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446 皇帝不急太監急

正事說完,父子又談起閑話,方應物打聽消息道:“內閣虛懸位置,時至今日可曾要有結果么?”
  方清之便道:“萬相公舉薦翰林學士彭華,劉相公舉薦吏部天官尹旻。兩者之間,彭學士所受舉薦得力,尹天官資格更老,至今仍僵持不下,看來難有結果。”
  方應物暗暗吐槽一句,這萬首輔夠硬氣,一邊在與劉次輔爭奪內閣閣臣位置,另一邊還有閑心思去策劃對言官的大清洗,當真是老而彌堅、精力充沛。
  不過方應物忽然想起徐溥這個人,又問道:“徐學士沒有動作么?按說他也是很有資格入閣的人。”
  徐溥以翰林院掌院學士加禮部左侍郎銜,是柯潛之后的一代翰苑領袖,地位、名望全都有,確實具備了入閣資格,而且競爭力是數一數二的,至少蓋過彭華沒有問題。
  方清之想了想答道:“就為父所見,徐學士現如今淡泊的很,并沒有什么心思入閣。”
  方清之接著反問道:“依你看來,這徐學士為什么不想著入閣?”
  方應物皺眉思考片刻,才開口答道:“要我說這原因,這徐學士可能有點完美主義傾向。”
  方清之沒聽說過這個詞,疑惑道:“此乃何意?”
  “所謂完美主義,就是做事要么做到最好,要么就不做。現在廟堂風氣不正,此時入閣為閣臣的話,前面有萬安這等首輔,上面有陛下這樣的天子,若不同光和塵,那肯定當不下去。
  倘若真同光和塵。那又成了新的紙糊三閣老里一個,對個人名聲很是不好。放到史書上,大概要成為一個昏暗年代的失敗宰輔角色。
  所以我猜這徐學士覺得眼下時機不好,寧可放棄入閣機會,等將來風氣清明的時候再謀求入閣。當然。如果等不到道長魔消的時候,我估計這徐學士寧可就此隱退,以保全一世名聲不墜。”
  方清之微微點頭,若有所悟。方應物就在書房里提筆寫信,既然父親不愿對徐學士張這個口,那么就由自己來唱黑臉好了。
  寫完信后夜色已深。方應物便告辭了,到西院安撫一下小妾,又回縣衙去。不是方應物熱愛工作勤于王事,而是眼下正處于非常時期,不知道多少人關注他,還是行為謹慎點比較好。畢竟按照規矩。知縣一般不許在縣衙外過夜。
  次日,方應物已經忙于公務,一大早就到城南檢查河流疏浚工作。夏汛將至,水道通暢問題馬虎不得。
  在外面轉了一天,方知縣看上去并不疲累。他神采奕奕的回到縣衙,對婁天化問道:“今天收到多少名帖?”
  婁天化答道:“一個也沒有。”
  方應物十分詫異,昨天還門庭若市。今天就門可羅雀,這反差也太大了罷?如此便吩咐道:“那就將昨日的名帖拿過來,本官也該見見人了。”
  婁天化又答道:“編修老爺又傳了話,叫東主你再回去一趟。”
  方知縣無語,昨天剛被叫回家一次,今天又要回家,父親大人這是使喚人使喚上癮了嗎?
  但父親有命,違抗不得,方知縣只得換了身文士衫,微服出行悄悄回家去。與昨天一樣。父親早在書房等著。
  方清之見到兒子,神色十分古怪,開口道:“今天為父去翰林院時,把你的信轉給了徐學士。徐學士說......他答應了,只要你肯收手。”
  “哦......什么?他答應了?”方應物徹底大吃一驚。眼睛瞪得很大,簡直懷疑自己聽錯了。
  方應物忍不住又高呼一聲:“這怎么可能!”
  說實在的,方應物雖然明著說要待價而沽,看誰開的條件高,就幫著誰行事,從理論上說也是可以與戴縉、尚銘妥協的,只要這兩位開出足夠的價碼。
  但實際上,方應物很清楚自己的本意,他還有一個根本原則就是幫助汪芷,最好的辦法便是通過打擊尚銘來拯救汪芷的命運。
  所以方應物內心深處并沒想過在這件事上收手妥協,所謂的待價而沽只是如此打算:一面堅定不移的打擊戴縉尚銘,一面拉幾個同盟軍并多撈點好處,達到共贏效果和收益最大化。
  方應物昨天聽到徐學士的請他收手的要求后,開出的兩個條件其實都是很無理的條件,根本就沒指望徐溥會答應!
  想想就知道,叫徐溥舉薦父親立刻升一品,這從技術角度上不是不可能,也不會太招人非議,一個清流翰林怎么升官都不算夸張。但徐溥為什么要幫父親這樣一個大忙?翰林院年終公宴時,父親可不在徐溥那個圈子里。
  此外,叫徐溥壓制謝遷三年,那更不可能。謝遷是徐學士選定的接班人,是要繼承衣缽的人選,徐溥犯得著為別人的事情自廢武功么?都察院的丑事鬧得再大,與徐學士也沒有直接關系。
  可是最不可能的事情居然發生了,徐溥徐學士竟然同意了!這兩個條件的誘惑實在太大了,大到足以讓方應物動搖。
  若今年升一品,明年編完書再升一級,那么父親大人升官的速度簡直比當年謝遷還快了,到四十多歲時當閣老也未必是夢!
  徐學士不會是哪根筋搭錯了罷?方應物收起了懶散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在心里默默的重新審視起整個事情。
  昨天有一個問題沒想到,徐學士為什么要勸他方應物收手?怎么看也有點管閑事的意思,他為什么要管這個閑事?
  關于這個問題,方應物缺乏更多信息,他知道自己是想不出來答案的,但他模模糊糊的有了一些異樣的感覺,事情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
  想起昨天聽到的,有人比如萬首輔想借此興風作浪?那么就肯定有人想反制萬首輔?然后風波就要就圍繞著這些人轉開了,至于里面的具體門道,缺乏信息時還是沒可能想出來的。
  但方應物能感覺到,事情從圍繞自己為核心,變成了甩開自己后的、更高層的博弈。最直觀的表現就是,昨天宛平縣縣衙門庭若市,今天別人知道了狀況,覺得自己要控不住場了,就沒人來找自己了。
  方應物頓時勃然大怒,全他娘的是搶戲的!這幫人不愧是政治老油條,三下五除二的就要把焦點鏡頭搶過去!
  他最討厭這種失控情況了,原本是自己要下一盤大棋,可別搞得棋手變成別人,那樣還有什么意思!
  方清之看著兒子問道:“你別胡思亂想了,先說該怎么回復徐學士?”(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