方應物無可奈何,又問道:“都察院中,誰呼聲最高?”
  王越介紹道:“呼聲最高的是右副都御史李裕李大人,此人當年以副都御史出任漕運總督、江北巡撫,后來因為丁憂回鄉。守制結束后,一時沒有別的合適位置,他就在都察院繼續做右副都御史,幫著管理院務。”
  方應物點點頭,這李裕老大人當過漕運總督、江北巡撫,那可真是個資深高官了,接任掌院都御史綽綽有余。
  王越放下酒杯,鄭重其事的提醒道:“李裕為人嚴厲,也算是干練能臣,最重要的是,他與佞幸方士李孜省有同鄉之誼。”
  李孜省......方應物愣了愣,沒想到在這里聽到了這個名字。
  不過王越不欲多談這些,又問起他最關心的事情:“前一段時間,我已經照你所言,頻頻向尚銘示好,惹得不少人矚目,這到底有用么?”
  “說實話,在下也不知道。”方應物毫不遮掩的說,“汪公和尚銘的生死榮辱全在帝心,我們決定不了什么,只能盡力為之!”
  在歷史記載中,尚銘在汪直倒臺后不久,也同樣倒臺了。但具體原因不詳,方應物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能靠自己揣測了,并引導天子想法朝這個方向發展。
  想來尚銘迅速失寵無外乎兩點,一是當時錦衣衛指揮使萬通病故,西廠汪直被罷免,東廠尚銘一家獨大,得意忘形拉幫結伙后讓天子產生了警惕;二是與汪太監相比辦事能力太差,讓天子不滿。
  除此之外,方應物還真找不出尚銘失寵的緣故,貪財這種問題在天子眼里根本不算毛病。
  王越追問道:“難道就這樣等著尚銘自己敗事?你還有沒有后手?”
  方應物點點頭道:“老大人但請放心,在下自然是存有招數未用,現在看來馬上就該使出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最近如果有冒充我找讀者要錢的,都是騙子,大家不要上當!聽說很多別的作者遇到這種事兒了!不過想來本書讀者都是老油條,不會有單純到犯這個傻上當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