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428 搶戲的

延綏鎮楊巡撫......猛然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方應物稍稍驚訝。這世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竟然在這里碰到了老熟人的兒子。當年他被發配到榆林城,還是抱上了楊巡撫的大腿,然后才得以咸魚翻身,不然現在沒準兒還在榆林吃沙子。
  “原來是故人之后啊!”方應物點點頭說。
  楊川很無語,面前此人年紀不大口氣卻不小,不過是個二十來歲的人,說起話卻老氣橫秋,看著很不搭調。不由得詢問道:“閣下究竟是......”
  方應物低聲道:“在下方應物。”楊公子大吃一驚,追問道:“可是當年在榆林輔助過家父的方大人?”
  得到肯定的答復后,楊公子忽的熱情起來:“當年我未能隨父上任榆林,不能結識方大人深以為憾事。今夜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便由在下做東,萬花樓里面請!”
  眾人一邊往里面走,方應物一邊問道:“楊兄因何在此?”
  楊川如實答道:“家父任期將至,即將回京朝覲天子并述職待察,在下便先行到京打前站。”
  “哦......”眾人聞言心領神會,雖然楊川說的不很清楚,但都聽明白了。
  方應物暗中一算,楊巡撫是成化十四年到任,今年是成化十七年,正好到了三年任滿。其實巡撫是朝廷派出的欽差身份,堪稱是位尊權重,為了制約巡撫坐大。經常有干一兩年便換人的,楊巡撫能任滿三年。大概也是托了任上功勛卓著的緣故。
  這楊公子先于父親到京城來,八成是奉了父親命令。為前程活動一番。不過此乃人之常情,并不值得稀奇。
  不過想到楊川先前是打算與劉次輔的大公子聚會,方應物似笑非笑的試探道:“今夜倒是是我唐突了,誤了閣下交際。”
  楊公子忽然想起某些流言,斟酌著話說:“次輔與我家是山東同鄉,應酬往來總是難免。”
  不等方應物再有什么反應,楊公子迅速岔開話題道:“今番來京之前,家父也特意囑咐過,叫我不可忘了拜訪方大人。家父還說過。方大人是深具眼光之人,叫我多多向方大人請教。”
  方應物哈哈一笑,“楊撫臺此言過矣!在下才疏學淺,能向我請教什么?”
  楊川借機很不見外的問道:“家父托在下請教的,就是前程問題,方大人以為如何?”
  按著慣例,楊巡撫任滿后無非三條路子,一是回朝升官擔任尚書或者都御使,二是回朝遷轉為侍郎。三是換到其他地方繼續當巡撫。
  方應物想了想,話里有話的說:“若我是楊撫臺,那就繼續出外為巡撫,這京城實在沒什么好的。”
  這話是方應物的真心話。這時候絕對不適合入京,尤其是楊家和劉珝這個未來撲街是同鄉的情況下,但若楊家聽不進去那就沒辦法了。
  項成賢與劉楓二人聽著方應物與楊公子對答。忍不住互相對視一眼。他們產生了同一種感覺,雖然方應物與他們是稱兄道弟的。可實際上并不是一個層次的人了。
  言談之間,在萬花樓里坐定了。消失半天的徐老鴇突然又出現在這里。殷勤的招呼著眾人。對做東道的楊公子詢問道:“小娘子們等候多時了,招進來侍候如何?”
  旁邊席位的方應物正氣凜然的插話說:“在下今夜只為與友人把酒言歡而來,其他就不必了,不需要陪酒之人!”開什么玩笑,旁邊是汪芷,對面是大舅哥,他根本就放不開,還不如不要。
  別人還沒說什么,汪芷突然開口道:“無美人佐酒,如何能盡興?方兄枉稱風流才子,坐都坐在了這里,還推托扭捏未免太矯情了!”
  你搗什么亂?方應物側頭瞪視之。汪芷無視方應物的眼色,小手一揮,很霸氣的對徐老鴇說:“全都叫進來罷!一個也不許缺了,不然拆了你這萬花樓!”
  楊川打個哈哈道:“正該如此,方兄不要見外。”
  項成賢驚愕不已,他和方應物很熟,知道方應物是個主見很強、說話做事有點小霸氣的人。但面對這個汪公子,方應物好像完全沒脾氣,這位汪公子到底是什么來頭?
  方應物湊過去,對汪芷低聲道:“你腦子沒毛病吧?你這是逼良為娼,我可不是那么隨便的人!”
  汪芷嗤之以鼻:“別虛偽了,我就想知道你隨便起來不是人的樣子,有能耐讓我看一看!”
  如此,方應物度過了穿越以來,最乏味最無聊的一場酒宴,寡言少語不消說了,而且與旁邊陪侍美人始終保持一尺遠的安全距離,更不消說調戲笑鬧了。
  不是陪酒妓家相貌不夠美麗,也不是席前美人的才藝不夠高......想象一下,每當你打算樂在其中、樂而忘返時,旁邊總是有兩對獨特的目光審視著你的一舉一動,那誰能樂的起來?
  汪芷就好像一位老學究對待經典一般,仔仔細細的研究著方應物的里里外外,時而若有所思的微微頜首,時而很不滿意的輕輕搖頭,仿佛要從中參透什么秘密似的。
  這叫方應物感覺到,自己就像是解剖臺上的**樣本......方應物這個主要賓客如芒在背,實在不夠活躍,那么氣氛自然也就熱烈不起來,還沒到三更天,便草草的結束了。
  項成賢嘿嘿笑著說:“今夜我不回去了,方賢弟你呢?”
  “你隨便。”方應物無所謂,與眾人告辭,向街上走去。
  汪芷像個跟班一樣在后面跟著,點評著說:“歡場中就這模樣,我看很乏味啊,為什么很多男人都趨之若鶩?你今天話太少了,與平日里的樣子大不相同。”
  方應物無奈的扭頭問道:“送你去縣衙客舍里住一晚,明天出城?”汪芷搖搖頭,“縣衙距離太遠了,去貴府住宿一晚即可,總該有客房罷?”
  方應物忍不住瞪圓了眼睛:“你去我家住?你怎么想的?”汪芷很好奇的答道:“我忽然又想瞧一瞧,你在家里是什么模樣。”
  喝完花酒深更半夜帶個“男人”回家,性質比帶個女人回家更嚴重罷?方應物有點抓狂,“我覺得,你簡直是個心理變態!”
  汪芷有點不理解方應物為什么今晚一直很煩躁,“這很奇怪?我看慣了你官面模樣,現在想看看你私底下的樣子而已。”(未完待續。。)
  ps:天亮了解放了!從今日起開始碼字為生!