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440 人有失足

張貴感激的望了婁天化一眼,不過又瞥見方縣尊耳朵稍微動了動,對準了自己這邊,便顧不得道謝,連忙開口敘說起自己的“豐功偉績”。
  他知道眼下時間緊,所以很是言簡意賅:“小的托人去大興縣查了那何氏婦人的根底,回來后便覺得可疑,又在縣衙門口看到這柴東與何氏婦人有關系,便斗膽在無人之處將柴東捉到班房去,想著從他這里為大老爺擺平事情。
  不過卻從柴東身上搜出了東廠腰牌,倒是將小的嚇了一跳。正不知如何是好時,忽然有人叫門,自稱是巡城御史派來的,便臨機一動,將柴東打昏了抬過來。”
  婁天化贊道:“打的妙,昏的妙。”
  同樣是東廠番子身份,一個清醒著過來的柴東,與一個昏頭昏腦在大堂上才醒過來的柴東相比,表現顯然要不一樣。就剛才那幾嗓子,大堂中的氣氛已經有點控制不住了。
  張總班頭又偷偷瞥了一眼方應物,故作赧然道:“即便不打昏了,他過來后也遮掩不住身份,總是討不了好。”
  方應物忽然轉過頭來,對婁天化與張貴嘀咕了幾句,然后兩人各自震駭不已,面露狠絕之色扭頭而去。
  巡城御史趙文煥坐在公案后,臉色已經鐵青了很久了,不復之前意氣風發的模樣。
  他第一后悔的是今天出門沒有看皇歷。原本計劃看起來天衣無縫,所有條件都已經準備好,他只要遵照指示一步一步執行即可。其中并沒有什么難度。
  不知道什么緣故,今天意外頻頻。固然自己竭盡全力挽回局面,但自己又不是神仙。此時也有點無力回天了。
  第二后悔的是方才下令打開縣衙大門,放百姓進來圍觀審案!本來他的目的要通過公開來限制方應物狗急跳墻,并擴大效果聲勢,現在全他娘的作繭自縛了!眼下堂里堂外議論紛紛,肯定不是非議方應物的!
  趙御史半晌無語,而柴東也真是急了,事情要砸在自己手里,尚廠公會饒過自己么?官員還有體面,辦砸了事情無非就是丟官降職。他這種番子可沒有體面,只怕皮肉之苦都是輕的!
  越想越心驚,柴東慌里慌張的環顧四周,實在忍不住,便色厲內荏的對著議論紛紛的百姓怒吼道:“東廠又怎么了?東廠的人就不能告狀了?東廠的人就不能幫親戚打官司了?”
  圍觀的人群里有人叫道:“方才那原告婦人含糊說過,是被人逼著來告狀的!難道你們東廠連幫忙也是逼人就范么!”這句話傳開,于是引起了一陣哄笑。
  豬隊友在此,事到如今這案子還怎么審?若強行審理,只怕要連自己也搭進去了!堂堂一個清流御史和東廠番子勾結起來。傳出去后......
  想到此處,趙御史站了起來,打算就此抽身走人,即便被嘲笑也顧不得了。方應物見狀。連忙上前幾步,攔住了趙文煥的去處,“案子尚未審完。事情尚未明白,趙大人想要往哪里去?敢問都察院里的御史就是如此做公事么?”
  趙文煥虛張聲勢道:“方知縣讓開!你也能管教御史行事么!”
  方應物冷笑道:“你為風憲官。身負臺垣之責卻行事偏私,曲意枉法!只請趙大人給本官一個清清楚楚的交待!”
  趙御史喝道:“不然你要怎樣?”
  方應物尚未答話。卻聽圍觀百姓里有人大喝道:“世間之事不能有如此巧合的,今天東廠番子和這御史老爺恰巧湊在一起,硬是要給方先尊安上罪名,絕對是蓄意為之。
  想我宛平縣數十年來,才出了這么一個清正的知縣,本以為能過幾年日子,卻不料橫遭奸邪陷害,難道要眼睜睜看著么”
  有人呼應道:“天公地道,不能如此!這個趙御史必定是沒良心的!”京師百姓對官員不像外地那般敬畏,畢竟京城里的官員實在太多了。
  趙御史對著百姓厲聲呵斥道:“誰敢多嘴!”斥責之后,趙御史冷不丁的發現這群百姓與他之間的距離很近很近......
  不知道什么時候,大堂門口處維持秩序的縣衙皂隸悄然撤走了。沒了衙役攔著,圍觀百姓便漸漸向前挪動,從堂外涌進了大堂內,將縣衙大堂擠得嚴嚴實實。
  這絕對是方應物暗中使壞,故意引誘百姓沖上來鬧事!趙御史登時汗出淋漓,心中害怕起來,此時看起來群情憤激,這個距離太不安全了。轉而對方應物質問道:“方知縣,你們縣衙就是這般縱容百姓無法無天么!”
  方應物冷漠的答道:“姓趙的,方才是你親自下令打開縣衙大門,放了大批百姓進來觀看,也虧得你還有臉埋怨別人,孔孟之書就是這般教導你的么?正所謂民心如水,可載舟亦可覆舟!”
  趙御史只想吐血,這真是自作自受,自己把自己坑了!他的儀從大都在門外等候,只有四五個差役跟隨著進了大堂,此刻只能招呼這幾人緊緊圍住自己,將自己與騷動的百姓隔開。
  人群里又有人對趙御史的差役高呼道:“你們幾個當差的難道不是京師本地人么,在父老鄉親面前,孰是孰非難道分不清楚么!”
  趙御史這邊的差役無奈的彼此對視一眼,他們都是從京城本地征發,給官員當差的。本地百姓都站在了方知縣那邊,他們幾個還真不愿意去作對。
  人群圍的越來越密,團團將趙御史堵在大堂里寸步難行。眼看著場面不可收拾,自己根本出不去,趙御史再次轉頭對方應物喝道:“方知縣!有些事情要適可而止,不可過線,不然你以為你能逃得了責任么!”
  但是趙御史卻沒有聽到方應物的回答,但他從方應物的眼神里讀出了戲謔、冷酷等意思,感覺方應物看他就像是看死人一般。
  壞了!趙御史突然明白,這方應物絕對是要徹底撕破臉的下死手了!沒有任何顧忌的下死手了!
  民心如水,自己和柴東要被方應物推出去當覆舟了!然后就是右都御史戴縉,就是東廠!
  剛轉過念頭,趙御史就看到人群里突然沖出一個人,他從衙役手里奪下水火棍,大喊一聲“誅殺奸邪”,同時狠狠對著東廠役頭柴東的腦門砸去,那力道完全就是不顧性命!
  猝不及防之下,柴東慘叫一聲倒地不起,一動不動的生死不明。有人帶了頭,人群轟然炸開,瞬間又有幾個人沖上前去對柴東拳打腳踢。
  趙御史沒有時間同情柴東的遭遇,因為他已經發現有人紅著眼朝自己來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