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433 在下聽不懂

方應物原本確實想低調,暗中幫汪芷一把就是,不過沒想到還是被尚銘盯上。那就沒什么好客氣的了,所以今天回家請父親出面去直接彈劾尚銘。
  每每念及此,作為一個被當成重點人物對待的方應物很迷茫,他不知道應該自豪好,還是應該自省吾身。
  方應物當晚身體力行,折服了兩個小妾,次日便在巷口喊了轎子,帶著她們往縣衙去。這次當然不會從縣衙大門進,從側門巷道直接來到內衙。此處門子慌忙開了門,放轎子進前庭。
  在婢女攙扶下,王蘭王瑜下了轎子,抬目左顧右看的打量四周。方應物在旁邊笑著說:“我早說過,這縣衙又破又舊,來到這里是委屈了你們,遠不如家里舒坦。你們一直不信,今天親眼看到了罷?”
  瑜姐兒一邊揮舞著手帕扇風,一邊取笑道:“哼哼,秋哥兒你滑頭得很,誰知道是不是藏著人呢。”
  方應物哈哈大笑,很坦然的說:“那怎么可能,為夫從來就是光明磊落的人,豈是藏頭露尾之輩!”
  兩女忽然美目一凝,笑容僵住,停住了說話。方應物順著兩女的視線望去,發現內衙里似乎混進了什么奇怪的東西......
  前后庭中間建有穿堂,此時從穿堂口走出個歲數不大的小娘子,相貌頗為嬌媚,站在廊柱邊顯得亭亭玉立。見方應物看過來,她俏臉微紅,屈膝對著方應物福了一福,柔聲道:“老爺金安。”
  “這這這......”方應物愕然萬分,指著這突然出現的陌生美貌小娘子,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瑜姐兒上前一步,對著方應物責問道:“秋哥兒!我們姐妹甘心為妾,是因為與你是相識十幾年的同鄉人,知根知底并相信你不會虧待我們,所以才肯托付終身!如今你發達了。若有另添新人的心思,我們不是不通融,但卻不該一邊在這里......”
  說到這里,王瑜略卡殼,蘭姐兒冷靜的補充道:“金屋藏嬌。”
  王瑜點點頭,“對!金屋藏嬌!卻不該一邊在這里偷偷金屋藏嬌,一邊卻欺瞞冷落著我們姐妹兩人!秋哥兒你這種做法實在不地道,叫我們姐妹心寒!”
  王蘭到沒有王瑜這么激烈,想到傷心處,只低頭抹著眼淚。一言不發的重新鉆回了轎子。要回家去。
  面對兩女。方知縣無言以對,他自己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只能氣急敗壞的對門房狂吼道:“這是誰給本官搗鬼?”
  然后張貴總班頭連滾帶爬的從門房里鉆了出來,沒有對方應物見禮。卻撲到王瑜身前,高呼道:“兩位奶奶恕罪則個,都是小的不對!小人我思量大老爺身邊沒個服侍的人,顯得有些不成體統。于是昨夜趁著大老爺不在縣衙,便先斬后奏送了一名婢女進來,卻不料讓兩位奶奶誤會了!”
  沒等兩女有什么反應,方應物又一次快刀斬亂麻,搶先對著張貴狂風暴雨般的一通斥責:“誰叫你自作主張的?本官是貪戀女色的人么?
  本官用你當總班頭,你不思輔佐本官勵精圖治。整日里在這上頭使心思,實在莫名其妙!從今日起,你這總班頭位置撤掉了!”
  張貴砰砰的磕頭,抱著方應物大腿求饒道:“大老爺!小人辛辛苦苦追隨,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昨晚一時鬼迷心竅,請大老爺饒了這一遭,不要撤掉小人這個總班頭罷!”
  方應物不為所動的喝道:“先拖出去!”
  便有門子上來,拖著張貴向門外行去,張貴一邊倒著走,一邊聲嘶力竭的慘叫道:“大老爺饒了小人罷!總班頭不能撤啊,不如讓小人死去算了!”
  被張貴昨夜送進來的小娘子見狀,也只能邁著小碎步跟隨張貴出去了。方青天眼角余光盯著那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小娘子,皮膚又白又細嫩得出水,小腰身盈盈一握行如楊柳......
  方知縣忽然感到有點可惜,確實是很對味的小娘子啊,只可惜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點。或者想法子仔細解釋解釋,說不定還能留住人,但話已出口覆水難收......快刀有時候太快也不好!
  到了門外時,門子拍了拍大呼小叫的張貴笑道:“喊什么喊?這總班頭位置就是縣尊虛設的,撤就撤了,又不影響你老人家的江湖地位,再說縣尊也沒實質性的處置你。”
  “伴君如伴虎啊,這回拍馬屁拍到馬蹄上了......”張貴唏噓不已:“你懂個屁,若不叫得慘一些,怎能顯得我被嚴厲懲治了,怎能讓那兩位姑奶奶消氣?”
  忽然又想起什么,張貴拍著門子道:“今日也不完全沒收獲,據我揣測,我們可以變壞事為好事......”
  卻說在院內,王蘭招呼王瑜上了轎子,低聲道:“我們回家去罷。”瑜姐兒瞪著美目道:“為何?這才趕走了狐貍精,我們也要走么?”
  王蘭嘆口氣,“你不懂,但我方才想明白了,還是給男人一些兒空間比較好。若日日夜夜的糾纏在一起,反而容易膩歪,倒不如保持現狀,正所謂小別勝新婚,你沒發現,每次他從外面回來,都會有點沒羞沒臊的新花樣么?
  左右縣衙距離家里也就半時辰路程,又不是遠隔一方。再說我們是住在家里的,又是本鄉本土的真正體己人,雖然做不了大婦,但他在外面怎么繞也不可能把我們繞過去。”
  過了兩日,張貴找方知縣稟報公務,雖然丟掉了總班頭職務,但好歹還是班頭,一樣管著一堆雜事。
  說完之后,張班頭正要退下,方知縣便叫住了張貴,嘆口氣道:“內衙人手不夠用,雜役也是粗手粗腳的人,急缺個婢女,上次你送來的那個就很不錯......”
  張貴愕然,小心翼翼的回話道:“大老爺還是算了罷......如今衙內外都知道,青天大老爺立身持正、嚴拒美色的故事,要是再把小娘子接回去,這口碑就壞了......”
  方應物奇道:“當日沒什么人在場,事情怎么傳出去的?”
  張班頭諂媚的笑道:“看到大老爺的正直實在可歌可泣,私心想著如果幫大老爺傳揚出去,定可增加大老爺的名望,對大老爺的前途是極好的......”
  方應物目視張班頭良久,開口道:“滾!你的班頭職位也撤掉了!還有,以后沒事少胡亂揣摩本官心思!”
  ps:
  sorry!這本該是昨天第二更,但是又睡著了,早晨爬起來先補上,不算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